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作指南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佛教网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74|回复: 16

[弘法探讨] 刘素云老师:【 学佛是人生最高享受 作佛是人生终极目标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3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佛友,享用更多功能,实修路上我们携手并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击注册

x
刘素云老师:【 学佛是人生最高享受 作佛是人生终极目标 】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阿弥陀佛

今天跟大家交流的题目是:学佛是人生最高享受,作佛是人生终极目标。

60多年以前,老法师跟随一代大哲方东美先生学习哲学。

那个时候,老法师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学生,他非常喜欢读书,但是没有读书的条件。

当时在台湾遇到方东美先生以后,老法师一看方东美先生是知名的哲学教授,正好和老法师是同乡,都是安徽人。方东美先生是安徽桐城人。

老法师就给方东美先生写了一封信,想去旁听方东美先生的哲学课。

方东美老师没有立即答应他,跟他是这样说的,现在的学校,学生不像学生,先生不像先生。

当时老法师听方东美先生这样一说,很失望。他开始认为,是不是先生拒绝了他。

停了一会儿,先生又说,你每周可以到我家里去,每个星期,我给你单独上两个小时的哲学课。原来先生是这个意思,老法师特别高兴。

所以老法师的哲学课,是在方东美先生家里学的。老法师曾经跟我们说,他是一个老师,一个学生,一对一地教授。

想到这儿,我就想我们现在,老师们给学生补课,办各种各样的补习班。我听说一对一的教授,价格是非常高的,一两个小时最便宜的是五六百块钱,贵的都得1200块钱左右。

两个小时是一对一的教学,老法师说,他的老师方东美先生,一对一给他授课,完全是义务的,一分学费都没有收过。而且老法师说:那时候我是穷学生,我都没有钱给老师送点礼物,老师就是这样给我上的哲学课。

看一看那时候的方东美老师,再看一看我们现在的老师,真是没法比。从这儿我们也看出来,方东美老师的慈悲,他慧眼识才,惜才爱才。

老法师说了这样一件事情,他不是事先给方东美先生写了一封信嘛,当见了先生以后,先生就问他,你那封信是谁代你写的?老法师说是我自己写的。

当时方东美先生特别惊讶,他说,就是现在台湾大学的学生,也写不出来这样水平的信。所以先生对老法师非常欣赏。是这样他才面对面地、一对一地给老法师讲的哲学课。

方东美先生的哲学课,最后一个单元是佛经哲学。这我们在听老法师讲经的过程当中,已经多次给我们介绍过了。

因为是佛经哲学,老法师当时很不理解。他跟老师说,佛教是宗教,是迷信,它和哲学有什么关系?

方东美先生对老法师说,你现在还年轻,你不懂。就在这个时候,方老师告诉了老法师三句话,就是这三句话,改变了老法师整个的人生命运

哪三句话呢?大家都比较熟悉。

          第一句话:释迦牟尼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
          第二句话:佛经是世界哲学的最高峰。
          第三句话:学佛是人生的最高享受。

三个最,第一个最,是“最伟大的哲学家”;第二个最,“最高峰”;第三个最,“最高享受”。就是这三句话,深深地触动了老法师,也吸引了老法师。

他老人家说,那个时候我听了这三句话,我一定要探个究竟,为什么我的老师告诉我这三句话。正因为这三句话,把老法师吸引进了佛门,可能这就是缘吧。

到今年,2018年,老法师走过了66年的学佛路。66年的学佛实践,验证了方东美先生的这三句话。

老法师对方老师感恩倍至,如果没有随方老师学习哲学,没有方老师的这三句话,可能老法师这一生与佛教无缘,与佛法无缘。

老法师非常感恩他的老师方东美先生。我想作为我们,也要深深地感恩方东美教授,因为是他,使当代出了一位大智大慧的圣僧。方东美先生功德无量!

方东美先生这三句话,影响了老法师的整个人生,改变了老法师的人生命运。

老法师在讲经的过程中,经常用方老师的这三句话教诲大众,以此坚定大众的信念。

尤其是 “学佛是人生的最高享受” ,已经成了老法师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理念。

http://www.amtb-shizihou.org/03bfqplayer/?676-3-0.s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我想在这里,我们重点学习一下老法师的这一重要理念,看看老法师这66年学佛,他究竟享受到了什么。

今天,我们的题目不是 “学佛是人生最高享受” 嘛,我们就先来说说这个题。

我们就用老法师的实践,来回答老法师的66年学佛路,究竟享受到了什么?

一,老法师享受到了长寿。

大家都知道,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老法师年轻时,妈妈找人给他算命,给他的命算定了是45岁的寿命。当时老法师自己本人也相信。

因为什么?他这个好像家族史似的,老法师的祖父是45岁过世的,他的父亲是45岁过世的,他的伯父也是45岁过世的。所以当算定老法师的寿命也是45岁的时候,他自己是非常相信的。

除了这个之外,老法师还有两个和他同龄的师兄弟,也是经过算命说45岁的寿命。这不就是师兄弟三个人,都是同龄,都是45岁的寿命。那就看着事实怎么样吧。

结果到了45岁那年,老法师的两个师兄弟,上半年先后地走了,就剩下了老法师。

到了下半年,老法师病了,老法师心里明白,他想“该我走了”。他这个时候,既不去请医,也不去治病。

他是这样想的,因为老法师,在讲经的时候是这样说的,他说,我觉得医生,他能治病,但是不能治命。既然我的寿命已经算定了是45岁,那我还去医生那里看什么病。

当时正值老法师在宣讲《楞严经》,我们很多同修知道,老法师这一生,《楞严经》他一共宣讲了七次。这是第几次宣讲老法师没有说,只是说当时他正在宣讲《楞严经》。

老法师心里想,既然是命算定了,那我就活一天讲一天《楞严经》,到时候该怎么地就怎么地。

结果就在这种情况下,老法师又继续讲经1个多月,不知不觉的,他这个病神奇地好过来了。

他没有走,现在我们都知道,老法师今年92岁,按照他这个45岁的寿命,翻了一番儿还转了个小弯儿,是不是这样?

