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作指南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佛教网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597|回复: 12

观物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4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佛友,享用更多功能,实修路上我们携手并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击注册

x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一花者,物也;一叶者,物也;一事者,物也;一言者,物也……
一人者,物也;一家者,物也;一族者,物也;一村者,物也;一城者,物也;一国者,物也……
一代者,物也;一朝者,物也;历朝历代者,所谓历史者,物也……
一念者,物也;一思者,物也;所思所言所想所闻所见者,皆物也……
天者,物也;地者,物也;日月星辰者,物也;水火土石者,物也;时者,物也;空者,物也……
神者,物也;佛者,物也;仙者,物也;人者,亦为物也........
物物皆太极,物物有世界,物物为宇宙。
是以,有观一花而明者,亦有观史而明者,亦有观天而明者……综之,观任一物,皆可明也!
反之,人既能通过任何一物而观透世界,那任何一物亦能将人迷惑矣!
是故,有迷于名者,有迷于利者,有迷于情者,有迷于仇者,有迷于一事者,亦有迷于一言者,有迷于一念者……综之,物物皆可迷也!
是知,物者,皆己之所见所闻所感所知所想所行也,乃心之所映也。
故,观物者,实则观心矣!观己之心之所映也!
吁!我者,有二也!心之所映者,物迷我也;能观心之所映者,我明物也,真我也!
是故,心为太极!当静如止水!

 楼主| 发表于 2019-4-15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物】-12
寅癸与卯丁饮于月下,微醺。
癸曰:我曾穷困,而粗衣简食,人皆笑我至贫至贱;而后我曾富贵,依旧粗衣简食,人皆颂我有德有本;如今我又复归于穷困,仍是粗衣简食,我以实告之,然鲜有人信之。此是为何?
丁曰:由始至终,汝皆为汝,汝之盛衰,汝之相也,众人着于汝之相而观之于汝,是谓心着于色也。众人着于色而观其相,岂能真乎?是故,风未动,幡亦未动,实则心之动也。
癸又曰:笑我贫贱者,我曾恶之;颂我德者,我曾喜之。此又当如何?
答曰:众人心动而有笑有颂,是谓众人之相也。汝之喜恶因众人之相而着色于心,其理同于众人之观汝也。
癸再问:若我未曾因众人之笑颂而喜恶,则何如?
丁曰:此是汝之明理也!汝知众人之着于色、相,故未能见之于真,是谓了了分明。因汝之明,故而寂然于心,是谓如如不动也。反之,众人若未曾因汝之盛衰而心动,亦是此理也!
癸再问:如此说来,静必出于动乎?
答曰:然也!动中之静,始为真静!
癸问曰:我常见久坐者,又常听闻入深山者,此是真静乎?
答曰:偶有静坐或隐于深山者,有助于明理,然,为静而静,或为静而隐,则实为枯坐或避世。犹如树无其根,迟早必枯,其终不是痴迷便是疯颠!是知,明理而证之,必是世事之磨练。为静而静者,实为刻舟求剑也!
癸叹曰:盖,莲未曾离于淤泥,道未曾离于浊世也!
遂又问:我常闻他人随口尽是法文经语,此是明理者乎?
丁曰:法文经语者,一言含万言,一理通万理也,故而能将万理应于万事也。是故善易者不卜,明易者不用易之文;知经知法者,不言法文经语。归其源,终是只知其然 而不知其所以然也,故而不能一言化万言,一理通于万理也!是知,如此者,实则未明也。
癸悦之,遂辞。
发表于 2019-4-15 11:56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4-16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物】-13
寅癸与众友相约,出城进山。初至城外,有友内急,然行人来往,无处方便。不得已,遂至树后以解。友甚羞之。
适逢卯丁路过,遂问:欲何往?癸答曰:我等欲进山入寺以奉功德之金。
丁问:此功德之金用之以何?
癸曰:用以修缮寺院,以弘扬佛法。
丁曰:如此说来,奉功德之金者,必是多矣!
癸曰:然也,我与众友皆愿相往。
丁问:凡事必有因,汝等因何而乐献此金?
癸曰:我等献此金,能助佛法之弘扬,是以,有功德矣。且寺内记我等之名,佛祖保佑。
丁曰:既然如此,汝等岂非以金买功买德乎?与以金买仕者,有何异哉?献金以换保佑,与佛祖交易乎?
