操作指南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佛教网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833|回复: 19

[善导大师] 善导大师:《观经》目的不在十三定观或净业三福九品,而在一向专念南无阿弥陀佛名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佛友,享用更多功能,实修路上我们携手并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击注册

x
【摘录】
  • 圣道门(自力)诸师竞相注解《观经》,但多有误判和错解!
  • 这种错解,一言以蔽之:不知《观经》的目的是在显彰「弥陀本愿、凡夫为本」;亦即不知净土门易行他力,执着圣道门难行自力。
  • 因为圣道门须以自己的修行力量,救度自己的生死轮回,然而这是自力难行,故《大集经》言:「亿亿众生,无一得者。」若完全依靠弥陀佛力的救度,则不论一切善恶凡夫,都能往生极乐,不再轮回六道,故本疏言:「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又言: 「托佛愿以作强缘,致使五乘齐入。」自力他力迥然不同。
  • 善导大师的《观经疏》之所以被称为《楷定疏》,正是大师完全站在弥陀佛力救度的立场,楷正了圣道门古今诸师的误解,判定其是非。大师于跋文言:
      "某今欲出此观经要义,楷定古今"。
  • 以圣道门自力教的观点解释净土门他力教的《观经》,不能把握《观经》的真实义,因而《观经》真义隐晦,释尊本怀不彰,弥陀佛力不显,净土弘传受阻,凡夫​​往生之道闭塞。
  • 善导大师见此情形非常痛心而言:「自失误他,为害兹甚。」乃向弥陀、诸佛乞求冥加以撰写此书,判定古今对《观经》所解释的是非,以显明《观经》之正意。

《观经四帖疏》纲要
慧净法师

一、五部九卷本疏具疏教门行门安心起行

        弥陀示现之善导大师的撰著,现存的有「五部九卷」,其中《观经疏》一部四卷收录于《大正藏》三十七册,余之四部五卷收录于四十七册。

        《观经疏》一般称为《观经四帖疏》,具名《观无量寿佛经疏》或《观无量寿经疏》;而从其内容意味来看,也称为《楷定疏》或《证定疏》。此外又有称为《观经义》、《观经要义》、《观经义疏》等。由其名称之多,可窥知此疏被引用之广与尊崇之高。

        《观经疏》于五部九卷之中称为「本疏」或「经疏」,也称为「教相分」、「解义分」、「安心分」,属于「教门」;与此相对,《观念法门》等四部五卷称为「具疏」,也称为「行仪分」、「起行分」,属于「行门」。

8-669.gif

二、弥陀指授诸佛证诚楷定古今尊信如经

        《观经》的主题很奇特,令一般圣道门诸宗师难以理解。

        亦即韦提希夫人是个平凡女性、十足凡夫,为苦恼所逼;然而在一睹阿弥陀佛住立空中相的刹那,立刻往生决定,悟无生法忍。

        又经末〈流通分〉说:「专称弥陀佛名,必生弥陀净土。」 (意译)

        而下下品之极重恶人,临终苦逼,狱火来现,仅以十念亦得往生。

        这几点是很难让圣道门自力根性的行者理解的。以证悟而言,单单破见惑,若非宿世积功累德、行诸难行,则不能达到。而韦提希夫人生长王宫,恣意五欲,何曾一日修行?然而刹那之间,心灵一转而登法忍之位(体悟弥陀救度、信心不退之意)。又,远离三涂六道的轮回岂是易事?然而极重恶人,无善无行,但念佛名,亦得长揖娑婆,高超极乐。如是之事,迥出凡夫知见。

        因此之故,圣道诸师竞相注解《观经》,而误判韦提希夫人为大菩萨,宿世已曾积功累行,方能于此一会即得无生法忍。并谓十念往生是「唯愿无行」,但作远生之缘,未能今世即生。如是错解,则《观经》的正机不是凡夫而是圣人,将使《观经》的正意隐而不彰,我辈浊恶求出无门。

        这种错解,一言以蔽之:不知《观经》的目的是在显彰「弥陀本愿、凡夫为本」;亦即不知净土门易行他力,执着圣道门难行自力。

        因为圣道门须以自己的修行力量,救度自己的生死轮回,然而这是自力难行,故《大集经》言:「亿亿众生,无一得者。」若完全依靠弥陀佛力的救度,则不论一切善恶凡夫,都能往生极乐,不再轮回六道,故本疏言:「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又言: 「托佛愿以作强缘,致使五乘齐入。」自力他力迥然不同。而《观经》正是净土他力往生之经,弥陀佛力救度之法;非为圣者所说,乃是为凡夫所说之经。以佛力故,凡夫之韦提悟无生,极重之恶人生极乐。这全靠弥陀佛力救度,丝毫不靠凡夫自力自得。所谓佛法有五种不可思议,其中佛力最不可思议,而佛力之不可思议,正是指弥陀的大悲救度之力。

        如今善导大师的《观经疏》之所以被称为《楷定疏》,正是大师完全站在弥陀佛力救度的立场,楷正了圣道门古今诸师的误解,判定其是非。大师于跋文言:某今欲出此观经要义,楷定古今

        所谓古今之「古」是「古说」之意,指善导大师以前著作《观经疏》之净影寺慧远、嘉祥寺吉藏、天台宗智顗等之论说。「今」是「今说」之意,指大师之时代继承净影嘉祥等论说之人及摄论家之说,大师讳号示尊,统称以上诸人谓之「诸师」。「楷」是楷正、规范,「定」是决定义理之是非;亦即决定义理之是非,作为后世之范本谓之楷定。

        由于净影寺等古今诸师,以圣道门自力教的观点解释净土门他力教的《观经》,不能把握《观经》的真实义,因而《观经》真义隐晦,释尊本怀不彰,弥陀佛力不显,净土弘传受阻,凡夫​​往生之道闭塞。善导大师见此情形非常痛心而言:「自失误他,为害兹甚。」乃向弥陀、诸佛乞求冥加以撰写此书,判定古今对《观经》所解释的是非,以显明《观经》之正意。果然正当开始撰写此书之时,每夜梦中都有一位圣僧,前来指授玄义科文。故此书一出,《观经》真义,犹如杲日当空,朗朗然彻照大地。释尊素怀,弥陀愿力,彻露无遗,念佛之人,如雨后春笋,遍满长安。是以古德言:「善导独明佛正意。」亦即在当时佛教界中,只有继承昙鸾大师、道绰禅师之正脉的善导大师,显明释尊宣说此《观经》的真正目的及《观经》的正确意​​趣,因此大师之疏称为「楷定古今之疏」

        又,此疏是诸佛所证明勘定之书,故亦名《证定疏》,其跋文云:

           一句一字不可加减,欲写者一如经法。

        法然上人赞云:

            善导《观经疏》者,西方指南,行者目足。

        又说:「梦中有僧指授玄义,僧者恐是弥陀应现;尔者可谓此疏是弥陀传说。」又说:「举世称证定疏,人赞之如经法。」

        此《观经疏》既是弥陀指授之玄义,诸佛证诚之妙释,不可不珍重敬信


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九品唯凡观经一部佛为凡说非为圣人

        诸师对《观经》的解释,影响最大且又最显而易见的误解有四点:
            一、韦提圣人论:判定韦提希夫人是大菩萨。
            二、九品唯圣论:判定九品往生机都是圣者。
            三、化身化土论:判定弥陀是化身,极乐是化土。
            四、别时意趣论:判定下下品之十念往生是唯愿无行。