老法师从来没有求过长寿,但是他却得到了长寿。是不是这是佛力加持?真的不可思议。

记得老法师跟大家说,甘珠活佛见到老法师跟老法师说,以前我们在一起经常议论你。

老法师说议论我什么?甘珠活佛告诉他,议论你两件事,一短命,二贫贱。现在你的命彻底地转变过来了,你不但不短命了,你变成长寿了。

这位甘珠活佛,年长净空老法师十几岁。说这话的第二年,甘珠活佛就走了。这是在讲经的过程当中,老法师曾经给我们讲过的故事。

大家都清楚,寿命对我们学佛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什么呢?《无量寿经》讲得非常清楚。只有无量寿,才有无量光,才有无量的德能,才有无量的相好,才能有无量的无量。

寿命是打头的,没有这个寿命,你后面的无量光没有,无量相好没有,无量德能也没有,是不是这样?

所以寿命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对我们学佛人来说,你没有寿命,你还怎么学佛呀。

老法师学佛讲经,改变了他的寿命,把短命变成了长寿。你说是不是人生的最高享受?还有比这个享受更高的享受吗?

如果不是学佛,45岁那年老法师是必走无疑。这是老法师享受到了长寿,第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8-8-5 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老法师享受到了富贵。

算命的第二个,不是说老法师的命里是贫贱吗?什么叫“贫”呢?“贫”就是穷;“贱”就是没有地位,不能受到人们的尊重,这叫“贫贱”。

那个时候由于战乱,老法师10岁就开始了流亡生活。他多次说,10岁开始流亡生活,用双腿走了10个省份,走到哪儿,能住多长时间,就住多长时间,住不了了,继续往前走。

你想想,一个10岁的孩子,用双腿走了10个省份,该多么的辛苦。10年的逃难生活,那种艰难困苦真是可见一斑。

作为我们现在的孩子,如果是10岁碰到这样的事情,能像老法师一样吗?那个时候只有他自己。

年轻时候的算命,除短命外,还有贫贱。就这两条,你说人生还有什么指望?恰恰是因为老法师一生学佛,这两个都改变了。

我们就说说这个贫贱。大家看看,现在的老法师既不贫也不贱。如果我说,老法师由贫贱转为了富贵,可能有同修会有误解。

老法师怎么富贵了?所谓的富贵在人们的心目中,就是有钱了、发达了。我在这里所说的富贵,不同于俗家所说的富贵。

这个“富”是指衣食无缺不用操心,衣食住行都有人照顾,我是这样解读的。“贵”呢,是受人尊重。大家看我这个解读,是不是老法师现实的状况?

这里的富贵,特别值得我们重视。因为现在的人贪心很重,富,就是说有钱越多越好、财富越多越好。这个和我这里讲老法师这个富贵,是截然不同的。

贵,现在大家都知道,很多人是贵而不乐。他的贵在什么地方?地位高有权势。但是有些地位高有权势的人,并不一定能得到大家的尊重。

如果得不到人们的尊重,他这个贵不是一个真正的贵。所以这个贵,不是指你有多么高的地位,你有多么大的权势。

这是第二个,老法师享受到了富贵。   
 楼主| 发表于 2018-8-6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个,老法师享受到了法缘殊胜。

说法狮子吼、广度诸有情。

老法师的法缘,可以说在国内、国外无人可比,找不出来第二个能像老法师的法缘这么殊胜。尤其是近二十年的网络教学,使老法师的听众可以这样说,遍及虚空法界,不可计数。

比如说,老法师现在是用网络教学,我们在香港到老法师讲经室,面对面地听师父老人家讲经,那是我们作为客人被邀请进去的。

如果平时客人比较少的时候,老法师告诉我们,他讲经堂里就他一个人,面对着录像机,没有一个听众,他的听众在哪?遍虚空法界。所以这个法缘的殊胜,听法人数真是无量无数,是不可计算出来的。

再一个,老法师所到之处,所受到的欢迎和礼遇,如果我们不亲眼所见,可能都想象不出来。

老法师去弘法的时候,他受到的欢迎是多么的热烈!那个礼遇是多么的隆重!因为我曾经跟老法师出去过两次,我是有切身感受的。不但老法师受到礼遇,连我们这些随从众都受到了礼遇。

所以这种礼遇和欢迎对我来说,是我所看到的,是空前的,是不是绝后的,这个我不敢说,但是就目前就我所经历的,老法师受到的欢迎和礼遇,是空前的。

尽管多年来,老法师受到了种种不公平待遇,但是这些都丝毫无损老法师的法缘殊胜。在我看来是一点也没有影响,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听老法师讲法近二十年,十几次见到老法师,随同老法师出国弘法,从来没有见过老法师拉一个信众。

我记得是上午还是昨天,我跟大家说了。因为师父跟我们说,告诫我们:不可以拉信众,拉信众是缺德,佛弟子不干这缺德的事情。老法师这样教诲我们,他老人家自己也是这样做的。

老法师没有拉过任何一个信众,后来老法师告诉我们:我现在用网络讲经说法,就更不存在拉信众了,我跟前一个人没有,我拉谁去呀。说到这儿,老法师都笑了。

后来老法师又说,以后如果我再讲经说法,我又想了一个好办法。

我们都问师父呀,您又有什么好办法呀?

师父说:以后光录音、不录像,让大家也看不到我的影像,我看不到信众,信众也看不到我,这不更好了吗?更不能拉信众了。所以这次录像吧,我真的想到了师父这个好主意。

我也想如果以后,我再有机会和同修们交流,是不是也可以采取这个方式,只录音不录像,我看这很好。

这是老法师第三个享受,享受到了法缘的殊胜。

 楼主| 发表于 2018-8-7 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个,老法师享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和尊重。

享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和尊重,这是第四个享受。

逆境成就了老法师的道业,这是老人家跟我们说的。他说,他的整个人生经历、学佛经历都证实了这一点,逆境成就了老人家的道业。     

当年老法师在台湾,大家都知道,老人家在韩瑛馆长的家里住了17年。有人现在就拿这个,作为一个把柄来批老法师,就是因为你是出家人,你在一个居士家里住了17年。

大家想一想,如果不是特殊的境遇,老人家怎么能在一个居士家里住了17年。

当时老法师对韩瑛馆长只有一个要求:每天我有讲经的机会,别的我什么都不要。17年老人家就是这么过来的,每天都走上讲台去讲经弘法,其他的没有任何一点要求。

就是这样,当韩瑛馆长往生之后,由于迫不得已的原因,在这里只能说,迫不得已的原因,老法师离开了台湾。如果没有这个原因,老法师是不会离开台湾的。

他离开台湾以后,去了美国,后来又去了加拿大。从此老法师开始了国外弘法的漫漫长路。也可能就是从这开始,所说的逆境,开始把老法师的道业成就了。      

去了美国和加拿大以后,机缘成熟,他去了新加坡,这个我们都知道。老法师在新加坡弘法三年多时间,后来又风云突变。前面是迫不得已的原因,这一次是风云突变,新加坡的缘尽了。

