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作指南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佛教网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12|回复: 0

[实修记录] 我是如何闻到佛法的(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佛友,享用更多功能,实修路上我们携手并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击注册

x
我闻到佛法,是从两年前开始。
  
两年前,有我最想忘记,不想提起,想起来就会觉得恐惧的经历。甚至连那个字眼我都不想触及。但是,我更清楚,任何的伤疤只有裸露在阳光下,才有愈合结枷的可能。
  
那年,我在医院的十八楼,住了十余天,做完各种仪器的检查,在等待穿刺报告的那几天,没有人可以体会那时的心情与滋味,那是一种等待宣判死刑的煎熬。那几天里,没有一天,我的眼睛是不潮湿的。
  
之前,我一直认为,我并不会害怕死亡。因为从前一直有这样的念头,有时死对于我也许更是解脱。在世人眼里,我有看似美满的家,优秀帅气的孩子,美丽的容颜,身边有那么多喜欢我的朋友。我听理查德的钢琴曲,喝五星级宾馆的咖啡,全世界旅游。我一直是大家公认的智慧美丽幸福美满的象征。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并不快乐。我是朋友们心里的心理咨询师,可我释怀不了自己。莫名的忧伤如影随形。我把很多不能言表的情绪,心情写在文字里。除了文字,我找不到更好的发泄方式。
  
我喜欢黑夜,害怕天亮;喜欢角落,雨天,害怕阳光。我就像个影子,灵魂在黑暗中游荡。就像我那时喜欢的《张国荣》,《海子》。 我也在抑郁边缘徘徊。
有时闷极了时,会想,也许死,是另一种解脱与开始吧。
  
但是当真正的判决来临时,我才发现,我很怕,我还有很多的事没有做。我想到孩子,想到父母,想到朋友,想到很多。
  
人的可悲在于,只有在绝境时,才会想到佛。
可那时,我并不知道有没有佛,有没有菩萨,我只是像要抓根救命稻草一样,向着十八楼的窗外合掌,流着泪在心中默默地说,如果真有菩萨的话,请您慈悲我,若我能躲过此劫,愿意终生食素。
在等待的那几天里,我手机里唯一循环的只有一首歌《大悲咒》,那时,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大悲咒,但是听着它,我觉得可以安静下来,可以有想活下去,努力下去的勇气与力量。也许是上天听到了我的发愿,结果出来了,乳腺癌晚期,但是,是种类最轻的,最不会转移的,乳腺癌分好几种类,它是恶人中的文人,好孩子。全世界,只有百分之五的概率。医生笑着和我说,你的病看似严重,但其实很轻。
  
  
在医院里,我做完了第一次化疗。我守着自己与上天的约定,食素。
  
也是在医院等待的那些黑暗日子里,我忽然想起,我曾在一位朋友的空间里看到过,如何用佛法治愈乳腺癌的案例。我联系了她,她说寄经书给我。也是在联系她后的那个晚上,我做了很清晰的一个梦,梦中,我一个人走在一条小路上,忽然我的身体飞了起来,来到一个房间,我躺在一张床上,看到自己乳房的肿块奇迹般消失了。然后有个声音告诉我:4月5日。
  
4月5日,是我做完一期化疗回家的日子。也许是因为茹素,也许是上天的眷佑,别人看来很痛苦的化疗,在我身上似乎没有反应。回家休息几天后,我想到那个快递,拿到家里,我拿出了经书,随手翻了几页。那晚又做一梦,梦中,很可怕,我在很黑暗的地方,四处都是伸出来的手,想拉我,我在梦中,一直喊着观世音菩萨,直到梦醒。梦中,有声音告诉我,永不杀生,宣扬佛法。
  
医生给我初定的是,八次化疗,二十一天为一周期。化疗会引起脱发,头痛,关节痛,恶心, 剧烈呕吐,引起内脏,内分泌,甚至骨骼,血液等不同程度的损伤。因为它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摧毁了我们身体的正常细胞。我越了解科学,越害怕治疗。无助,无望,恐惧,无时不在。我想到了经文,我不知道它有没有用,但我想试试。
  
刚开始,念的是大悲咒,我忽然发现,念了背会发热,身体会发热,好像有了力量。我一遍遍地读,好像也不再那么恐惧了。念心经时,我会感觉心里的石头轻了,有种很舒服的感觉,无法描述,但是很畅快,很愉悦。
  