        大师于《观经疏》之第一卷〈玄义分〉七门分科的第六「和会门」就此四论,一一纠正之,并举出下列七论,作为楷定古今之正论。实际上这七论是《观经疏》楷定古今的重点:
            一、《观经》唯凡论:佛说观经, ​​但为凡夫,非为圣人。
            二、韦提凡夫论:韦提希夫人是凡夫,非圣人。
            三、九品唯凡论:九品行者都是凡夫,不是圣人。
            四、报身报土论:弥陀是报佛,极乐是报土。
            五、愿行具足论:六字名号具足愿行,信心称名必得往生。
            六、凡夫入报论:使一切善恶凡夫平等无差别地往生报土,与弥陀同证光寿无量是净土门的本意。
            七、乘佛愿力论:一切善恶凡夫的往生报土,没有一个不乘托弥陀大愿业力。

        《观经》之下下品说到一生造恶之凡夫,临终苦逼,遇善知识,教以十声念佛,当下华台迎接,非常庄严地往生极乐。像这种佛说,这种胜景,不是一般常识所能理解的。昙鸾大师说:「非常之言,不入常人之耳。」所以佛怎样讲就要怎样信,直心是道场。若以常人之耳,测度非常之言,甚至为了作凡夫合理的解释而曲解佛说,则是自失误他,为害不浅。《观经》易被曲解,以为既是凡夫,又是极恶,怎能往生?若能往生,必非凡夫恶人;因此以圣者判定九品往生机,如左图:

    8-677.gif

        判定九品往生机是圣者,凡夫无份,完全失去净土门「凡夫为本」的旨趣,灭却佛说《观经》的真意。对此大师慨然纠正之,大师于〈玄义分〉「和会门」首先以道理立论显明其非,其次就《观经》之文,以凡夫为本位的经说证明之,而作结论说:

看此《观经》定善及三辈九品上下文意,总是佛去世后,五浊凡夫,但以遇缘有异,致令九品差别。何者?上品三人是遇大凡夫,中品三人是遇小凡夫,下品三人是遇恶凡夫,以恶业故,临终借善,乘佛愿力,乃得往生。

如左图:

    8-678.gif

        又,大师于〈散善义〉中一一辨定九品之机位,如左图:

    8-679.gif

         依大师的判定,九品都是凡夫,不是圣者,且整部《观经》是释尊为未来世的五浊凡夫所说,非为圣者;大师说那种圣者是:        

三涂永绝,四趣不生。身居生死,不为生死所染;如鹅鸭入水,水不能湿。神通自在,转变无方。更忧何事,乃借韦提为其请佛,求生安乐国也?

        那种圣者可说已经远离三涂六道,安乐无忧,不用佛为他们愁出离之道,不用弥陀为他们发救度之愿。倒是佛去世后的五浊凡夫,为烦恼贼所害,浊恶不善,五苦所逼;如斯苦者,犹如溺水之人,常没常流转,是弥陀悲愍、为其发愿成就净土急须救度的对象,所谓「弥陀救度、凡夫正机」;弥陀悲愿是以救度五浊末世为烦恼贼所害、苦恼不堪的我辈凡夫罪人为目的,若不以救度如斯罪苦之机为急务,则佛之悲愿不够圆满,而众生之沉沦永不超升。然而阿弥陀佛之五劫永劫的大悲愿行,十劫以来的不停招唤,正是以救度如斯苦机为急务。故大师说:

诸佛大悲于苦者,心偏愍念常没众生,是以劝归净土。亦如溺水之人,急须偏救;岸上之者,何用济为。

        又说:

但此《观经》,佛为凡说,不干圣也。世尊定为凡夫,不为圣人。证明如来说此十六观经, ​​但为常没众生,不干大小圣也。

        由此可知:整部《观经》之定善十三观及散善九品,都是释尊为五浊恶世常没凡夫所说的,与圣者全无关系,故不只九品不是圣者,定善之机也不是圣者;即使韦提希夫人,虽然诸师断定她是大菩萨,大师也首先于〈序分义〉依据「汝是凡夫,心想羸劣」之佛说,楷定韦提希​​非大乘圣人,乃是博地凡夫,而言:

正明韦提是凡非圣,由非圣故,仰惟佛力冥加,彼国虽遥得睹。

        其次于〈定善义〉「华座观」言:

韦提实是垢凡女质,不足可言;
但以圣力冥加,彼佛现时,得蒙稽首。

        又于《般舟赞》言:

韦提即是女人相,贪瞋具足凡夫位。

         总之,整部《观经》始终都是为了救度五浊凡夫、常没恶人所说的经典;是显示净土门正所被机以凡夫为本,为如斯凡夫所说的经典;是说明一切凡夫,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必生弥陀净土的经典;是释尊观见机教成熟而说的一部末法浊世机教相应的经典;是弥陀救度之法、凡夫得救之道的经典。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弥陀报身极乐报土凡夫入报全托佛愿

         有关弥陀净土是报是化的问题,诸师或谓之应化土,认为既是凡夫也能往生的净土,应是劣等的应化土;或谓之凡圣同居土,认为既是凡夫圣人都能往生的净土,应是凡圣杂处而居的下等净土。

         对此,道绰禅师已于《安乐集》第一大门之〈三身三土章〉纠正之,而说明弥陀净土是报土非化土。今大师亦于〈玄义分〉之「会通二乘种不生」一节,断定弥陀净土既非应化土,也非凡圣同居土,而是极为高妙的报土,所谓「是报非化」,同时举出《大乘同性经》、《大经》、《观经》等三经证明是报非化之义。

        然而如此高妙的报土,凡夫如何往生呢?为了显明此义,大师特别设立问答的方式而言:

问曰:彼佛及土,既言报者,报法高妙,小圣难阶;垢障凡夫,云何得入?答曰:若论众生垢障,实难欣趣;正由托佛愿以作强缘,致使五乘齐入。

         这便是有名的「凡夫入报论」:弥陀净土是高妙的报土,而一切善恶凡夫都能往生,其所以得生之因,系全托佛愿他力,而非凡夫自力。

         诸佛的报土虽也是胜妙的净土,然凡夫、二乘自不用讲,高级菩萨也无法进入;如《仁王经》〈教化品〉所言:「三贤十圣住果报,唯佛一人居净土。」可是弥陀报土是酬报第十八愿「十方众生,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所成就的净土之故,既是高妙报土,同时也是十方众生——上至等觉菩萨,下至逆谤阐提——都能往生的无比无伦的报土,是超胜诸佛报土的报土;这也正显明弥陀愿力的特别殊胜。

         此问答中,「报法高妙」等是问弥陀愿力所成就的报土是法性身土,是弥陀本身的境界,大乘圣人、小乘圣人以自己之力尚且不能进入,烦恼炽盛,业障深重的凡夫怎能往生呢?对此大师答以垢障凡夫以自己之力固然不能往生(信机),但由于完全乘托弥陀救度之力(信法),致使五乘——人类、天众、声闻、缘觉、菩萨——机类同生报土。

         在此大师说明弥陀救度之机很低,是恶业凡夫;往生之土很高,是高妙报土。如此胜益,皆因托佛愿力,显示弥陀救度是五乘齐入、万机普益之法。

         「五乘齐入」之「齐」是「同一」之意,在此显出「一因一果」之义。若论五乘,凡圣善恶各不相同,因既千差,果亦万别(多因多果);然而五乘同舍自力,同托佛力(一因),同生报土,同证法身(一果)。

         十方众生有等觉菩萨,也有五逆谤法,若依自力,则各人果报千差万别;若依弥陀愿力,则上下无别,一同往生高妙的报土,一同证悟光寿无量的极果。

         可知往生西方不是靠自力,乃是全靠佛力,故不论众生的身份资格:不论男女老少,不论缁素贤愚,不论罪之轻重,不论行之有无,不论心净不净,不论念一不一,一切不论,但信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必生弥陀净土;亦即但凭弥陀不可思议的佛力,十恶五逆,谤法阐提,皆得往生。故往生极乐,不论自力,只论他力。