这块儿的缘尽了,另一方的缘成熟了,哪儿呢?澳洲的缘成熟了。所以老人家又从新加坡去了澳洲。

老人家到了澳洲以后,受到了澳洲政府的欢迎和礼遇,并由澳洲走向了世界、走向了联合国,这就是老法师学佛的历程。

大家想一想,一位耄耋老人为世界宗教的团结、为促进世界和平,劳苦奔波、出谋献策,把中国的智慧展现给世界、贡献给世界。

一位了不起的伟大中国老人。他不仅代表他自己,他代表中国,因为他是中国人。

他的智慧就是中国的智慧,他把中国的智慧,展现给世界、贡献给世界。所以我说,他是一位了不起的中国老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老法师享受到了健康和快乐。

老法师今年92岁高龄了,他的健康状况是令人羡慕的。

我曾经跟大家说,2014年,应该是2014年那年我去香港,师父不是锻炼身体嘛,我给他起一个名就叫拉筋运动,我也不知道他那个运动叫啥名。

当时师父连续做了10个。我看师父做的时候特轻松,师父做完了以后,我说师父哇,我也想做两个。师父说好好好,做吧,然后我就去做去了。第一个,我是费劲巴力地蹲下了。

师父笑了,说这个做的标准不够。就是不符合标准。我说我再做第二个。结果我做第二个的时候,我连这个不标准的动作,我都做不下来了,我都蹲不下去了。

我就想,老人家连续做10个,在我这看来,就嗖嗖一个、嗖嗖一个,怎么到我这这么难呢?我才想啊,你看着容易,实际上轮到你自己做真不容易。

我就觉得老人家真不简单,那么大岁数了,你看人家能做10个。我应该是比老法师小18岁,我连两个我都没做上。所以,老人家那个健康啊,真是令人很羡慕。

你很少能听说老法师,感冒了、发烧了。好像我去这么多次,就有一次碰见老法师有点淌清鼻涕。除了那一次以外,我从来没看着,说老法师哪不舒服了。所以老人家的健康状况,比我们这些个比老人家年轻多了的人,都要好得多。

出国的时候,老法师是自己推着那行李车。

可能有的时候有录像吧,因为我看见过一次录像,就是我们出国那次,老法师自己推着行李车,在前面走得比我们快得多,我们这后面的小跑着撵。

你想一个高龄老人,他的东西都不用别人替他管理,他身边没有侍者,他自己照顾自己。有时候还照顾我们。

每次我都是跟在师父身后的,师父走一段,都回头瞅一瞅。我就想,是不是师父在瞅我?跟没跟上他。

每次我都说师父,跟着呢。师父笑一笑,就继续推着车走了。

他身上有一个小包包,就是这么一系,前面有个小包包。那里都是师父的宝,我给它叫的。我说,师父,这小包包,是你的宝宝包。

师父笑了说是。它那就是各种各样的证件,什么票据呀,反正有用的东西全在他那小包包里。那个也是师父自己带,都不用帮他。

所以我们一看到过海关的时候,老人家简直可以用健步如飞来形容。我们真是一羡慕,二自叹不如。

这么多年,真的极少听说老法师有病,我所知道的就是两次。

一次是45岁那年病了,但是没有走,这是一次生病。再一次呢,现在应该是十来年了,老法师在北京生过一次病,高烧不退4天。老法师想,那一次,他就准备走了。

结果,应该怎么说呢,有人,还是怎么回事,反正那种感觉,我能体会得到,但是我说不出来。

老法师曾经跟大家讲过。就是,咱们就这么说吧,形容,后面有人问他,您还有什么没准备好的,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老法师说,没有,全放下了!

然后老法师说:“如果佛菩萨需要我,再住世几年,为众生服务,也没有妨碍。”然后声音不见了,老法师病好了。七天以后,在香港重新讲经了。

这是老法师跟我们说过的一件真人真事。而且老法师告诉我们,他那一次,他见到了五尊佛。

老法师很少说这样的事情,唯独这次他得病,若干年以后,跟我们说了这件事情。

我就记着,有毗卢遮那佛、有卢舍那佛、有释迦牟尼佛,可能有阿弥陀佛,还有一尊我忘了。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这五尊佛。

老法师说,他的病好了以后,退烧了,他第二天就回香港了。然后七天以后,他就开始正式讲经了。这就是我知道的,老法师这一生当中两次生病。

92岁的老人,没有老苦,没有病苦,这足以让我们自叹不如。我们谁能比上?

前几天,老法师在第五回讲科注的时候说了,年龄大了,老苦。我说师父这也是在给我们表演,真是给我们表演呢。

你们看,如果一个有老苦的老人,还能坐在讲台上面,对大家给大家讲经说法吗?只是老人家说,现在声音有点跟不上,底气有点不足。

我想,我现在70多岁,我都有点这个感觉,何况一个92岁高龄的老人了,这都是自然法则,是不是?

老法师是快乐的。

十几次见着老法师,他永远给你的是那种标准的笑容。我家有一张老法师的照片,就是那种标准的笑容。

你什么时候看到他,第一眼,肯定是这个笑容,让你真真实实地感到了,老人家的那种自在、那种快乐。有时候,我都觉得老人家的那种童心童趣。九十多岁的老人了,有时候像孩子一样,那种天真,真是一位可爱的老人。

当你面对面地和老人家聊天的时候,咱们只好用这个词儿,我不愿意说,听老人家开示的时候,我觉得那有点生硬。我觉得用聊天比较亲切、比较自然。

所以我们姑且就用“聊天”这个词,也可能有人又得逮着我了,你不尊重师父,你说跟师父聊天。

反正我就这么想的,我就这么说了。他让你有一种亲切感,你不知不觉当中会感到什么呢?会感受到老人传递给你的是自在和快乐。

一个是那种安定、淡然,另外给你的是自在和快乐,是足足的正能量,让你感到温馨和愉悦。

这是老法师的第五个享受,享受到了健康和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老法师享受到了辩才无碍的大智慧。

近二十年听老法师讲经说法,最突出的感受是:这个老人太了不起了,太有智慧了!真的,不是一般的有智慧,真的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这是一个装满了智慧的大脑。

我记得我有一个好朋友跟我说:素云呐,从前你老跟我叨咕老法师,我没怎么太在意。后来,偶尔地,我听了老法师讲经的片段。我突然发现,这个老人太了不起了,他咋这么有智慧呢!