癸及众友愕然无语。
丁又曰:倘若真法在,何以用庙堂?倘若无心度,何以用供养?是以,有心弘扬者,有心度人也,为弘而弘,为度而度,实已着于色也。
癸问:此是空门也,何以言之着色?
丁曰:着色之空非真空也,所谓空不异色,色不异空,此空即色,色即是空也!
癸问:何为真空?
丁曰:诸事诸物皆已观之以透,洞然于心,不染于心,是谓真空。动中之静是谓真静。浊中之清是谓真清。汝等着色于功德而奉金,寺内着色于功德而修缮,如自幼读书,欲求之以名利。无异也!是故,汝等献金以修寺,不若行人之方便,在此修一茅厕矣!
癸及众友恍然大悟,随即转身而归,几日之后,城门之外,茅厕建矣,厕无留名,行人出入,亦无感恩,亦无戴德,皆因己之所需也,皆行乎于自然。
吁!不知此厕何如?亦不知修厕之人何如?
发表于 2019-4-16 14:50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师兄分享!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19-4-16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染心半净 发表于 2019-4-16 14:50
感恩师兄分享!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19-4-17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物】-19
申庚于寅癸家中饮茶,见案几之上有书简两册,遂翻阅。
庚悦,叹曰:皆为至理箴言也!随手拿一册,问曰:此是何人所书?
癸答曰:此乃我闲暇之时胡言乱语也。
庚随即将书简放置一侧,又拿另一册问曰:此又是何人所书?
癸答曰:此乃当世一大师所言也!
庚甚喜,遂借此简,回家以细品。
几日之后,庚将书简送还于癸,曰:受益匪浅,大师不愧为大师也!只是不知是当今哪位大师,我当拜访!
癸曰:实而告之于汝,此书简与另一书简,皆为闲暇无事之时,我自言自语,以图其乐而已!
庚甚羞。
癸又曰:初始,汝观两册,未因何人所书,故而心未能分,只知其中有理也;而后,汝知一册为大师所书,随即心有分别矣,此时汝之观,已非据理,而实已着于相也,大师之名者,即相也!如若自始至终汝皆是据理而观,心不曾动,怎会有所偏失?
庚曰:吁!我知今人为何多受骗矣!行骗者多以高大上之相而示之,或披慈善之外衣,皆因众人己之所欲,心之所动也!若未曾有欲,何以心动?不曾心动,何以观之不透?不曾观透,则不能见其相之背后之本质也!是故,人心之真我,皆困于外物之相矣!一生活于外相中,与一生活于梦中有何异哉?
癸曰:然也!迷者,不足惧;不知己迷者,是为甚矣!能知己迷之时,已在大道之门前矣!
 楼主| 发表于 2019-4-18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物】-26
街有僧人讲法,寅癸往。
适闻僧人讲至一妇人开悟之事,号曰佛家经典,广为流传。曰:妇人凡事皆“随他去”,一日,邻居告知其幼子落河,妇人正忙于厨,曰,随他去。因此“随他去”而大彻大悟。众人皆拜服。
癸止僧言,曰:大师可曾会水?
僧答曰:不曾会水。
癸再问:汝若落水,当如何?
僧曰:呼救或抓一切可抓之物。
癸问:非也,以汝之见,当“随他去”矣!
僧羞。癸曰:落水之时,人有求生之本能,若“随他去”,与石头有何异哉?妇人之子落水,不管不问,此“随他去”者,莫不是已失母亲之本性之举?母之本性已无,又悟的何方之道?愚蠢至极矣!
适见一贼欲盗僧人包裹,众人皆呼喊抓贼,僧亦是奋而追之,癸大声曰:随他去!众人大笑不止。
不明有无,则不知为与无为……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物】-36
花者,盛开于春,如人达于少年之时也;盛开于夏,如人达于青年之时也;盛开于秋,如人达于中年之时也;盛开于冬,如人达于晚年之时也。然,有盛必有衰,故,不曾有终生荣达于世者,常人达于世,不过乎三十年,吁!三十年一世,风水轮流转者,岂徒然哉?是故,非己之能,亦非己之不能,时之转换也。是以,汝今日之讥笑他人之贫贱,他日必有人讥笑己之贫贱。是知,身外之物属己乎?属汝乎?属他乎?或可暂而居之,其终必是击鼓传花也!明此,还有何追逐名利之心焉?名利来之,我不为喜,防祸于未然;灾祸来之,我不为悲,见未来之福而心安。
垂柳虽荣,其衰必疾;松柏无华,其青长久。是故,朴者无华,知足常乐,必久。
今人观古,古人愚哉!毛笔笨重,今有油笔。手持毛笔,其心寂然,其书动静之间,敛其心燥也!手持油笔,其心动然,其书常疾,纵其心燥也!古人蠢哉?今人聪哉?是故,非是古人之蠢,实则今人之无知也!