         欲生净土之人,应先知弥陀本愿,弥陀已预先为我等成就极乐世界,预先为我等成就往生之功德资粮,也预先为我等成就消除旷劫以来所造一切罪业之名号功德力;由于我等不知不信,故未能领受弥陀功德,因而继续虚受轮回。今日信知,乘弥陀愿力,念弥陀名号,定得往生;此信一信永信,贯彻一生,更不再疑。

        若不乘弥陀愿力,等觉菩萨不能往生,何况凡夫?若论凡夫,尚且无力脱离六道轮回,何况往生高妙报土?五乘自力非入报土之因,唯托弥陀愿力才是正因。所谓:

愿力成就之报土,自力功行不能到;大小圣人皆共同,唯托弥陀本愿力。

         不论根机,不论善恶,往生报土,唯依弥陀佛愿之力,不依行者自身之力。

         众生皆是杂毒之心,虚假之行;唯有弥陀是清净之心,真实之行。因此,不论众生修行之力,只论弥陀救度之力。

         不可依众生的资格论生不生,应该就弥陀之救度问信不信。信者得生,疑者不生。

         净土法门是凡夫正机,本愿称名,报土往生。亦即极愚最下之人,依极善最上之法,生极高最妙之土。

         九品皆凡,极乐是报;凡夫入报,全托佛愿。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六字名号机法一体具信愿行是正定业

        大师于〈玄义分〉言:

今此《观经》中,十声称佛,即有十愿十行具足。云何具足?言南无者,即是归命,亦是发愿回向之义;言阿弥陀佛者,即是其行。以斯义故,必得往生。

    8-689.gif

         此名为「六字释」,大师以此「六字三义」诠释「南无阿弥陀佛」之六字名号所具备的德义。这是《四帖疏》中最重要的释义之一,此文最能发挥楷定古今的精神。

         为了显明十声称佛愿行具足的原因,而言「云何具足」等,就法体举出具足之义。

         此六字三义所包含的意义有「机法门」与「愿行门」,六字有信愿行之义,信与行相对便成机法门之义,南无即是能信之机,阿弥陀佛即是救度之法,此名信行,或名机法;而信之中有愿之义,愿与行相对便成愿行门;故法体六字之中,机法一体,愿行具足。法体六字本来具足愿行,故不待众生修行回向,如实称名之中,一声一声都具足愿与行,故必得往生。

         此六字释的起因,是由于当时隋唐时代的摄论宗徒,以《观经》下品下生之五逆恶人,临终遇善知识教以十声称佛,得生极乐之事,谓之「别时意趣」的方便说,亦即以为一生造恶未曾修持,直至临终虽有「往生愿」,然仅十声称名,不成「往生行」,此是「唯愿无行」,不能即时得往生,佛所言往生是方便说,真正往生是远在未来世的「别时」,不在今世的即时。以上是摄论宗徒以《摄大乘论》所言之「别时意趣」错解《观经》下下品之往生,他们将下下品的十声称名与一般称念「南无大日如来」、「南无多宝如来」等相提并论,这是他们不知净土门教理与圣道门教理的分际,而以圣道门的自力观念来看《观经》,故生此错解。这种主张阻碍净土门的弘通,很多人一听便不修净土了;《释净土群疑论》说:「摄论至此百有余年,诸德咸见此论文,不修西方净业。」

         此别时意之谬见已于道绰禅师之《安乐集》第二大门第二章纠正之。今大师也奋然著作《观经》的注疏,于第一卷便设立「会通别时意趣」之一节,以破斥摄论宗徒的唯愿无行之论难。

         此六字释之文有内外两面,外对圣道门中摄论宗徒的来难,显明十声称名愿行具足;向内究明弥陀弘愿的救度,并发挥念佛往生的深义。

         「言南无者即是归命」等二十六字是说明南无阿弥陀佛之六字中具足愿行,其中「南无」之二字从机(众生)的立场说明,「阿弥陀佛」之四字从法(弥陀)的立场说明。

         「南无者即是归命」:南无是归命之意,归命是归顺阿弥陀佛的救度,亦即是「二河喻」所言之「信顺二尊之意」,故归命即是「信心」。

         「亦是发愿回向之义」:发往生之誓愿谓之「发愿」,回转自力归向他力(弥陀的救度)谓之「回向」,「义」是​​德义之意。归命之心具有愿生的内涵,亦即之所以归命乃是为了愿生。

         在此归命谓之「即是」,发愿回向谓之「亦是」,这是因为「南无」的本身是「归命」,故说「即是」,「即」是「当体全是」、「当下直接」之意,亦即是「等于」;而「发愿回向」是南无所具的德义,另外的一种含义(义别),故说「亦是」,而不说即是。

         「阿弥陀佛者即是其行」:「即」是等于,当体全是之意,所归之法体的本身是「行」,故说「即是」;「其行」之「其」字是指前面的南无归命,阿弥陀佛之名号,是众生若不生者不取正觉的圆满万德之洪名,以此洪名作为众生往生之行业。众生一旦归命念佛之时,立即拥有此行,故亦名信行不二、机法一体。

         「以斯义​​故,必得往生」:由于南无阿弥陀佛之六字洪名具足愿与行,故必定于今世往生极乐净土,昙鸾大师谓之「业事成办」。

         「愿行具足」有三重之义:

         1、法体名号具足愿行:愿是救度众生的大愿,亦即弥陀于因位之时五劫之间所思惟发起的大愿;行是成就此愿的行业,亦即是弥陀兆载永劫之间所苦修完成的大行。愿行圆满而成南无阿弥陀佛,因位的大愿大行之功德都具备于名号中,故此六字名号毫无欠缺地具足此愿与行。在此能具的是名号,所具的是因位五劫永劫的愿行。

         2、归命信心具足愿行:众生闻其名号之威德时,名号成为众生的信心,此谓之他力信心,此信心自然具足名号所具的愿行,故说信心具足愿行。在此能具的是信心,所具的是名号中的愿行。

         3、称名念佛具足愿行:众生既然具足信心,则能相续称名,其称名是信心全现的称名,亦即信心之体的名号当体显现于口业,故一声一声的称名都具足愿行。在此能具的是称名,所具的是信心中之愿行,亦即名号中本具的愿行。

         法体名号具足愿行有这样的次第之故,大师说明名号之中具足愿行;法体之名号既然具足愿行,则如是信受而称名,一声一声都具足愿行;并非众生自力积功而后具足。

         依前面所述名号六字之全体愿行具足故,以愿而言,六字全体是愿;以行而言,六字全体是行。不过大师将其分开解释,以南无是愿、阿弥陀佛是行,这是顺其意义的切近处而说的。

         又,所谓「十声称佛即有十愿十行具足」,并非一声称名具足一愿一行,二声称名具足二愿二行,十声称名具足十愿十行;而是显示法体之名号本身具足愿行,故声声称名,声声具足愿行,无有一声不具足愿行。故一声的愿行与多声的愿行,都不离弥陀所回施的愿行,弥陀所回施的愿行即是往生的业因,业因既已圆满,则一声声都是弥陀法体名号的显现。

        要之,所谓十声称名具足愿行,并非称念之时才具足,是所称之名号本身即具足愿行,今信而称之,故十声的称名当然亦具足愿行。譬如波之润物,并非成为波才能润物,而是本来水就具有润物的作用,此作用波亦具足,故波能润物。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六、要弘二门念观两宗隐显废立从假入真

        善导大师于《观经疏》一开始便于〈玄义分〉「七门料简」之第一「序题门」归纳《观经》之内容而作出有名的「要弘二门判」,所谓:

娑婆化主,因其请故,即广开净土之「要门」;安乐能人,显彰别意之「弘愿」。其「要门」者:即此《观经》定散二门是也。定即息虑以凝心,散即废恶以修善;回斯二行,求愿往生也。言「弘愿」者:如《大经》说:「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也。」