我这个好朋友是教过高中物理的,他说他怎么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呢?不管讲到哪儿,都那么顺畅。我说你才知道啊!

我听二十多年老法师讲经说法了。你不曾经问过我吗,老法师什么地方这么吸引你?他有什么魅力?我说你现在体会到的就是魅力。

他说我服了,这回我服了。我说你服人、服别人的时候不是太多,你服我老师了,我挺高兴的。真的是应了“般若无知,无所不知”的那句话。老法师辩才无碍,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们知不知道,老法师讲经说法从来没有讲稿。你看我现在,我面对大家作心得交流,我现在有草稿、有稿子。我做不到师父那样,我没有师父的能力。

师父讲经说法,从来没有讲稿。你们看他前面立着那个,那是经,经典。给它放大了,字放大了,那不是老法师的讲稿。

师父老人家是出口成章。你仔细听听老法师讲经说法,他所说出来的每一句话,不用修改,你把它记录下来,就是一篇精美绝伦的文章。

你们仔细琢磨琢磨,如果你们以前没注意,从现在开始你注意一下。第五回讲科注,这个比较简短,一个小时时间,你们注意听。

你将来再看那个文档,老法师说一句是一句,说一句是一句,把老法师说的话记录下来,就是一篇精美绝伦的文章。谁人可比!92岁了,这是真功夫。

有人说,老法师不懂法,不懂佛法。真是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看老法师的《学佛答问》,问题是五花八门。

我知道那个《学佛答问》,你是没有工夫准备的,不是事先把题目给你,你回去好好准备准备,然后第二天大家再来问,老师再来答,不是这样的。

就连我这笨嘴拙腮的都没有准备时间,上台了,一摞子问题当场递给你,就挨着个儿答吧,就是这样的。你看我答的时候,磕磕巴巴的,语无伦次。

老法师可不是像我这样,你们注意观察没有?你们有的同修是不有误会?是不是事先都给老法师了,老法师都准备了,然后这么答的。没有。你看那么多学佛答问,一大本一大本的,你翻翻看看,那就是精美绝伦的文章。

我有时候很愿意看老法师《学佛答问》,自己从中学点东西,武装武装自己,下次在我给大家答问的时候,尽可能答得圆满一些。

老法师的回答,可以用这么一个词来形容——天衣无缝。你找不出来一点毛病,天衣无缝。第二个词——绝妙。

老法师的《学佛答问》,我就用这两个词来形容,一天衣无缝,二绝妙。

这是第六个方面,老法师享受到了辩才无碍的大智慧。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老法师享受到了一生由佛菩萨来安排,不用自己操一点心。

老法师曾经多次说过,他的一生不是他自己安排的,是诸佛菩萨给安排的。

他说,顺境是佛菩萨安排的;逆境也是佛菩萨安排的。所以老法师顺境逆境全都能坦然面对。

现在的现状是不是这样?你看看,全对上号了。因为老法师知道,顺境是佛菩萨给我安排的;逆境也是佛菩萨给我安排的。

所以顺境逆境全都坦然面对,绝不怨天尤人,全心全力为众生服务,时时处处行住坐卧都在定中。因为他都坦然面对了,他能不在定中吗?

有一次,好像遇到一个什么问题,也是在香港,我们用餐过后聊天的时候,好像刁居士说了一句什么。因为什么问题引起的,我想不起来了,好像是关于定和不定的问题。

我说师父时时在定中。师父笑了,大家也都哈哈笑了。刁居士说那我理解错了。我忘了是一件什么事了。

就是行住坐卧、言谈举止,你就能感受到师父的那种淡定,真是在定中。

过去他曾经说过,在章嘉大师面前,你就是坐在他身旁,不用说话,你都能享受到他那种定力,给你带来的顺畅。

你的心如果是乱的,你坐在老师的身边,你的心立刻就清静下来,也真是这样的。

我的感受就是,坐在师父身边,我也不知道问师父什么,但是我就感觉到那种清静、那种清凉、那种温馨,你就觉得心里特别踏实。“如如不动”这个词,用在老法师身上,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老法师经常告诫我们,要把自己交给佛菩萨安排。

师父说你一个人有多大本事?佛菩萨的本事大着呢!你自己如果安排你自己的事,佛菩萨就不管你。你不是自己能安排吗?那你就自己安排去吧。

如果你把自己交给佛菩萨,你什么事都不用操心了,你的一切事,都是佛菩萨给你安排了。

说实在的,最先听师父这么说的时候,不是太理解的。佛菩萨能给我安排事情?后来我就想,试一试。还是有点试验的性质吧。

我就把自己交给阿弥陀佛了。因为我做什么事,只要我做了,我就心诚。我真的把我自己交给阿弥陀佛了。

事实证明,我后面所有的事情,全都是佛菩萨给我安排的,我一点也不用操心了,我尝到了甜头。
 
 

我后来跟我儿子说,我说儿子呀,妈把自己交给阿弥陀佛了,阿弥陀佛什么事都给我安排挺好。我说妈把你也交出去了,也交给阿弥陀佛了。我儿子慢悠悠地说了一句,交吧,挺好的。

所以,我现在把我儿子也交出去了,逐渐我把全家的家亲眷属,全交出去了,阿弥陀佛全都为我办了。

我就全心全力为众生服务了,这就是我的活,这多好!我觉得特别的自在。

师父顺境逆境都能坦然面对,那我现在把自己交给阿弥陀佛了,我也能做到,顺境逆境我也坦然面对。

可以说,不管遇到什么风浪,我现在做不到“如如不动”,但是动的次数少了,动的幅度轻了,我也在进步。

前两天交流我跟大家说,我现在就那两件事需要我办的,如果再加上我自己,那一共就三件事吧。

一,我一定要今生成就,这是必不可少的。1月4日师父和我通电话,还再三嘱咐我这个事。那两件事,我这两天说了好几次,我就不重复了。

我余生就这么三件事了,其他事和我都一点关系没有了。你说我能不潇洒,能不自在吗?老实念佛,求生净土,亲近阿弥陀佛。

那天通电话,师父说还有一个意思,告诉我,“既要独善其身,又要兼善天下。”我觉得这两句话,我第一次听说是我第一次去香港,第一次在师父的讲经堂里听师父说的。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一天,我也和师父斜对着面对面坐,师父就说,独善其身,兼善天下。说这两句话的时候,师父是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反正我就知道师父看了我两眼。

