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作指南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佛教网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80|回复: 1

幻网--1徒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7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佛友,享用更多功能,实修路上我们携手并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击注册

x
徒劳
经过一天的艰难行程,三丹终于累了,终于想要休息了。
他找了个还算隐蔽的山洞,燃起了一堆篝火,然后把背包打开,拿出干粮,坐在洞口面向师父驻锡的方向开始吃了起来。
今晚的夜空很晴朗,面对着闪烁的繁星,三丹仿佛忘记了一天的劳顿,嘴里吃的干粮也似乎分外的香甜。
“师父啊,您在干吗呢?手拿着念珠又在念经吧?哈,估计又在给人加持呢。。。您太辛苦了。。。”
一阵倦意袭来,于是三丹站起身,走到洞里,弄好铺盖,倒身而卧。

(一)

篝火已剩余烬,红亮地闪烁着,看着就感觉很温暖。
睡了多久了啊,自从开始这个旅程,就没睡这么塌实。哎?远处角落里好象有个轮廓,一个盘膝而坐的轮廓。怎么象是师父?想把火弄亮些,手边却摸不到干柴了,‘师父,是您么?’‘您怎么来了哈,想我了么?’越走离那轮廓越近了,看着真是师父。‘弟子给您顶礼。。。’这里怎么这么黑啊。‘师父您来这边啊,到火边坐,那边还暖和些。’师父怎么不说话?
啊,我真傻,哈。

忽然,洞里亮了起来。篝火已经再次燃烧,师父坐在篝火旁的大石上,冲着三丹微笑着。
“真的是您哈,您怎么来了啊。。。”三丹兴奋地大声喊了起来。
“来,坐过来,让师父看看你。”
“走这么久了累不啊?”。
我坐到了师父对面的地上,“不累。。。那肯定是假话啦,呵呵”。
“哈哈,恩。最近修法怎么样”。
“还好的啦”,师父总是这样,不出三句,肯定会问到修法的事情,想起和师父在一起的情景三丹眼睛里充满了笑意。
“我知道你时刻在想念师父啊,所以就来看看你”
“啊,您这么忙,每天的事情都很多哦,不好好休息还来看我啊,唉,师父,我一直想帮您分担些事情,可您一直总是说因缘未到,还把我支出来远行。。。”
“哈哈,傻孩子,师父这不是来了么,要是因缘未到,师父会来这里找你么?”
“啊。。。”

洞里的空气好象凝固了,师徒二人隔着篝火对坐着。

“师父,我想听您说。。。”
“你想听我说什么?”师父依然微笑着问三丹。
“我想听您讲如何驱除欲望。。。”三丹低着头小声嘟囔了一句。
“哈,好。记得这样的话题,我们原来说过很多的,也一直让你们自己清净地观察,用心观察,看来还是不能了然啊。。。”
“是的师父,我一直就是在去探察,一直在去明了,但是,好象镜子上沾染了擦拭不净的尘土。。。”
“哦?”
“是这样的,每当我认为已经找到祛除遮蔽在本来之上的污垢的时候,就象我擦拭一面沾满灰尘的镜子,似乎马上就擦拭洁净,就可以看到本来面目了,但是,每次都是徒劳。”
“怎么是徒劳呢?”
“每当我自觉已经擦净,仔细观看的时候,镜子却依然沾满了灰尘,连相似都变得模糊了。。。”
“哈哈。。。”师父大笑起来,“傻孩子,纸上画的饼并不能填饱肚子,脏水也洗不净身上的泥垢。”
“是的师父,所以请您再给愚蠢的我讲一讲。。。”三丹全身伏在地上,用头触碰着师父的脚。
“起来,坐好,我给你讲欲望。”

微风和暖化坚冰   摧生嫩芽百鸟翔   这是春天的欲望
烈日照耀惠万物   草木牲畜竞生长   这是夏天的欲望
凉风送爽净云天   众类长成收获忙   这是秋天的欲望
霜雪遍掩地与川   休养生息得安享   这是冬天的欲望
虚渺无边覆无际   日月交辉放光芒   这是天空的欲望
承载万物坚忍住   山川河海育四方   这是大地的欲望
健康安乐得寿长   孝顺和睦成栋梁   这是父母的欲望
知心体贴两相悦   忠贞不渝共远航   这是爱人的欲望
。。。
“等等师父。。。”三丹轻声对师父说,“您说的这些都是—欲。。望。。。?”
“是啊,你认为这些不是欲望是什么?”师父依然微笑着说。
“师父,我认为这些可以算是庄严”,三丹小声说:

微风和暖化坚冰   摧生嫩芽百鸟翔   这是春天的庄严
烈日照耀惠万物   草木牲畜竞生长   这是夏天的庄严
凉风送爽净云天   众类长成收获忙   这是秋天的庄严
霜雪遍掩地与川   休养生息得安享   这是冬天的庄严
虚渺无边覆无际   日月交辉放光芒   这是天空的庄严
承载万物坚忍住   山川河海育四方   这是大地的庄严
健康安乐得寿长   孝顺和睦成栋梁   这是父母的庄严
知心体贴两相悦   忠贞不渝共远航   这是爱人的庄严
。。。
“那我问你,这些庄严来自何处?”
“来自我们对于这些事物本质的认识与觉知,认识并觉知到这些是清净本体自然显现的东西,是因缘和合生发而成的流露,所以称之为庄严”
“好,那这么说,这些既然你认为是清净自显的,那你讲讲这些所谓清净自显的东西,本质为何?”
“本质就是大悲周遍。。。”
“哦,你认为你说的这些庄严的本质就是大悲周遍,那这些所显现出来的庄严有没有能依所依?”
“。。。有的师父,因为因缘和合的显现,也就有了因缘和合的能依所依。。。”
“而且,因为因缘和合,还产生出自相差别,同相无别的造作妄想。。。”
“你啊,因缘和合,本身就是显现,针对因缘和合的妄想是因为习气等的作用,渐次衍生出的造作区分。。。”
“是的,师父。。。”
“我来问你,既然这些显现是因缘和合有能依所依,这些显现的本质是大悲周遍,那这个本质的大悲周遍如何在‘你与我对话’这个因缘和合的显现中的安立?”
“这。。。这个安立恐怕来源于根本抉择出的本体与显现的同一性。。。”
啪!
师父不知用什么在三丹头顶重击了一下。
“越说越乱了,恐怕都出来了。既然说了因缘和合,怎么又翻回头去说起了本体与显现的同一?难道这二者是分别安立的么?难道是为异不为一的么?”
“我和你说啊,诸法如果本体有生,就是非因缘和合而成,非因成而聚,非缘离而散,因此只是因缘和合生。法非自生,非他生, 非任意主体生、客体生,惟是因缘和合生,惟是心意意识生。既然有生当即有灭,倏忽变化,如梦如幻。 因合为聚,缘离为散 。如此相续不断,幻网如织。众生迷惑于此,认为生灭为常为无常,认为离生灭为常为无常;如此求取不断,如此能所不绝,自困于心意意识,以至于相续绵延,虽穷以追溯始终、本末、相一相异等等,然最终迷乱颠倒,认贼作父。把追索分别,祛除、完善认为就是修持的过程,并应用这些全然的颠倒倒错的已缚、被缚,妄图找出个或达到个所谓的脱缚、解缚。。。”
“是,是,师父。”
“常讲世间为幻,以幻逐幻,这幻是什么?”
“是梦幻泡影,是不可得,不可取。。。”
“是相续体刹那不住!人的意识,是习气造作区分的体现,取外尘化熏习种子安于藏识,遇因缘和合迅疾又复生发流于意识造作,因此,意识为我们妄想的中枢,我们对于外境的住、随、转、着全部是来源于意识的分别造作作用,来源于诸识与意识间相互含藏、生发作用,意识灭,诸识灭,诸识灭则相续网断,遮蔽尽除,光明自显。。。”
“是是,师父,您说得对,弟子愚痴,弟子愚痴。。。您还是再给讲讲欲望吧。。。”
“欲望~欲望总是时刻幻化成最赏心悦目的样子来适合欲望的需求对象。因为,欲望是自心取自心的产物,是贪、嗔、痴表现,是执的直接作用,是习气的流露。欲望从世间表象上来看,无分好坏,正因为这个,所以,才更迷惑人,更使人不能自拔。。。”
“请您详细说说。”三丹直起身,兴奋起来。
“欲望是意识的不是?”
“是。”
“欲望是求、取的不是?”
“是。。”
“欲望是用以满足妄想的不是?”
“是。。。可是。。。”
“可是什么?”
“您刚才也说了,欲望是自心取自心的产物,是贪、嗔、痴表现,是执的直接作用,是习气的流露。。。可是要这样的话,那于世间求取贪、嗔、痴和离此而出世间的清净本寂不一样是欲望么?同样作为欲望这二者有何不同呢?这样的欲望不同样是一种因缘和合的显现么,怎么反到分别安立成世间、出世间呢?同样,这样的欲望要是无法安立成世间、出世间是不是也就依此而属于了别显现的呢?那这样的话,舍弃对世间贪著的欲望从另一个角度说,不就是出离苦海的欲望么?没了这欲望的指使,我们如何会有可能生起付诸于脱苦得乐实践的想望?”
“刚已经说了,欲望在这个世间是无分好坏的,因为这就是这个世间的显现,是藏识的异熟果。这个世间的众生习气如此,因此这个世间流传的法的形式,是以适合这个世间众生能接受的习气面目出现的。要不,这个世间的众生是无法接受的。同时,正是这个欲望,也使一分众生有认识本质,祛除颠倒的可能,因为,欲望也是种动力。。。”
“您说在修行上,欲望也是动力?”
“是的。”师父的脸这会放射出很强的光亮,“欲望看似无舵船,牵领众生在茫茫苦海里颠簸,但任何事物在这个世间都是以相对相生的面目出现的,欲望也有好的一面,进步的一面,因为有了进步的欲望存在,才能够出现进步的意识驱使并付诸实践行动。。。”
“师父。。。您等等。。”
“恩?怎么了”师父的脸这会更加灿烂了起来。
“您说,欲望也有好的一面?可我原来听您可不是这么说的。。。”
“欲望,是这个世间促使我们改变的源动力,没有了脱苦得乐的欲望驱使,我们为什么会修学佛法?还会有这个需要么?不会。没有这样的欲望,谁又会劳筋骨,饿体肤地实践与契合?不会。大乘讲自利利他,自度度人,这不也是欲望么?”
“那佛陀说过实无一人可度,实无法可说呢,是不是说的没有度与可度的欲望?师父。。。”
“什么是度?这个度在这个世间看也是欲望。。。”
“那这样说来,我们全部的修行过程,就是欲望的过程了?师父。。。”
“对的。因为本质的大悲周遍,在这个世间因缘显现出来的就是欲望,不管应用如何,建立如何,这些你不要分,这样分了又落入了习气与意识的圈套里,不要问欲望本自于执,也不要问离欲望本自于非执,这样的区分是永远达不到祛除遮蔽的目的的。。。”
“您这么说,不等于我们修法,就是依欲望起修么?”
“恩,傻孩子,终于开了点壳了”师父脸上的光芒这会已经把这个洞照得很亮了。
“可是您原来说,修,没有个能依所依的啊,有这个依然是意识的分别,依然是识的作用。那如何有起?有起即有非起,有不起,有起落,那不还是于心意意识中造作分别么?这样的造作分别,那才是欲望的作用,执持的支使啊,才是轮回,才是被缚。。。我怎么觉得您说的自相矛盾了呢?”
“和你这么说,是因为欲望的根源你不明了啊,并没有真正认识到诸法体本无生,如果认识了这个,就不会这么问了。。。”
“那我就更不明白了师父,按您这么说,诸法体既然本无生,那欲望肯定是因缘和合发生,既然是因缘和合发生,本就属于幻网相续,既然是幻网相续,那就是心意意识作用,既然是心意意识作用,就不可能脱离习气支使,脱离不了习气的支使,那是无论怎样也依然逃脱不了欲望的控制,幻网的束缚啊?”
“哈哈,,,我就是让你逃脱不了幻网的束缚!”
说话间,洞里光芒四射,师父完全淹没在光芒里。
“你不是师父,你究竟是谁?!”
“哈哈哈哈,我就是你的欲望。。。哈哈哈哈”