         《观经》一部所说在此二门。

         「要门」即是十三观之「定善」及三福九品之「散善」。

         「弘愿」即是《大经》之第十八愿,亦即弥陀「本愿力」。

         「要门」是自己修行定善或散善,回向求生;此龙树菩萨谓之「难行道」,昙鸾大师谓之「自力」。

         「弘愿」是全凭弥陀本愿力,弥陀本愿已预先为十方众生完成了不可思议的救度力,亦即大愿业力,十方众生万机不漏,善恶皆摄,弘广大愿,故名弘愿;此龙树菩萨谓之「易行道」,昙鸾大师谓之「他力」。

        接着于第三「宗旨门」判定《观经》之宗旨而言:

今此《观经》:即以「观佛三昧」为宗;亦以「念佛三昧」为宗。

         因为《观经》一部的内容既然在说「要弘二门」,所以便有要门的观佛与弘愿的念佛之「念观两宗」,所谓「一经两宗」。然而「观佛」是自力难行之道,既非弥陀本愿,也非释尊本怀,更非十方众生所能;而「念佛」是他力易行之道,是弥陀本愿,释尊本怀,十方众生所能。因此《观经》之〈流通分〉释尊不付嘱要门之法,而付嘱念佛之法,释尊自己「废观立念」 (废要门立弘愿)而言:

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善导大师体悟弥陀、释迦二尊一致之意而解释说:

上来虽说定散两门之益,
望佛本愿,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

         《观经》〈正宗分〉广泛地细说定善之十三观与散善之三福九品,依之而修虽有利益,回向皆得往生;然而尚有更大的利益不在此定散两门,而是在弘愿一门,亦即《大经》第十八愿念佛往生愿(大经流通分谓之「大利无上功德」),第十八愿是阿弥陀佛对念佛众生必生弥陀净土的誓约、保证,十方众生,信受弥陀救度(至心信乐)、愿生弥陀净土(欲生我国)、专称弥陀佛名(乃至十念),必生弥陀净土(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所以释尊在此《观经》之〈流通分〉咨嗟赞叹地付嘱阿难,要他「好持无量寿佛之名号」,亦即善导大师所解释的「一向专称弥陀佛名」,在此有一向任凭阿弥陀佛救度之意,因为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具足全部功德,能救度十方所有众生,任何众生只要一向任凭弥陀之救度,专称弥陀之名号,就已领受弥陀之全部功德,而不是要门所修的回向求救之自力观佛或自力称名。

         从「要弘二门」的「念观两宗」到「要弘废立」(废要门立弘愿)、「念观废立」 (废观立念)的「念佛一宗」,有「从假入真」(从方便入真实)的隐显之意,亦即此是释尊为了引导圣道门的诸种机类进入净土门,再由净土门中的要门导归弥陀本愿之弘愿念佛的施设。故《观经》的目的不在十三定观或三福九品,而是在一向专称弥陀佛名。附表于左:

8-708.gif

8-709.gif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佛立空中显彰弘愿韦提一见得无生忍

         前面提到善导大师于〈玄义分〉说「安乐能人(弥陀)显彰别意之弘愿」,然而阿弥陀佛究竟在《观经》之何处「显彰弘愿」呢?是在〈正宗分〉十三观之第七「华座观」之初,此即是「显彰弘愿,韦提入信」之处。亦即华座观之初,释尊表明要宣说「除苦恼法」之时,阿弥陀佛应释尊之声,立即显现在空中让韦提希夫人观看,善导大师解释此处而言「应声即现,证得往生」。意谓「除苦恼法」在于弥陀本身,凡是全凭弥陀救度的业深障重之苦恼众生,其苦恼立即消除,决定往生,不断烦恼得涅槃,此后只要一向专称弥陀佛名。亦即韦提希夫人之见佛,不单单只是眼触佛体,而是领解深信这便是救度自己的佛;换言之,即是彻见弥陀之愿力。此意第九「真身观」言:

观佛身故亦见佛心,佛心者大慈悲是,以无缘慈摄诸众生。

        见佛身即见佛心,见佛心即悟佛之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在于救度眼前丑恶卑贱、怯弱无力的自己,这便是入信,亦即是得到「信喜悟」的无生法忍(信心不退),这与《大经》十八愿成就文所说「闻其名号,信心欢喜乃至一念,至心回向愿​​生彼国,即得往生住不退转」同一意趣。昙鸾大师说「名即法」,「名体不二」、「名体一如」;见佛身而起信(见佛得忍)与闻其名而起信(闻名不退),所入门户不同,终归一致,故闻与见毕竟同样都是体悟到弥陀大愿业力的慈悲救度,此谓之「闻见一致」。为了具体显明此义,大师在三心释中设立「二河白道喻」,说明行走白道的行者,在自觉贪欲、瞋恚之心强盛,无法止息,进退皆死,必堕地狱的当下,忽然听闻阿弥陀佛救度的招唤之声说:

汝一心正念直来,我能护汝;众不畏堕于水火之难。

        突闻此语,如雷贯心,豁然醒悟,信眼开朗,不可思议,叹未曾有,立即住于大安心大满足的境地(不退转),净土法门所说的见佛或闻名即是这种心境的体悟。「二河喻」可说是行者心路历程的具体描绘,而阿弥陀佛招唤之声即是第十八愿的具体内涵,如左表:

弥陀唤声:汝一心正念直来,我能护汝;众不畏堕于水火之难。
第十八愿: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8-712.gif

        行者被阿弥陀佛的光明(智慧)所照,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个贪瞋、逆谤、三定死、无救之机,而与此同时阿弥陀佛「我能救汝,不要畏惧」的慈悲救度之声贯入身心,成为不畏水火,安走白道的机法二种深信的念佛人;此亦即是「真身观」所言之

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

之意。

         所谓「直来」,即是不须绕远路,不踌躇;亦即若不能改变原样,就以当下的模样一向专称弥陀佛名。此即不顾自己之贪瞋,唯直仰弥陀愿力之白道,唯任凭弥陀慈悲之救度;所谓「信顺二尊之意,不顾水火二河,念念无遗,乘彼愿力之道」。

         男女缁素,智愚善恶,随其根机,只要念佛,毫无限制;若有限制,则十方众生绝对不堪。

         故「直来」的招唤是弥陀悲心的极致,愿力的高峰;这也正显示弥陀之「十方众生,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的本愿是「超世愿」。

         所谓「超世愿」即是超越十方三世诸佛的悲愿,以弥陀本愿力之不思议,使不能救度的人被救,不能往生的人往生;故弥陀本愿名为「超世悲愿」,此道亦名为「超世直道」。

        由于弥陀在因地时发起「十方众生,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的「超世愿」,也由于完成了这空前绝后的超世愿,故此佛名为「南无阿弥陀佛」。因此,阿弥陀佛与其他诸佛迥别,五浊恶世的贪瞋凡夫、极重恶人,十方诸佛无此愿力可救,无此净土可容;十方诸佛中唯有弥陀一佛有此愿力可救,有此报土可容。故弥陀的超世愿是超越十方三世诸佛的「弘愿」,因而释尊于《大阿弥陀经》之中金口极赞南无阿弥陀佛是:

诸佛之王,光明之尊。

         如果使十方众生之我等堕落地狱,阿弥陀佛的立场就站不住,南无阿弥陀佛就失去了所以为阿弥陀佛的身份。

         当我沉溺大海,无力上浮,即将灭顶,阿弥陀佛躬身跳入海中把我抱上岸来,不但使我重生,且获得不退转。

         当我将堕​​地狱,始发现阿弥陀佛已在此伫候十劫。

         在这三学不成、三毒难断的当下,闻到了直来的悲唤,于是大安心大满足地行走白道,过着生活即信心、信心即念佛的日子。

         又,行走于白道的行者终于闻到弥陀唤声而获救,推其因也要归功于释尊的发遣,「二河喻」言:

         东岸忽闻人唤声:「仁者!但决定寻此道行,必无死难,若住即死。」

        而〈玄义分〉第一「序题门」之后半也预先显明释尊发遣与弥陀来迎的「二尊遣唤」、「二尊一致」之大悲而言:

仰惟释迦此方发遣,弥陀即彼国来迎;彼唤此遣,岂容不去也。

        「二尊遣唤」之中,弥陀招唤之经证已于华座观之初的「住立空中尊」看出,此亦即是弥陀自己显彰弘愿;而释尊发遣之经证又是出在《观经》之何处呢?是在最后之〈流通分〉的「付嘱阿难」之文:

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二尊之意无别,二尊之意一致,这边发遣,那边招引,都是弥陀弘愿的自然作用,目的在于主动地、平等地、无条件地救度水深火热中的群​​萌。

        二尊之恩,粉身叵报,碎骨难谢,《般舟赞》言:

不蒙弥陀弘誓力,何时何劫出娑婆。得免娑婆长劫苦,今日见佛释迦恩。若非本师知识劝,弥陀净土云何入。

         又,前面所说的「见佛入信」或「见佛得忍」是唯指念佛之机,彻见弥陀悲心,于称名必生之弥陀悲愿决定深信而言,学佛者或有梦中见佛、静坐中见佛、念佛中见佛,甚或危难中蒙佛菩萨现身解救,这些都是寻常感应,与机法二种深信不可等同而语。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往生正因在深信心就行立信信行一体

        《观经》「九品段」之初言:

愿生彼国者,发三种心,即便往生。何等为三?一者至诚心,二者深心,三者回向发愿心;具三心者,必生彼国。

         此三心是净土真髓,行者心肝;是《观经》眼目,出离要道。故善导大师在此句之前特置「经云」二字,举出佛言以显其重要而劝人信顺。

         大师于此三心释之初,标言「辨定三心以为正因」,意谓三心是往生的正因;而三心释之结尾说「又此三心亦通摄定善之义」 ,意谓十三种定观也须有此三心,若三心不具,不能往生。由此可知:不论定善,不论散善,往生在此三心;有此三心即得往生,无此三心不得往生。故此三心不只是《观经》,可说是净土门的核心,其重要可知;故法然上人于其《选择集》〈三心章〉说:「三心者是行者至要也。」

         就其文意,三心有「要门三心」与「弘愿三心」之义。

         要门之定善三心及散善三心是「回斯二行求愿往生」的「自力三心」。

         弘愿三心是「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的「他力三心」。

         三心有此「要门自力三心」与「弘愿他力三心」之别。

         「自力三心」是行者自己发起三心之故,机有千差,故各个所发之三心程度亦有万别,而且自力之三心不是虚假谄伪无真实心,秽恶污染无清净心的罪恶生死凡夫所能发起,故是「难行道」。

         「他力三心」是不论定善散善,不论智愚善恶,不论有漏无漏,皆悉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故三心皆统摄于「深心」。大师说「深心即是深信之心也」,而开展出「七深信六决定」的解释,归纳之即是「二种深信、就人立信、就行立信」等三要义;「二种深信」 ,即是「机法二种深信」。「机」指自己,「法」指弥陀;信机无力,所以罪恶生死,无有出离之缘;信法有力,但乘弥陀真实愿力(乃至十念之称名念佛),定得往生。此信凡圣平等,万人一味;救度皆由弥陀之力,皆因一味之信,故是「易行道」。

        此机法二种深信即是第十八愿的内容,也是二河白道喻的主旨。机法二种深信之文云:

一者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二者决定深信:彼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摄受众生,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

        《往生礼赞》解释「深心」之文云:

「深心」即是「真实信心」:信知自身是具足烦恼凡夫,善根薄少,流转三界,不出火宅;今信知弥陀本弘誓愿,及称名号,下至十声一声等,定得往生;乃至一念无有疑心,故名深心。

         以此释可知:净土法门之信乃信「上尽一形,下至一声一念,亦必往生」。既信之后,自必一生一向专称佛名。此亦即是第十八愿「乃至十念」之意,是故龙树菩萨言:「以信方便,易行疾至。」若信而无行,即非真信;若能专行,则信自在其中,符本愿之理故。

        法然上人于其《选择集》〈三心章〉之「信疑决判文」云:

「深心」者谓「深信之心」,当知:生死之家,以疑为所止;涅槃之城,以信为能入。

         生死、涅槃之因,以圣道门而言,是在于烦恼之断除与否,亦即在于迷悟,迷则生死,悟则涅槃;并非信疑。因为圣道门是全靠自力,以自己之力破无明、悟实相、断烦恼,以自己之力出三界六道轮回,若不断烦恼,则不得涅槃,所以圣道门是自力之教。

         净土法门是他力之教,亦即乘托弥陀不可思议之本愿力往生极乐。既往生极乐,则三界六道之生死轮回自然远离。昙鸾大师谓之「胎卵湿生,缘之高揖;业系长维,从此永断」。且极乐是无为涅槃的境界,往生即悟无生(生即无生),与弥陀同证光寿无量的身心。故若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愿生弥陀净土者,昙鸾大师谓之「业事成办」(往生之业已经完成)、「不断烦恼得涅槃分」。

         因此,以净土门而言,生死、涅槃之因在信与疑,不在迷与悟;信者得生,疑者不生。犹如病人,信医生之言(信心),饮服其药(念佛),则病自愈;然而不信其言,不服其药,以致死亡。虽死因在于病重,但因不服药而终致死亡。吾等烦恼病重,不能自愈,唯有服弥陀本愿所成之阿伽陀药的六字洪名,不但万病皆愈,且得无量寿命,身心安稳,六通自在。

             往生安乐国,只在信念佛;
            若具此深信,三心自然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九、五种正行定业称名顺佛本愿决定往生

         大师于「深心释」之中谈到二种深信、就人立信、就行立信等三要义。

        「二种深信」如前所述,而「就人立信」即是就释迦、诸佛等满足大悲之人所说的以安立对弥陀本愿救度的信心,弥陀本愿的救度法门是释尊所宣说,十方诸佛异口同音所证诚,此等诸佛都是悲智圆满之人,其所言说,丝毫无误,无可置疑,皆可信受;若是菩萨等因人,智行未满故,其所言说不足信用--这便是「就人立信」。故大师作结论说:「一佛所说即一切佛同证诚其事,此名就人立信。」

         此释迦、诸佛所说之念佛法是乘佛愿力之法,是名号全现之行,以此行业安立对弥陀本愿救度的信心便是「就行立信」。

          大师在​​此说明「行」有二种,一是「正行」,二是「杂行」。此就往生净土之行而言,以向于西方净土的弥陀之行业谓之「正行」;与此相对的,以此土入圣的圣道万行回转趣向于往生净土谓之「杂行」 。

         「正行」有五种,所谓「五正行」,即是「读、观、礼、称、赞」,如次:

      8-725.gif

        此五正行又分为「正定业」与「助业」二种,亦即前三后一是助业,第四之称名是正定业,大师如是说:

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念念不舍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

         大师又说:

自余诸善,悉​​名杂行。

         亦即五正行之外的所有修行都名之为「杂行」。

        杂行是与正行相对而言的,因此约之可说有「五种杂行」,推广之则有无量杂行;无量杂行亦谓之「诸善万行」。五种杂行如左:

读诵杂行:为往生极乐而读诵净土三经以外的经典。
观想杂行:为往生极乐而想像极乐净土以外的依正。
礼拜杂行:为往生极乐而礼拜弥陀以外的诸佛菩萨。
称名杂行:为往生极乐而称念弥陀以外的诸佛菩萨名号及咒语。
赞供杂行:为往生极乐而赞叹供养弥陀以外的诸佛菩萨。

         大师说:

若修后杂行,即心常间断,虽可回向得生,众名疏杂之行也。

此「往生行相」既有「正杂二行」,便有「二行得失」,其得失有五种,如左:

「正行五得」:与弥陀亲、近、无间、不用回向、纯。
「杂行五失」:与弥陀疏、远、有间、必用回向、杂。

         列表于后:

8-727.gif

        本来五种杂行也好,诸善万行也好,都是佛教中的修行。只是从行业的性质来讲,杂行是属于圣道门、难行道、自力,亦即是此土入圣的行业;而正行是属于净土门、易行道、他力,亦即是彼土得证的行业。此二者的性质、利益完全不同,大师为了详细区分之,故作此二行之判;并举出「二行得失」,有褒贬废立之意,亦即褒正行贬杂行,而劝导实践正行、舍弃杂行。

         此「正杂二行」之判是净土门的判释,杂行以圣道门而言不名为杂,然而来到净土门,因为不是纯粹弥陀极乐之行业,必须回向方能往生,若不回向便不能往生,故名为杂。犹如直达车,到站即是目的地;若非直达车,便须到处转车,回转趣向于目的地,否则永难到达。凡与弥陀无关的行业,即使专修一行,亦名为杂,仍须回向方能往生。

        原来是修圣道门的人,想在此土入圣证果,因此以六度万行为其因行;然而毕竟自觉烦恼强业障重,以自己之力无法圆满六度万行诸波罗蜜,无法在此土证果,因而发愿求生极乐净土,而以其所修功德作为回向。若一改其圣道门行业,舍杂行归正行,舍杂修入专修,则不用回向,因为是纯粹极乐之行体故;而杂行非纯极乐之行,是广通于人、天、三乘及十方净土,随其业因而感果。因既千差,故果亦万别,若不回向便不能感极乐之果,故谓之杂。然而虽可回向,也只能胎生,不能化生,因为不是弥陀本愿真实行,乃是凡夫杂毒之善、虚假之行;且不一心专念弥陀名号,不蒙弥陀光明摄护。故大师于《往生礼赞》言:

弥陀身色如金山,相好光明照十方;唯有念佛蒙光摄,当知本愿最为强。

       又于《般舟赞》言:

相好弥多八万四,一一光明照十方;不为余缘光普照,唯觅念佛往生人。

        杂行不生之事,大师于《法事赞》卷下言:

极乐无为涅槃界,随缘杂善恐难生;故使如来选要法,教念弥陀专复专。

「念弥陀专复专」即是「正定业」,亦即大师所说的:

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念念不舍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

         「正定业」有二义:即「正选定之业」,与「正决定之业」。前者是就弥陀而言的,弥陀于二百一十亿的诸佛誓愿中选舍一切诸行,不为众生往生之因愿;独选定念佛一行,作为众生往生之因愿,故名为「正选定之业」。后者是就众生而言,众生信顺此愿,称名念佛,则往生决定,故名为「正决定之业」。

         「正定业」之文解释:

         「一心」即是本愿之「三心」。

         「专念」即是本愿之「十念」。

        「弥陀名号」就三心而言是「所闻所信」,就十念而言是「所称所念」。亦即信者信弥陀本愿,行者行弥陀名号。

         「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的「不问」二字贯通前后,故不问行住坐卧即是不论时处诸缘,不问时节久近即是不论时间长短;亦即不论时处诸缘之时间长短,都可念佛,都应念佛,一心专念,念念不舍弥陀佛名,故下文言: 「念念不舍」。此「不问时节久近」即是本愿文所言「乃至十念」的「乃至」之意。「乃至十念」之意即是以「乃至临终十念一念亦得往生」之理建立信心,故本愿文言「乃至十念」,成就文言「乃至一念」;临终十念一念亦得往生,则何人不得往生!是故一生念佛,更必往生。

       大师在​​此之前的「就人立信」说:

一切凡夫,不问罪福多少,时节久近,但能上尽百年,下至一日七日,一心专念弥陀名号,定得往生,必无疑也。

         此「不问罪福多少」即是不论众生之机,亦即不论众生的身份如何,出家在家,圣人凡夫,善人恶人,众皆不论,只论愿生称名;而「不问时节久近」即是不论时间长短,都应专念弥陀名号,长命之机则尽形寿称名;短命之机则乃至七日一日、临终之十念一念,亦得往生,无一念之疑。因此,可知往生极乐在于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愿生弥陀净土。往生之业因既已满足,则随其报身长短,尽形寿一心无二心,信心无疑心地专念弥陀名号,不论行住坐卧的时处诸缘,不论时节久近的时间长短。昙鸾大师说「十念者明业事成办耳」,亦即往生之业因在「乃至十念」之专称弥陀佛名即已完全决定,此古德亦谓之「平生业成」。

         此「不问罪福多少,劝专念佛名」之文,正显示弥陀佛力无碍救度之法门,以消除一切疑见之执着。或有执着罪福因果,修福应生,造罪不生;或有执着福多罪少,尚可得生,罪多福少,则不得生。为除此等疑执,故言:「不问罪福多少,但能一心专念弥陀名号。」

         然有邪见之人,滥解弥陀救度,不问罪福多少故,罪不可畏,福不可修,若有畏罪修福者,是未信弥陀愿力之人;因而增长放逸懈怠,任性胡作非为。此等之人,犹在问罪福之中,以修福为非,造罪为是,执此邪见,自谓信心决定,是净土之因。亦有称自身是罪恶凡夫故,放纵三业,任情为恶,都无惭愧,放言「我实他力行人,乘佛愿力,定得往生」。如此等辈,与弥陀本愿不相应,可谓欲求超升,反更沉沦。

         信受弥陀救度之人,既知自己是罪恶凡夫,则生惭愧忏悔,心存谦卑柔软,而思弃恶行善,如善导大师言「念念称名常忏悔」。又既知弥陀大悲救度,且受恩感恩,则应谢恩报恩,如同善导大师言「学佛大悲心」,而悲愍众生、利乐有情。

         「念念不舍」有二义,即「机相策励」与「法德不断」。「念念」二字就弥陀而言是光明刹那刹那摄取念佛众生,就众生而言是念而又念。信受弥陀救度之人,直至临终,一心专念,念念不舍弥陀佛名,非必刹那刹那称名,而是尽身心所能,想到就念,出口便念。这是弥陀所选定,众生信顺之,往生便已决定,故言「顺彼佛愿故」。

         又「一心专念弥陀名号」,在此更特别用「专」之一字,有融化读诵、礼拜等诸行归于专称佛名之意。

         「是名正定之业」是显示专称佛名正是往生决定之业。

        「顺彼佛愿故」是显示专称名号是相应于阿弥陀佛之第十八愿。

        以这几点来看,大师之意不在就前三后一之行立信,是就第四之称名一行立信,故名就行立信。

        此段文之初有「就行立信者」之句,这是标目,标目在于指出本文的旨归,而其旨归正是在于顺彼佛愿之正定业的称名一行,因此就行立信的「行」是指「称名一行」,并非指五正行。

         然而,既然说不问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则很明显地不论何时何地何缘,都可念佛,都应念佛,也都必往生,故大师于《往生礼赞》说:

若有众生,称念阿弥陀佛,若七日及一日,下至十声,乃至一声一念等,必得往生。

        既然乃至临终之机,一声一念亦得往生,可知并非以称名累积功夫,以自己称名之力往生,是本愿名号之力使信愿念佛之人往生。

        以此顺彼佛愿的称名为正定业,则往生之业因具足,前三后一的助业自然也融化于称名之中;当然尚未具足信心,未成为正定业的称名之前,助业即是方便行,助成信心的方便;一旦具足信心,蒙佛救度,则任运称名,称不认称功,助不执助相。