为什么这两句话我记得这么深刻?因为我没听懂。

师父瞅我,我就想,这是师父对我说的,回去我赶快查词典、查字典,琢磨这两句话啥意思。后来我查明白了,我知道什么意思了。

这七八年来,就这两句话,我一直牢牢地记在心中,这就是师父对我的嘱托。你不但要成就自己,你还要度众生,这就是师父给我的任务。

我现在全心全力,在做这几件事情。请诸位同修给予监督与支持 。

以上我是从七个方面,谈了老法师“学佛是人生最高享受”的几个具体事例。

这一个理念在老法师身上的具体体现,这是我个人的一些粗浅的体会。以我的能力和水平,也只能谈到这种程度了。

老人家66年的学佛经历和感受,不是我一个凡夫所能理解得了的。因为我没有那个境界,你到不了那个境界,你就理解不到那么个高度。

我只是尽我的微薄之力,做一点不成熟的解读工作,供同修们参考和借鉴。

我就从这七个方面说明“学佛是人生的最高享受”,这是在老法师身上的具体体现。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同修可能会问,刘老师,你学佛二十多年,“学佛是人生的最高享受”这个理念在你身上有什么样的体现?

回答这个问题,我是这样想的,那我就单刀直入,也别拐弯,也别抹角。

我的回答是,二十多年学佛,我究竟享受到了什么?

第一,我享受到了生命的美好。

看过我光碟的同修们都知道,2000年是我生命的转折点,那一年我患了不治之症,被医生宣判随时面临死亡。之所以说是不治之症,是因为这种病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发生的。

既然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发生的,那就拿不出来治疗的办法,所以说它是不治之症。这是一个。

再一个,就是因为我药物过敏,没有办法用药。所以确实2000年,应该是1999年开始,到2000年后面的两三年,我是得了这个不治之症。

因为当时医生已经公开地跟我直接说了,说我随时面临死亡,所以那时候,我也做好了思想准备。因为没有退路,也没有出路,你就坦然面对吧。

这种病到目前为止,仍然是没有找出来它发作的原因。

大家记不记得,50年代,那时候我还很小。那时候,人要得了肺结核,那就是不治之症。因为不知道它是怎么发生的。

后来,这个难关被攻破了,知道了这肺结核它是怎么产生的,然后就找到了对治的办法。所以肺结核后来就不是什么不治之症了,就不是那么太可怕了。

而我得的这种病,到目前为止,仍然是不知道它发生的原因,找不到治疗它的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能维持几年,那已经很不错了。

像我这样,因为心态好,不怕死,从2000年算起,到现在又活了18年了,这个可能应该算奇迹了。

还有一个,我知道的另外的一个人,就是我得病的那一年,有人给我联系的,说某某某跟你是一样病,你跟他交流交流,看看他是怎么治的。

那个时候,我家里人也是为我寻求治疗的地方和办法。那个人我记得是伊春的,好像也是一个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后来他调到外地去了。

我俩通了一次电话,他告诉我,我俩通电话那年他是56岁,他说他28岁得的这种病。他说我现在维持了28年,在咱们国家应该算奇迹了。

他那个时候维持了28年。后来又维持了多少年我不知道,因为再没有联系。我到目前为止,是维持了18年,也应该算一个不小的奇迹了。

主治医生没有办法给我下药,因为下什么药我都过敏。他说老太太,你这个过敏是我从来没见过的,你这么个过敏法是要死人的,那样我们是医疗事故。

怎么办?我说我不给你出难题,你说我又不能吃药,又不能打针,我搁你这医院住着,让教授们这么为难,那我就出院了,我自己回家治去了。

所以我那一次是住了57天院,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出院回家了。

那你说我回家,我自己有什么办法治?没有啊,我又不懂医学,是不是?我之所以这么说,我是不想给医生出难题,就是这样的。也可能是命不该绝,我出院以后,没死。

那一年我就得到了一本书,这本书就是《无量寿经》会集本。

2000年那一年,是我出院之后,得到了这本《无量寿经》会集本。后来又得到了一套光碟,就是老法师讲《无量寿经》的光碟。

我前面说过几次了,台湾讲的那一版本。如果是我光有《无量寿经》会集本,没有这套光碟,那会集本我未必能去看,这实事求是地说。

因为我是先看这光碟,一看光碟,老法师讲的就是《无量寿经》会集本,所以我才去看的《无量寿经》会集本,它是这么个顺序。

从那以后,我就以书为友,以碟为伴,度过了漫漫难熬的长夜。

说来奇怪,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病真是在不知不觉中就好过来了,是不治而愈的。这是事实,真的是不治而愈的。

那怎么好的?我只能这样告诉大家,听经听好的,念佛念好的。这是具体的真实情况,我不能编瞎话,就得照本实发。那信不信就由你了。

你这么重的绝症病,你没有经过治疗,你就好到现在这种程度?这就是真的。

就像当年我们哈尔滨,有的居士看了我那张光碟,问另一个居士,这个人是真的吗?就是现在面对大家讲话的这个人,是不是那个真的刘素云,还是别人扮演的?那个同修上我家,跟我说这个事的时候,我就笑了,我说,你把那个同修领来看看,对上号、对不上号,这样他不就信了嘛。

我在这里跟大家这么说,有人不相信,我认为是很正常现象,如果别人跟我说这件事,我可能也有怀疑。

这么重的病,都要死了,怎么就没有经过治疗就好过来了呢?但是确实是,真的是这样。

如果2000年那一年,我没有遇到《无量寿经》会集本和光碟,让我活过来,好像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我真的活过来了。

所以我说,我第一个享受,是享受到了生命的美好,感受到了生命的价值。

你看,我活过来了,我还可以为众生们服务了,我可以为同修们服务了,我感受到了生命的价值。这是我第一个享受。

 楼主| 发表于 2018-8-12 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我享受到了生活的乐趣。

生病的前几年,我精神高度压抑。那个时候,诸事不顺,深深地感到生活的黯淡无光,这也可能是我得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大家想,一个人长期地精神高度压抑,不可能不生病。所以我那个病,我仔细琢磨琢磨,不是说爆发了,当时立马就得这个病了,它是经过了最起码是五六年的沉淀积累起来的。

1999年到2000年,只不过是这个病的总爆发而已。因为我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我找不到答案,所以我就生活在痛苦的深渊当中。

我想找个歇歇的港湾,但是我找不到。到哪我都是紧绷绷的,精神这根弦永远是绷着的。绷断了,爆发了那场病。

因为高度的紧张,得不到舒缓,所以就觉得心累。我说,人身体累没关系,但是当你要感到心累的时候,那离你病倒就不远了。

因为我听经听明白了,老法师讲的《无量寿经》,我从那里找到了答案。

第一个答案就是,人生为什么这么苦。然后一个一个答案,我心里的若干个为什么,都在听经的过程当中找到了答案。

你说我能不喜欢这《无量寿经》会集本吗?我能不感恩净空老法师吗?