“魔鬼!!。。。”
猛地睁开了眼,篝火已经化成了余烬,一点红亮映在眼里。。。
“啊,是梦”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感觉到有些寒冷,我爬起身,用树枝拨了拨篝火的余烬,又加了几根树枝进去。
烟雾升腾,火苗渐渐高涨起来。我转身想继续躺下。。。哎?远处角落里好象有个轮廓,一个盘膝而坐的轮廓。怎么象是师父?想把火弄亮些,手边却摸不到干柴了,‘师父,是您么?’‘您怎么来了哈,想我了么?’越走离那轮廓越近了,看着真是师父。‘弟子给您顶礼。。。’这里怎么这么黑啊。‘师父您来这边啊,到火边坐,那边还暖和些。’师父怎么不说话?
啊,我真傻,哈。

忽然,洞里亮了起来。篝火已经再次燃烧,师父坐在篝火旁的大石上,冲着三丹微笑着。
“真的是您哈,您怎么来了啊。。。”三丹兴奋地大声喊了起来。
“来,坐过来,让师父看看你。”
。。。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6:55
二)

三丹站在这里仿佛已经很久了,因为脚下的尘土已经把他的脚埋了起来。。。
这里很亮,不是一般的亮,天空总是明亮亮的,连云都见不到,一眼望不到边的尘土,也映出发白的亮光,看不见草木,看不见人烟,只有远处恍惚间有个大城忽隐忽现着。
‘这么多日子了,就是找不出这里到底少了什么东西,真是怪。。。’四周寂静无声。
‘到底少什么呢?天上少云?不是。地上少了树木动物?不是。没有人烟?不是少这些。。。到底这里少了什么呢?’,真是烦,明明这里缺少了很重要的东西才对嘛,怎么就是找不到少什么。。。,唉,还是去那城看看吧。啊?难道我一直就这么站这里了么?怎么不见有脚印啊,难道我就没有四处走动过?。。。那我怎么来到这里的呢?远处那城怎么一直没觉得在啊,突然冒出来一样,怎么这里一切都是怪怪的。。。
三丹决定去那城看看,他自己觉得在那城里应该会找到答案。