       「正助」亦有君臣、主伴之义,以称名为主位,礼诵等随顺之,因而分为正助,恰如龙动云随、君来臣侍的风貌。然倘若以为一心专念不足以往生,须助业补足之,因而五种正行兼修,以求往生,这很明显地带有自力,古德谓之「助正兼行之杂修」,亦谓之「助正间杂之杂心」。这是由于未通达助正有方便与真实的关系而将两者并重的兼修之,故说「虽无修杂行的专修,却有修正行的杂修」。

        以上大师分辨「杂行、正行、助业、定业」,而劝导不问行住坐卧的称名,有舍杂归正、舍助专定的废立之意。

        前面曾谈到「五种杂行」都是佛教中的修行;只是既然要了脱生死、往生极乐,却不一心信顺弥陀的救度,而去依靠阿弥陀佛以外的诸佛菩萨、其他法门,不知此等对往生来讲都是无力的,不能往生的,力量全在弥陀一佛。由于迷而不知,其心其行皆杂,故言「杂行」,劝应舍弃。

        当然读诵龙树、天亲、昙鸾、道绰、善导等净土五祖正确解释净土三经的论释,不算是读诵杂行;又阅览有关因果的经论,有助于机的深信,也不算读诵杂行。

        至于「诸善万行」,以勤修此等诸善,以为但有此善必能救度自己,必能往生极乐,仰仗修善之力,这种心态便是自力之心;以这种自力心所作的诸善便是杂行。当然行为是善的,应该众善奉行,但自力心是不好的,大师贬之,嫌为杂行,要人舍弃。这绝非舍弃行善。善不可舍,所应舍的乃是自力之心。当自力心舍掉之时,则一切所谓的杂行之诸善便完全转变为报谢广大佛恩之行。

        至于「杂修」,即是助正兼修,这当然是心向阿弥陀佛一佛的行业;然而以为勤修此五正行之故才能往生,不知助业是方便,唯有正定业才是真实,才是往生因种,因而依靠自己所修五正行之力,这便是自力心;以这自力心所修的五正行名为「杂修」。当然所修的是正行,行此正行方知本愿之旨,然而仍存自力,大师贬为杂修,劝人舍弃;这绝非舍弃五正行,而是舍弃自力心。当自力心舍掉之时,则从来被贬为杂修的助正兼行便完全转变为报谢广大佛恩之行。

        此「就行立信」之「行」既是顺佛愿的正定业之称名,而此称名不是行者累积自己称名之功,不是以称名之力祈求往生;往生资粮在弥陀之名号功德,而此称名乃是名号功德的全现,信受称念即得往生;因此「就行立信」不外是「机法二种深信」中的「法深信」的内容。大师于「法深信」说:「决定深信(立信),乘彼愿力定得往生(就行,念佛即是乘彼愿力)。」又〈玄义分〉说:「南无者即是归命(立信),阿弥陀佛者即是其行(就行,名号即行)。」愿力名号,一体异名,信愿力即是信名号,信名号即是信念佛。就弥陀而言,即是本愿名号使人往生,故言「本愿名号正定业」;就众生而言,即是信心念佛得往生,故言「信心念佛正定业」。名号、信心、念佛,一体异名;名号即信心,信心即念佛。既然心中信受本愿之名号,自然口中亦流露本愿之名号,此亦即是大师于《往生礼赞》所说:

弥陀世尊本发深重誓愿,以光明名号,摄化十方;但使信心求念。

在此可知「名号正定业」、「信心正定业」、「称名正定业」亦是一体异名。

        阿弥陀佛往昔广发四十八大愿,成就本愿名号救度众生,唯有信者得生;大师于「三心释」之始说「辨定三心以为正因」,三心即是一信心,故亦可说「信心以为正因」。往生之正因在此信心,有一因无二因,此信心正是「就行立信」之信,唯此一信一行,更无二信二行,唯以信弥陀本愿的称名念佛作为正因,故言正定业。

        兹将五正行之大判门与细判门,图示如左:

   8-741.gif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种深信五种正行意在导归一向专称

        「信」字由「人」与「言」合成,意谓「人之言」为「信」;然而若其人无人格,所言虚妄不实,则不能成为「信」,而不可信。故善导大师解释「深心」谓之「深信之心」,而从「就人立信」及「就行立信」说明之。所谓就人、就行立信,目的在于就可信之人、就可信之行,建立凡夫得生之信心。

        「就人立信」,此人不但非凡夫,亦非二乘三乘之圣者,而是满足大悲、觉行圆满之佛,佛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异语者、不诳语者,是故佛说最可深信,此是就「佛」建立信心。而佛说什么?「就行立信」言:「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念念不舍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此正是佛说之「言」,自然成「信」,故最可「深信」;此是就「佛言」建立信心。故「深心释」之大纲有二:一就大悲满足之人所言建立信心(就人立信);二就称名正定业之行建立信心(就行立信)。

        故知:「深心释」中最初之「两种深信」中之「乘彼愿力,定得往生」,如何「乘」彼愿力,尚未明言,直到「就行立信」时才点出「一心专念」之正定业。盖所谓「愿力」即是「第十八愿」之力,第十八愿言「乃至十念」,凡「乃至十念」之人,即是乘彼愿力,而「乃至十念」正是「一心专念,念念不舍弥陀佛名」,故言「顺彼佛愿故」。是以「一心专念」即是「乘彼愿力」;若非「一心专念」,即非乘彼愿力,因「不顺彼佛愿」故。这是二种深信、五种正行的眼目,也是整部《观经》的心要,所以《观经》虽然广说定善十三观与散善三福九品,可是到了〈流通分〉时,释尊舍定舍散,独举「持无量寿佛名」流通于现世及未来久远之世;善导大师亦解释为「上来虽说定散两门之益,望佛本愿,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故知:即此两种深信、五种正行,释尊之意,在于导归「一向专称弥陀佛名」。是故应信「一向专称弥陀佛名」,定得往生,正定之业故,顺彼佛愿故,乘彼愿力故。

十一、弥陀愿力是增上缘众生念佛即是乘托

        「因」遇「缘」则「果」现,依缘之不同,果亦不同。

        如「碳素」以常温常压则成「碳」。

        若加以摄氏二千之温度,五万五千之气压则成「钻石」。

         8-744.gif

        如「水」遇摄氏零度则成「冰块」,若遇摄氏一百度,则成「蒸气」。

   8-745-1.gif

        如「种子」遇火之缘而被火烧,则永远死亡;若遇水土之缘而善加播种,则生生不息。

          8-745-2.gif

        罪业凡夫遇普通之缘,则依然三涂六道,依然是造业造罪、受苦受难之凡夫。

        且如《观经》九品,虽有遇大、遇小、遇恶三缘之不同,因而显现外在善恶辈品之差异,然而内在实质依然皆是一味之凡夫、常没于生死之苦海,是以善导大师定判为「九品皆凡」。大乘佛法、小乘佛法,对于圣道根机来说,固然「渐顿各称所宜,随缘皆蒙解脱」而成为出离之缘;但是对于九品凡夫来说,遇同不遇故,还成普通之缘,不成出离之因。大师言: 「罪恶生死凡夫,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又言:「随缘杂善恐难生。」如此罪业凡夫,若非弥陀世尊超发「别意之弘愿」作为出离之强缘,则一切解脱道绝,永沉生死渊底。善导大师《法事赞》言:「正由不遇好强缘,致使轮回难得度。」

        然而此永难得度之善恶凡夫,若能得遇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之增上缘,则万不漏一,往生成佛。天亲菩萨言:「观佛本愿力,遇无空过者。」是以凡夫出离之缘,唯在弥陀佛愿。

         8-747.gif

        善导大师于〈玄义分〉「要弘二门判」之文言:

1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

        又「凡夫入报」之文言:

2托佛愿以作强缘,致使五乘齐入。

        然而善恶凡夫如何乘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之增上缘?