我怎么转变的呢?通过听经我明白,遇到事情要反省自己,不要去省察别人。不是眼睛盯着别人,找别人的毛病。

如果你看别人谁都不顺眼,你永远转不过来这个弯儿。只有你反观内照,你找自己的毛病,你问题就解决了。

我按照老法师这个教导,我真这么做了,真解决问题了。所以我的心一下子就敞亮了,我就从那个痛苦的深渊中跳了出来。

六祖慧能大师说,“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真的是这样,是你心里有物,你才有尘埃;你心里无一物,什么尘埃你都沾不上。

这是我第二个享受,享受到了生活的乐趣。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享受到了灵性的提高。

人,生在这个世间,最重要的一件大事,就是要懂得在这一生中把自己的灵性不断地向上提升,提升得越快、越高越好。

灵性的提升,是非常重要的。学佛二十多年,我觉得自己灵性在不断地提高。

前一段时间感觉不是太明显,最近这六七年,尤其最近这三四年,我感觉到在灵性的提高方面,我自己感到比较明显、比较突出。

从哪些个地方可以看出来呢?那不说事实,可能有人还是不相信。

怎么证明你灵性提高了?有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我遇到事情比较沉稳了。

我跟大家说过,我是一个脾气非常暴躁的人,性格非常刚烈,那也是宁折不弯的手。现在我遇到事情比较沉稳了,不像以前遇到什么事情急三火四的。

比如说,过去我家养了两只猫。一只猫叫“黑黑”,一只猫叫“虎虎”,俩猫是一窝的。就是那种一个黄眼睛,一个绿眼睛的那种长毛猫,非常可爱。在我家生活了7年,前后相差108天,两只猫都往生了。

可能有同修笑我,老师呀,你家猫走了也是往生了?是,我都是这样叫的。

我认为它们确实真的往生了。因为它们走的时候,我明明知道它们要走了、留不住了,而且我知道它们是去好地方了,但是我还是特别难过。

这两只猫走的时候,当我送它们的时候,那简直给我哭得一塌糊涂。我那个时候就定不住,就是知道它们去好地方了,不行,我也舍不得。

现在进步到哪呢?我还得举个例子。

比如说,我家刘悠秘。这次我不是给它带来,也到这个道场来了嘛。它来了以后,简直像个小霸王。

这面当时是四只狗,四只狗的名字都很好,一个大狗叫“大悟”,还有一个叫“妙音”,还有一个叫“一真”,还有一个叫“觉觉”,都是佛家的名字,多么可爱的四只狗。

结果我家刘悠秘来了以后,它就霸王,不管大狗、小狗,都得归它管。

后来这个“黑黑”就开始反抗了。一开始刘悠秘咬黑黑,黑黑总是躲避。后来给人可能咬急眼了,这黑黑开始反抗了,一下子就给刘悠秘咬成重伤了。

第一次,一条前腿、一条后腿鲜血淋漓的,然后它就钻到床底下的一个犄角旮旯也不出来、也不吃饭、也不喝水、也不上厕所,特别可怜,那种小眼神。

从床外面你想把它拽出来,你也不敢拽它,因为两个腿都是伤,那就搁那里待着吧。

虽然我心里看着它挺心疼,但是这次我没像黑黑、虎虎那么难过。它好了以后,它没记性,它还去挑衅去,不听话,结果黑黑又第二次把它咬伤了。

这回我说刘悠秘,你这是自作自受哇,人家都躲着你,你还往人身上冲。结果后来黑黑就被关禁闭了,圈到笼子里了。

我一看这不公平,是不是?错在刘悠秘,把黑黑圈在笼子里。

我就过去了,我两次跟黑黑道歉。我说,黑黑呀,对不起,都是刘悠秘惹的祸,让你圈到笼子里了,我给你赔礼道歉。

我说,它向你挑衅不对,但是黑黑呀,咱们不都是要做佛弟子吗?那佛弟子咬人也不对吧?我说,你咬刘悠秘也不对,咱们也要检查自己的错误,以后好好和睦相处,好不好?

我就觉得狗都有一种灵性,它瞪着眼睛瞅着我一动不动,然后那眼睛就像流下了泪水。所以就让我特别心疼这个黑黑。

结果呢?最后还是把这个黑黑送到别的地方去了,他们瞒着我送走的。我知道以后,我也挺难过。

你说,刘悠秘错在先,把黑黑送走了。我说干脆把刘悠秘送走,它太霸道了,是不是?

所以就从这件事,如果刘悠秘两次受伤这件事,要放在四五年前,那我得嚎啕大哭,心疼啊。

但是这次我没有,我还得让刘悠秘反思反思它错在什么地方。

这是一个,遇到事比较沉稳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接受各种各样的考试,过关比以前快了。

以前要遇到考试题,虽然基本上都能够过关,但是过得慢,有的十天半月可能都过不去,甚至更长一点时间。

比如说,去年4月份去香港之前,我跟大家说我病了。为什么病了?就是遇到考试题了,没通过。没通过什么表现呢?发怒了、发火了,结果一下子我就病倒了。

半年之内基本上没调整过来,就最近我才觉得好像调整过来了。我来的时候,我连三楼都上不去。就是因为发火了、发怒了,吃了这次大亏,病了小半年。

所以说,这次考试没通过、没过关,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现在这一段时间,外面再怎么精彩,动不了我的心了,我觉得我进步了。所以我说,接受各种考试、过关的速度比以前快了。

我想,这是不是就是因为,一个小灯泡亮了,我悟到了一点什么,又一个小灯泡亮了,我又悟到了点什么。是不是就这么一个小悟、一个小悟积累起来,现在就让我能做到心里比较踏实了?