吁!人之妄自尊大,与生俱来,今者更甚矣!今人之名利,能愈于帝王乎?又有哪一王朝不是盛极而灭?是故,无须不可一世也!
理至简,今人未曾遵循者,或为不知,又或为知而不循。不知者,不曾识己之心也。知而不循者,看似不舍其欲,实则不敢面对己心也!天下之大,识己之心者有几人?敢于面对己心者,又有几人?心之深处,藏污纳垢,不曾面对,何以根除?不敢面对,即是逃避,岂非自欺哉?自欺者,岂非伪哉?是故,今人多伪!
吁,六千年前,犹如树根,直至今日,已至叶矣,看似长之,实则消数也,岂非末哉?是故,千年一世界,一世界者,无极而太极也,太极分而至于末,复归于无极也!有乎?无乎?吁!浮生茫茫,虽有六千年,仍是惟余一叹矣!
 楼主| 发表于 2019-4-20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物】-18
富乐之山有园焉。园内花草树木众多,故人常游于此,以为乐。
春之时,牡丹盛开,众人皆往赏之,且赞之。牡丹喜之,以为己贵。
至于夏,池中荷花盛开,众人皆赏,且赞之。牡丹之地已人迹罕至矣。荷花喜之,以为己别于众。
至于秋,菊花绽放矣,众人皆赏,且誉之。牡丹与荷花之地,已无人至矣。菊花喜之,以为己在众花凋落之际盛开,是能于众。
至于冬,梅花傲然而放矣,众人皆赏,且誉之。菊花、牡丹、荷花已无人问津矣。梅花喜之,以为己至高至尚矣。
天渐暖,梅花亦始败落,人皆不赏誉矣。四花皆落寞至极矣。
竹曰:汝等皆因时而荣矣,时不至,何以为荣乎?不如似我,一年四季无有绽放,亦无枯萎,常青矣。众人亦发现其理,皆赞竹。
园内欲修凉亭及座椅,以供游人休憩。遂伐竹以为材。荆笑之曰:汝可知因何而被伐?因汝之有用也。
过几日,园内欲掘一水渠引水。路径定于荆之所处,遂被掘。众花笑之,曰:可知因何而被掘乎?因汝之无用也。
 楼主| 发表于 2019-4-21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物】-2
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无非如下:
其一,人生或顺或逆,从未寻求于道者,一生如在梦中,此不知也。
其二,身处顺境,而求道,望神佛佑之升官发财以求平安者,此是妄知妄求也,一生如梦之再梦也。是故,有此妄知,不若不知也。此类者,常重金求功德,重金以物而饰之其身、饰之其居,甚者,百万之金以求新年首柱之香火也。
其三,人生处顺境,将求道视之为如日常得一名利财富也。此类者,常为博而学,好为人师,以显其识。因其身处顺境,常以己为是,是以,其心,已自我至极矣!此是妄知至极之人。然,今处和平岁月,人多是衣食无忧,是故,此类者,最多矣!亦是最难回头之人也!直至自然之法则将其击得粉身碎骨,头破血流,或可放下自我而回头矣!观此而知,犹如股市在牛,人人皆师焉!此类者,常迷于法文经语之表面文字,是故,终日迷于类似入定、觉知、开悟、空性等等名词解释中。又常求神通而求道,终日枯坐。此者,多见于佛家。知人生为梦,而又妄求以梦解梦也!
其四,身处由顺境而转逆境者。经济周期之轮转,自然之法则也。是故,此类者,在逐日增多。虽有回头之意,却无回头之心,未曾彻底死心,自我仍在矣。是故,此类者求道,常期望求道而改己之运也。由此,便常堕入术,算命改风水。亦或因理而入谋。因其曾经成功,是故,常以己为智,以己为能,又因妄传而使佛法之本来陷于至玄至难之地,继而堕入用己之智巧来解读法文经意。又常入顿悟之误区,妄图一夜顿悟而成佛成圣。吁!何其可悲可笑也!此类者,妄求之心更甚矣!知人生为梦,又白日做梦者,非此类而何?仍是多见于佛家。
其五,身处逆境而不能自拔者。已被自然之法则打击至心灰意冷,又不知从己心而寻找答案。是故,貌似心死,实则想死而未能死!常终日焚香拜佛或跪地祷告,以求神佛助其解脱。亦或遁入深山而避世,甚至抑郁成疾而轻生!此者,知人生为梦,而不知人生因何而为梦也!