有同修告诉我,如果有流产的孩子,要念经文超度他们。他们很可怜,因为阳寿未到,地府不收,无处可去,只能在黑暗中四处飘荡。
  
当我念第一张经文给他们时,当晚梦中,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男孩,孤零零地在黑暗中,他和我说,妈妈,他们都不喜欢我。梦中,我一把抱起他,说,没关系,他们不喜欢你,妈妈喜欢你。
  
我是有多愚痴!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
他和儿子一样,流着同样的血,但是,我把他流掉了。
凭什么,儿子可以拥有我百般的呵护,而他就该未见阳光,就死在胎中?
儿子是我疼爱的孩子,难道他不是?
儿子有和我很深的缘份,难道他没有?
  
当我念到二十几张经文时,梦中,这个男孩,在另一个爸爸的怀抱中,和我笑了。我知道,我把他超度了。
还有一个,是个女孩,我在梦中见到了她的样子,很漂亮,她抱了抱儿子说,对不起,我走了。
  
  
因为诵经,因为大悲咒的能量,因为心经的开智慧,因为佛教组合的超度。在8次的化疗中,我并没有其他人那种生不如死的反应,几乎没什么症状。甚至在白细胞只有0。7的情况下,我上6楼都能心不慌气不喘。而很多人在白细胞低于4。0的情况下,早已头晕无力。打升白针时,医生都说此针很痛,可我几乎感觉不到。
  
在这段黑暗的日子里,是观世音菩萨陪着我一步步走过来的。她一次次地在梦中显化,我的前生,做过的事,此生经历的事。
菩萨慈悲给我看到了我的三世,一世,我在风景很好的地方,身着类似古时的官服,是个男身。然后有声音告诉我,你是所有人中综合素质最好的。那一世,我拥有很大法力。在梦中,我救了一个落水的孩子。
另一世,我和朋友被追兵追杀,遇大海,我从空中飞了过去。但我那朋友不会飞,他只能从海里游过去,眼看,追兵将至,我飞了下去,拎起那个追兵,将他摔死在海滩上。
还有一世,我是个武功高强的人,飞檐走壁,被困山上一木屋,然后我破窗而出,有人拿刀邪笑着挡我去路,我反手一刀,又结果了他。
  
也是在最黑暗的时侯,南京菩萨在梦中鼓励我,他说, 孩子,赐你一人间宝物,善良,一善解百灾。
就像十七年前,生儿子的前一晚上,做过的至今我依然记得的那个清晰的梦:我一个人走在一条金色的路上,四周是高大金黄的树,一个襁袍中的婴儿,浮在半空,我迎上前去,伸手接过他,他转过头来笑了,他的脸就是儿子出生时的样子。
我无法解释,但开始相信,冥冥中,真有前世今生,轮回不虚。
  
我拼了命地念经,大量放生。从量变到质变,渐渐地,我的梦境开始好了。从黑色,到灰色,再到开始有彩色。梦中不再有黑衣人追赶,也能在梦中吃到好吃的食物,看到新鲜的花果了。
而慈悲的菩萨妈妈,一直没有放弃我。一次次地在梦中,点我,化我,疼我,鼓励我。家中虽未设佛台,但我能一次次闻到檀香,甚至晚间去楼下散步锻炼时,亦有檀香跟随。而短短几月,师父不下十次地在梦中救我。那时,出现在脑海中最久的是两句话“莲花池衅等儿归。 待到雪消融,不日春满园。”
  
  
化疗结束后,我要开始手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但没有办法。所有人都不同意。
在手术台上,我念着大悲咒,心中不并害怕。也有很多同修,自发地为我助念
手术,只是睡了一觉。
但醒来后,我痛哭失声。我拒绝见任何人。甚至拒绝活下去。
  
即便如此,同样的手术,我是医院里相同病人中恢复最快,出院最早的人。回到家的第一晚,在梦中,我清晰地看着自己的肉身躺在床上,但是自己的灵魂在上空四处飘荡,是师父,一把拉住我,把我按在了躺在床上的肉身里。
而菩萨也在梦中显化给我,唯有灵魂的完美,才算真正的完美。后来我才知道,人在历经重大刺激后,他的魂魄会离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条底线|宗旨|使用指南|小黑屋|积分|勋章|手机版|佛教网 ( 粤ICP备14037222号-9

GMT+8, 2018-10-20 03:24

南无阿弥陀佛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