这几年烦恼明显地少了。不是没有烦恼,是烦恼明显地少了。烦恼少了,自然智慧就长了,它是相辅相成的。

为什么有烦恼?我仔细反思,还是没有离开那个“我”字。遇到事情,一想到这个顺我心,那个不顺我意,等等、等等,总跳不出“我”那个小圈子,这就是烦恼的发源地。

“我”就是烦恼的发源地,如果你把这个“我”的问题解决了,你这个烦恼会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生活就是个大熔炉。在这个大熔炉里,要么你百炼成钢,要么你就炼成一堆废渣,就这么两个方面。

这是我第三个享受。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享受到了爱戴与尊重。

这些年,尤其是最近几年,我深深感受到国内外的同修们对我的爱戴和尊重。这种爱戴和尊重是真诚的,令我十分感动,也深感惭愧。

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退休的老太太,我有何德何能,让这么多的同修关心我、爱戴我?

我受到同修们的尊重和爱戴,我不敢生一点点贡高我慢之心。我时时刻刻警惕自己,一定要低调做人、低调做事。

这种尊敬和爱戴,只能是让我更好地为众生服务,全心全力做好阿弥陀佛交给我的两件事情,以报佛恩,报众生恩。

由于同修们对我的爱戴与尊重,使我的法缘非常殊胜。

我一再跟大家说,我说,老太太人缘好,法缘也好。这不是我吹牛,我内心的感受就是这样的。不是我有什么本事,是同修们对我的护持和帮助。

过去做了几个视频机,做了几个音频机,还有随身听的小念佛机,给同修们提供了很多方便,听说同修们都非常喜欢。

尤其是最近的两本《偈颂选》,也受到了同修们的欢迎,这我也很开心。

我真诚地感恩爱戴我尊重我的同修们,是你们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价值。

我觉得我又多活了这么18年,到现在,值得!因为我有能力,有这种信心和爱心,为同修们做好服务工作。

在这里,我也真诚地感恩那些批评我、排斥我、谩骂我的仁者们,是你们让我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宽容,学会了理智。感恩你们帮助我消除了多生多劫的业障,助我成佛。

我今生一定修行成佛。我成佛后,一定度你们个个成佛。不管你们在哪一道,我一定要度你们成佛,绝无戏言。为什么?因为我们是一体。


 楼主| 发表于 2018-8-16 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我享受到了佛力加持的不可思议。

一说到佛力加持,肯定就涉及到有同修说我神通。就是怎么说,我也得如实跟大家说,佛力加持就是佛力加持,我的感受是真实的。

只能举几个例子跟大家说,我那个佛力加持,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有同修说我是神通,我那通也太多了、太大了。但是我自己心里有底,我从来没有追求过神通。应该这么说吧,我也不是喜欢神通的那种人。从1991年开始,就陆陆续续地有这方面的感觉,那不是我求来的。

什么是佛力加持呢?我有什么感觉,我给大家举几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在我痛不欲生的艰难的时候,是佛菩萨的点化让我活下来的。

2000年前后,是我人生最艰难最困难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确实想一死了之。我觉得一死,一了百了。

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个境界,你看那时候,2000年,还没有读《无量寿经》,还没有听《无量寿经》。

那时候,我每天早晨是四个小时磕头。我跟大家说过,四个小时磕头,我能哭四个小时。

然后早晨我要是先出去绕佛,我是3点钟出去绕佛。东北的冬天,3点钟,天还是黑的。我一个人走在黑洞洞的街上,我要到省图(省图书馆)那边去绕佛。

我走到黑洞洞的街上的时候,淌下眼泪甚至都要结冰,就到这种程度。

有一天,我真是没听到声音,我也没看到什么景象,我就是心里知道,就是四句话,怎么说的呢?

                                                                 娇儿莫哭
                                                                 好好修行
                                                                 待儿回家
                                                                 父接儿行

那个“待”是等待的待。我当时一愣,我左右一看,黑洞洞的街道就我一个人在走,周围没有任何人。这话是从哪来的?

但是这四句话我记住了,我绕完佛回来以后,赶快把这四句话记下来了。

我自己坐那看,“娇儿莫哭”。谁能这样称呼我?只有自己的爸爸妈妈,是不是?那时候我真是还想不到是佛菩萨。

然后第二句:“好好修行”。念到这一句的时候,谁能这样嘱咐我?只有佛菩萨。

                       第一句,我想到了爸爸妈妈。

                       第二句,我想到了佛菩萨。

                       第三句:“待儿回家”。

                       第四句:“父接儿行”。

谁是你的慈父?最后我落实到“阿弥陀佛”。所以就是这四句话,救了我命。

如果不是那样,在那段时间里,我那么高度郁闷,高度紧张的情况下,我很可能走短路。但是就四句话,把我命救回来了,我从此以后再不哭了,我再也不想死了,真是这样。

你说这是不是佛力加持?这是神通吗?这是第一个例子。

 楼主| 发表于 2018-8-17 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个例子,我姐姐往生前后,那种佛力加持真是妙不可言,不可思议。

我昨天跟大家说了,虽然因为姐姐往生,很多人发难,在网上说这个说那个。

我一直是信念坚定,因为我是从始至终跟下来的。姐姐大我4岁,我们一起长大,我知道姐姐的脾气秉性。

姐姐往生的准确日期,姐姐自己知道,没告诉我。这个日期我知道,我没告诉姐姐,我俩没有做过任何交流。

是她往生前的两小时,我把这小纸条给姐姐看的。那就是我俩也是第一次交流,也是最后一次交流。两个小时以后,姐姐就走了。

我就想,你说这个时间,它不可能是我姐编出来的,也不可能是我编出来的。我们两个如果是编,怎么能编成个一模一样的呢?这是一。

第二,如果是我俩编的,它怎么就百分之百兑现了呢?你这个怎么解释?所以我说,就这个,我说是佛力加持不可思议,那绝对是准确的。

你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骂我,我都坚定不移相信这就是佛力加持。

第三,我姐往生障碍很大。事先我知道,告诉我,姐姐往生障碍很大。但是给我几个字呢?告诉我八个字。是这么说的,“以静制动,退则是进”。

我觉得这个八个字是给我垫底的。因为知道我脾气暴躁,如果我姐姐往生有人障碍她,那我会跟他们玩命的,所以先给我这八个字。

那你说这八字谁给我的?不是某一个人跟我说的,就是那种感觉,没听着声,没见着影,我就心里知道,就是这种感觉。

如果你要说是神通,那我说可能这就是神通。我说是感应道交。用词不一样。

后面还告诉我一句话,这八个字之后,还告诉我一句话,韦驮菩萨亲自护法,掀不起大浪,翻不了船。”

你说这句话,和前面的那八个字加起来,是不是我的定心丸?