综之,不知要从己心寻求答案以解人生之梦者,此是人之妄心蒙蔽也,被欺也!不知者也!知要从己心寻求答案以解人生之梦者,却从未舍己心之妄欲,此是妄心之欲甚重也,自欺也!妄知者也!是故,妄知者,不若不知!
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老子一言定乾坤也!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九层之台 起于累土。众生不得真道者,归其一,从未开始也!
 楼主| 发表于 2019-4-22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物】-3
性者,有二。
其一,自然之性。道生天,天生地,天包地,地托天。天以地为基,地以天为用。天生于动者也,是以,时之运转不息;地生于静者也,是以,万物乃生。人生于天地之间者,随天之时、用地之静也。是故,身有所行,心无所动也。万物成,则天地退位,日月代之而行,是故,人不可居于有功之地也。
日月之所行,寒暑昼夜也,人者,行于昼而栖于夜,用日之阳也,阳者主进、主光、主善,是故,人当择善而行。阳者,法乎天,阴者,法乎地,阳一而阴二也。是知,择善而进者,迟;择恶而退者,疾。犹如百金损其五十,损其半也,然,五十至于百,则需倍之也,是故,当慎哉!
阳为阴之父,阴为阳之母,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是以,二者相生又相克,相生者,互为其根也,相克者,对立也。然,二者本一气而生也,是故,万物未生之时,二者同体,生则二者同出,相克而又互根。阴极而阳生,阳极而阴生,是故,万物本无生死,惟变其形也。人常以死而惧之,是以,庸人自扰也。然,择善之人则阳多,反之则阴多,阴多者,必失人之中气,堕入阴多之物,是故,择恶而行者,其身死而形变,多为动植也,慎哉!
阴阳之转换,人之盛衰荣辱也,是故,名利者,如击鼓传花,未曾归属任何人也,犹如人握拳而生,随即手张开,索求一生,必撒手而去也!
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一而坤二,是故,自古女子是非多。然,物之生,必有交数也,是知,有男形似女者,亦有女形似男者;又有男似女之性者,亦有女似男之性者。交数者,三分也。
日为夫,月为妇,月必得日之光而明,妇必因夫而荣。夫妇如日月,一外一内,不可逆之,逆之,则家道失,阴阳不调,自将离散也!
天地生万物,备天地万物之性于一身者,人也,是故,人者,万物之灵也。既备万物之性于一身,是以,有心似虎狼者,亦有心如蛇蝎者,有心硬如金刚者,亦有心软如花草者……有善攀者,有善奔者,亦有善算者,亦有善跃者……皆有所长也。
其二,人之性。
一、自尊,以己为尊,自我也,与生俱来之性也。以己为尊,则以己为是,以己为能。是故,同于己者,则喜之;异于己者,则恶之。是以,傲生矣。若有强于己者,则嫉生矣。因其傲,则忠言难入其耳;己若有错,心中自圆其说,对外圆其言行,是故,伪生矣!
以己为尊,人皆不如己也,是故,欲以功成名就而证之,所谓有头有脸也。直至不择手段而堕入恶行。有功成名就者,便是更加以己为能,继而追求所谓最,亦即追求完美也,殊不知,天地尚缺三分矣!直至物极必反而衰辱。
以己为尊,则己之为美,是以,华服锦衣,而入虚荣。若见他人锦衣玉食,则心中尚贤也。尚贤,则己悲,眼中尽是他人之美、他人之能,继而怨恨己无父母之财、己无能儿、己无贤妻、己无能夫!……
以己为尊,有我也,有我则观物必有所偏失,观有失,则行必失。是故,自尊者,万千妄念之根也,须拔之,丝毫不留!
二、情。
情者,亲情爱情友情也,亦是与生俱来之性也。不可灭也。否则,便如木偶一般。当亲之于不亲,不亲之亲也。爱之于不爱,不爱之爱也。久之,便能体会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矣!所谓大爱大仁大亲也!若爱之于爱,则心必有所期待,有所期,必有所失,而堕入苦海!