       善导大师于〈定善义〉「三缘文」答言:

3众生称念,即除多劫罪;
命欲终时,佛与圣众,自来迎接;
诸邪业系,无能碍者;故名增上缘也。

        故知:「但念佛名」,即是「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之「增上缘」,必得往生。如《观经》言:「五逆十恶,具诸不善之愚人,以恶业故,应堕恶道;命欲终时,地狱众火,一时俱至;遇善知识,教称佛名,当下地狱猛火,化为清凉风,即时乘金莲华,往生极乐世界。 」永离生死无常之业身,必证涅槃常住之佛身。
        甚矣!缘之重要,于此可知。

        善导大师又言:

4弥陀世尊,本发深重誓愿,以光明名号,摄化十方,但使信心求念;上尽一形,下至十声一声等,以佛愿力,易得往生。

(往生礼赞 )

5但有专念阿弥陀佛众生,彼佛心光,常照是人,摄护不舍;
总不论照摄余杂业行者,此亦是现生护念增上缘。

(观念法门 )

6弥陀身色如金山相好光明照十方;
唯有念佛蒙光摄当知本愿最为强。

(往生礼赞 )

7以佛愿力:五逆十恶,罪灭得生;谤法阐提,回心皆往。

(法事赞 )

8五逆谤法行十恶,回心念佛罪皆除。
利剑即是弥陀号,一声称念罪皆除。

(般舟赞 )

        慈愍大师言:

9但使回心多念佛,能令瓦砾变成金。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观经内容以施开废引圣道门入净土门

        详研《观经》内容,并考其说时因缘,便知《观经》有「从假入真」之「施、开、废」三义,所谓施、开、废即是:

1.为实权(为莲故华)——定散二善

2. 权显实(华开莲现)——定散中说念佛

3. 权立实(华落莲成)——流通分废定散立念佛

        「定散」中说念佛之文:

1.定善中「第九观」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

2.定善中「第十二观」言:「无量寿佛,化身无数,与观世音,及大势至,常来至此,行人之所。」

3.散善中「下品上生」言:「智者复教,合掌叉手,称南无阿弥陀佛。」

4.又言:「化佛赞言: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

5.散善中「下品中生」言:「善知识广赞彼佛光明神力,闻已即生。」

6.散善中「下品下生」言:「应称南无阿弥陀佛。」

        〈流通分〉废定散立念佛之文:

        〈流通分〉言:「若念佛者,当知此人,则是人中芬陀利华;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 为其胜友;当坐道场,生诸佛家。」

        又言:「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流通分〉之文,释尊不言「无量寿佛」之十三种「定观」,而言「持无量寿佛名」之「称名念佛」,以此明知释尊之意,目的不在定散二善,而是以定散二善引导圣道门之行人归入净土门,故最后独举《大经》第十八愿所言「乃至十念」之称名念佛(亦即「持无量寿佛名」 ),是故善导大师解释此文,并作《观经》及一代教法之总结论而言:

           上来虽说定散两门之益,
            望佛本愿,意在众生,一向专,弥陀佛

亦可知凡《观经》中所说「观想」之利益,亦皆在称名念佛之中,是故善导大师解释「第九观」所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之益,即是「称名念佛」之益,亦即以「念佛」即是「称名念佛」;除了上面所言「一向专称弥陀佛名」之外,其文尚多,如《观经疏》释「第九真身观」之「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的经文而言:

问曰:备修众行,但能回向,皆得往生;何以佛光普照,唯摄念佛者,有何意也?

答曰:此有三义:
明亲缘:众生起行,口常称佛,佛即闻之;身常礼敬佛,佛即见之;心常念佛,佛即知之。众生忆念佛者,佛亦忆念众生。彼此三业不相舍离,故名亲缘也。
明近缘:众生愿见佛,佛即应念,现在目前,故名近缘也。
明增上缘:众生称念,即除多劫罪;命欲终时,佛与圣众,自来迎接;诸邪业系,无能碍者;故名增上缘也。
自余众行,虽名是善,若比念佛者,全非比较也。
是故诸经中,处处广赞念佛功能。
如《无量寿经》四十八愿中,唯明专念弥陀名号得生。
又如《弥陀经》中,一日七日专念弥陀名号得生。
又十方恒沙诸佛证诚不虚也。
又此《经》定散文中,唯标专念名号得生。此例非一也。

        以上可知: 释尊于〈流通分〉所言之「持无量寿佛名」,及善导大师所释之「望佛本愿,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之文,不只是整部《观经》的结论,也是一代佛法的总结论,既上承《大经》第十八愿之本愿正旨,也开启了无问自说的《小经》之由序。
      


十三、五部九卷一贯宗旨本愿称名凡夫入报

        善导大师之「五部九卷」,法门广大,义理磅礡;为引导时人,故其内容有真实(真),有方便(假)。初学之人,若不知真假,无善知识指导,虽自己读尽五部九卷,难免不知方针,不知指归;不知五部九卷在说什么,应该如何实行。

        故此《观经四帖疏》纲要,将善导大师之净宗思想,提纲挈领,述其要点,欲使行者一眼便可明知:不论何人,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愿生弥陀净土,则百即百生,千即千生,皆生弥陀之报土。易言之,即「本愿称名,凡夫入报」。所谓「望佛本愿,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正由托佛愿以作强缘,致使五乘齐入」。此是善导大师五部九卷的一贯宗旨、不磨定论。五部九卷在说此一事,更无别事;唯此是真实,其他皆方便;方便虽多,真实唯一。

       兹将大师净土思想之逻辑,列表于后:

二门、二善、二信→二行→二业→正定业(本愿称名)

8-756-1.gif

        「正定业」即是「专称佛名」,以本愿名号力故,必生极乐报土;此即「本愿称名,凡夫入报」之义。

         8-756-2.gif

        当然大师是祖师的根器,佛圣的示现,故其自行,卓绝不群;然而不论大师自行如何,智愚善恶,士农工商,随其根性,都以「一心专念弥陀名号」为其往生因行,这是万人共通、古今皆同的,也是大师一以贯之的思想。故但能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愿生弥陀净土,则就往生证果而言,大师之智善不增,我辈之愚恶不减,今生今世,同生极乐,同证光寿,同因同果,真正「五乘齐入」。故《法事赞》卷上云:「人天善恶,皆得往生;到彼无殊,齐同不退。」这更无别因,都是由于弥陀本愿力之故,此即「本愿称名,凡夫入报」之义。


发表于 2014-1-2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一向专称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4-1-3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常念 南无阿弥陀佛 功德无量   请常念  南无阿弥陀佛  功德无量
请常念 南无阿弥陀佛 功德无量   请常念  南无阿弥陀佛  功德无量
请常念 南无阿弥陀佛 功德无量   请常念  南无阿弥陀佛  功德无量
发表于 2014-1-6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叹赞叹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4-5-15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一向专称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4-5-15 18:21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4-8-1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8-10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3-16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兄辛苦了!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6-3-24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南無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6-4-23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量寿经》云:佛告弥勒:敬于佛者,是为大善。实当念佛,截断狐疑。拔诸爱欲,杜众恶源。游步三界,无所挂碍。开示正道,度未度者。若曹当知十方人民,永劫以来,辗转五道,忧苦不绝。生时苦痛,老亦苦痛,病极苦痛,死极苦痛。恶臭不净,无可乐者。宜自决断,洗除心垢。言行忠信,表里相应。人能自度,转相拯济。至心求愿,积累善本。虽一世精进勤苦,须臾间耳。后生无量寿国,快乐无极。永拔生死之本,无复苦恼之患。寿千万劫,自在随意。宜各精进,求心所愿。无得疑悔,自为过咎。生彼边地,七宝城中,于五百岁受诸厄也。

学佛视频网  http://www.fxsp.org/
南无阿弥陀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宗旨|使用指南|小黑屋|友链说明|积分|勋章|手机版|佛教网 ( 粤ICP备14037222号-9

GMT+8, 2016-8-28 10:1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