所以那次,当现实摆在面前的时候,我就是不慌不忙、稳稳当当的,我姐姐顺利往生了,你说不是佛力加持?就我这个暴躁脾气能办到吗?办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8-18 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个例子,我胳膊受伤。

受伤得都很奇怪。我去遛刘悠秘,它在草坪上玩,我在那小甬道上站着。

我没有动,不是我走,什么东西把我绊倒了摔的,不是!

我就在原地站着。就好像是谁提着我两个肩,给我转了一个个儿,然后墩下去了。

我这个右胳膊,当时就耷拉下去了。我拿左手把它一提溜,我就听那骨头有声音,我就知道,糟了!肯定是胳膊摔断了。我就提溜着手回家的。

然后到医院去治,人家医院一看不单是摔断了,是把肱骨的远端摔碎了。

当时说,下午做紧急手术,趁着没肿。结果一问,我得过红斑狼疮病,人家大夫就不敢给我做手术了。

第二,听说我药物过敏,大夫更不敢做了。这么大的手术不用药怎么做?止痛的、消肿的、消炎的、接骨的,这四种药是必备的,一个不能用。

那怎么做?所以我就四天四夜,人家大夫就没理我,连查房都没查房。

我就坐在医院的床上,抱着胳膊,阿弥陀佛!四天就是这样过来的。

后来,不知道人医生怎么研究的,决定给我做。但是,人家说了,老太太你麻药过不过敏?我说不知道。

他说,那就得试试,如果麻药要过敏,那就没得做了。就这样进的手术室,然后就把这个手术做下来了。

你们想一想,缝了29针,这么大的一个接骨手术,没有用任何药,麻药打的一点点,做试验,看过不过敏。

结果就那点麻药,我把2个小时27分钟的手术,整个做完了。医生感到惊讶,感到这老太太是奇人。

所以现在我那个病例,大概在他们医院都成了特殊的一个病例了,都是研究的对象了。做前没用药,手术后也没用药,到今年的6月7日,胳膊受伤整5年整。

从摔的那一刻起到现在快5年了,从来没有疼过。你们说神奇不神奇?

我以为都这样呢。后来,人家大夫都笑我。

我问大夫,我什么时候疼?那小大夫说,那老太太你没疼过呀?我说没疼啊,那是手术的第4天。

他说前3天是最疼的。我说没疼呢?他笑了,他说,老太太,过期作废了,你不疼了。

所以就一直到现在,快五年了,我就从来没疼过。就现在,我右胳膊为什么伸不直,为什么我不能磕头?就是没有支撑力,三块钢板还在胳膊里固定着呢。

很多人劝我把钢板拿出去吧,我说太费劲了,给医生添乱,不能用药啊,人医生担心。我说这就搁里吧。

我跟同修开玩笑,我说你们不都喜欢什么舍利子嘛,将来我往生的时候,这三颗大舍利子给你们,谁愿意要谁拿去。

这是开玩笑的话,就在这里待着呗。所以我说,在我身上发生的,你说是神通也好,还是佛力加持也好,它就是现实。

 楼主| 发表于 2018-8-18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这个例子我都考虑我说不说,一说有的佛友又担心。去年(2017年)的9月16日,我已经过来了,我不是6月20日过来嘛。

9月16日晚上,我又一次摔伤了。从床上掉下去了,把鼻梁这个地方,你们现在注意看有一个横印儿。

这次我跟大家交流的时候,我就想戴个眼镜把它掩盖起来,我怕大家又为我担心。就把这个鼻梁子磕了一个大口子,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大一个口子,出了那么多的血。

另外,把这个眼皮磕了两个口子。你们想想,那么大的力量,能把这个磕一个大口子,眼皮上磕两个口子。

你想,这眼皮是软的,里面是眼珠啊!你看,这个力量那么大呢,鼻梁骨没磕折。这个力量那么大呢,眼皮磕破,眼珠没受伤害!

你奇不奇怪?然后这个眼睛整个就变成“熊猫眼”,我给起的名。

第二天,他们就不让我下楼吃饭了。说老师呀,你就搁楼上,我给你送饭。好像给我送了一顿,我说干嘛要送饭呀?还得下去和大家一起吃。

他们说,那你看这眼睛黑乎乎的。我说你们要是美容,还得上美容院。你说我这自己画了一个熊猫眼,不用上美容院。

他们说,老师这时候你还开玩笑呢?我说有啥不能开玩笑,摔了就是摔了。

因为我知道这次为什么摔,我什么事情做错了,我做大了,我知道。告诉我几个字 “代众生苦”,那我心里就有底了,那就理所当然,我苦众生就不苦了。

那不是一件好事情吗?我这么说,可能有人理解,有人不理解。

所以我说,有些话该怎么说、不该怎么说,有什么话能说、有什么话不能说,千万不要自以为是。因为宇宙之大,浩渺无穷,好多事情我们不知道。

你都想要亲眼看见,亲耳听到,或者亲自去证,咱们现在还没有那么大能力。

所以,不知道的事情,咱们不乱说。如果确切地知道,你说,那没关系。

这是我第五个享受,享受到了佛力加持的不可思议。

最后一个,享受到了回归自性的坚定信念。

这个我不用多说,大家通过我这一段时间跟大家的交流,我想你们会体会到的。

我从学佛以来“老实念佛,求生净土,亲近阿弥陀佛” 的坚定信念,从来没有动摇过。我今生一定要做一个大觉者,回归自性。

“学佛是人生最高享受”,我的人生实践、学佛实践已经得到了证明。我坚定不移地相信这句话是真理,我一定继续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今天的心得交流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条底线|宗旨|使用指南|小黑屋|积分|勋章|手机版|佛教网 ( 粤ICP备14037222号-9

GMT+8, 2018-10-19 19:28

南无阿弥陀佛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