三、习以成性。习者,皆因后天学识而起,己心所发也。帮助他人,而心存助人之心;己有所失,心存失意;己有所得,心存喜意……是故,当心无所留也!
人性者,妄欲也,舍之,则心归于静,心静则明,明则神清,神清则观物于透彻,观之透彻则洞然!是故,圣人一心观万心也!观其言行,必知其心也!所谓真能应物也!
自然之性者,万物之规律也,天主之,不可逆也。人之性者,妄欲也,不明自然,便自我而行,直至头破血流、心神俱疲,方有回头之心。是故,得道者,多为磨难多者!所谓明心见性者,灭人欲而存天理也。心静神清则能明己明人明自然,既明,则存天道,顺天而行也。至此境,方能体会圣者随时而行、贤者应事而变、达者顺天而生。
综而言之,人为者,逆天也;舍人为,无为也,无为而无不为。人之为,以为己是改变者也,其终,必是在强大自然法则面前不堪一击,而堕入深渊!是故,因循自然也!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物】-4
人们尖叫着从各种屋子里跑出来,挤在大街十字路口中心,地震了!人挤人,动弹不得。四周楼房摇摇欲坠。突然,一片寂静,惟余大地的轰鸣声。这瞬间的寂静或许代表着人们的听天由命,心死了!大地停止了颤抖,人们又尖叫着四散奔逃,心又活了!
行在空中的飞机突然猛烈下坠,人们依旧尖叫,继而悄无声息,心又绝望了!突然机头猛的拉起,继续前行。终于稳了,于是人们又开始考虑各种世事,心又活了!
此是外物致于心死。心死者,心归于寂也。能识自然法则者,心常寂。
打牌之时,每局结束,输方通常怨天尤人、指责同伴,当把所出之牌从新倒推回去,败因常是己之过。于是,心中坦然矣!
此是己让己心死。是故,能识己者,心常静。
是知,心寂者,无非此二者也。自然外物皆映于心,故,归其一,识己之心也。识心者,观心也,观心之所映也!
自尊者,与生俱来,若因各种经历而常遭打击,则堕入自卑。心若无尊,又何来卑哉?若以寻找自信而治之,其终不是自大狂妄便是抑郁成疾,犹如从百尺之坑而坠入万丈深渊。
虎狼者食活物,本性也,如人日食三餐,再正常不过之事也,焉何要以残暴或恶而定之?失其本性,则不食亦乱杀。狗失本性,则乱咬。是故,无故打骂于人、甚至砍杀于人者,与此何异?人性已丧矣!故无需计较于心,保护自己便可。或问:遇此类能否无怒?喜怒哀乐者,活人皆有之,然,需有度也,否则物极必反,而堕入无穷无尽苦恼之地。知其丧失人性,是故心中无需计较,久之,懒得发怒矣!再久之,心中无反应矣!岂非寂哉?
吁!心哉!
甜言蜜语者,以其言行饰其心也,故必伪;自信至极者,掩其内在之虚也,故,其心必卑;眼中无神者,其心之映也,常不敢直视于人,故,心卑落寞之者也;外表柔弱,老实之人,其心必刚,一旦触碰底线,则爆发而不可收也,是故,忠厚之人不可欺也;常欺人者,以外在之勇掩其内心之懦也,是以,常以人多聚众而壮胆,是故,此类者,天下一等懦夫也,若遇战乱,多是汉奸之类,怕死之辈也……
与生俱来之自尊,所发第一妄念便是傲。是以,人常不至黄河不死心,不撞南墙不回头。已知其理,然,仍是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皆因傲也!傲者,越是聪明越是傲也。然,此所谓聪明者,实则愚也!起初,老子以天地日月之理及水之德,两次教化孔子,未能使孔子回头。以老子之智慧,尚不能助孔子降服其傲,犹如人一心寻死,鬼神难奈也!直至周游列国,困顿不已,始弃己之聪明,而因循于自然,方有孔圣。
吁!若言自尊为万妄之源,傲实则第一大敌也!
然,傲者,未足惧,不知己傲者,是为甚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条底线|宗旨|使用指南|小黑屋|积分|勋章|手机版|佛教网 ( 粤ICP备14037222号-9

GMT+8, 2019-4-23 23:57

南无阿弥陀佛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