    越是走近大城,三丹越觉得神志恍惚,但是,四周也渐渐有了生机。有了花草树木,四周也不再是灰白土黄的,随着绿色慢慢多起来,三丹的心情也开朗了许多,嘴里竟然唱起了小曲‘昏黄的烛光映照着你我,灯影晃动,随影舞动的你。。。’,昏黄的灯光。。。啊!对啊,这里没有夜晚,我来这里这么久了,这里就没有夜晚,哈哈!!我知道了,原来这里是没有夜晚的。。。哎?那不对啊,要是这里没有夜晚的话,那我是不是也就没睡过觉呢?我怎么没觉得自己睡过?难道这里连睡眠也没有?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会没有夜晚,怎么会没有睡眠,这么多天难道我都没有睡过觉?那我怎么会不觉得困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三丹从一个疑问陷入了另一个更大的疑问中。

大城很大。不是一般的大。
大城一直似乎是飘渺的,或者有云雾缭绕,到了距离大城还有 4-5 里地的时候三丹才算清晰地看见了大城的墙。说这是城墙,毕竟因为是一块块巨大的城砖叠垒而起的,刺目的光洒在城墙上,反射出一种令人心寒的亮,但又实在不能称为城墙,因为简直就是山,左右望不到头,上面望不到顶,城墙都这么巨大,那城还会小么?
三丹走到离城墙大约 1 里的时候,停下了脚步,脚下的路还是一直延伸着,一直延伸进城墙里了。。。他没有办法再继续走了,因为城墙上没有门洞,没有城门。
四周依然是寂静如初,有风吹起。
‘?一种从内至外的凉意,这风怎么好象从心里吹出来的啊。’风越来越大了,尘土弥漫,三丹已经睁不开眼睛了,站也站不稳了,不得不坐了下来,头伏在臂弯里躲避着漫天的风尘,只觉得尘土在身上慢慢地堆积,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没有了呼啸声,风停了。
‘我是不是被土埋起来了啊。’我试着动了动身体,还好,可以活动,我一边抖落着身上的尘土,一边抬起头。。。眼前徒然一亮,这亮不再是原来那刺目的白亮,而是一种欣然的明亮。‘这是哪里?’三丹站起身。巨大的城墙依然矗立在那里,但是周围不再是无边的荒凉,而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鳞次栉比的街市。
‘难道我叫那风给刮进城了?’这么想着,自己不经意地笑出声来。

我在城里街道上无目的地走着,四处乱转,已经想不起要到这城干吗来了。
忽然,身后有人喊:“尼玛。。。”,我站住了。转过身来,看见身后站着个年轻女子,我不能断定是喊谁,就问:“是你喊尼玛么?是在喊我?”。
“是的,就是喊你,难道你不叫尼玛?”面容姣好穿着得体气度尊贵的女子对我说。

‘尼玛,你看那云,象不象只蹦跳的小狗。。。’,‘尼玛,来,坐到我身边来,让我再感受一下你,我知道你明天就走了。。。’,‘尼玛,你还会回来么?还能想起我么?’,‘尼玛。。。’

“我想我没认错人吧?”
“啊,没,是我,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么?”,我忽然注意到,我看见的是两个女子在我面前,但只有这个面容姣好,穿着得体,气度尊贵的女子我可以清楚地见到,她身边的的人直觉告诉也是个女子,但是我看见的只是模糊的身影,和班驳的色彩,我虽然在地上看见了连我一起共三个影子,面前却只见到了一个人。。。

“我们想请你到我们家去做客,有些人也许你想顺便见一见。”
“不好意思,先对你的好客表示感谢,但是我并不认识象你这样的尊贵女士啊,我也想不出自己需要见谁。。。”
“咯咯。。。”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自那模糊而斑斓的女体,仿佛非常的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姐姐,你看,我和你说的没错吧。。。”
“恩妹妹,是呢,这么多年,他就没变过。。。”
“你们在说什么啊?听起来我们原来认识,但是我真的想不起在哪里认识的你。”
“这些你先别问了,跟我们走吧,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反正在这里你除了刚认识我们以外谁也不认识,也没事情可做,呵呵。”
“恩,好,我跟你去,就麻烦尊贵的女士带路吧,哈哈”,不知为什么,我只称呼一个人,在我看来,另一个并不是真实的存在。我听说要跟她(们)走,好象很塌实的样子,既没问要去什么地方,也没问到底和谁相见,只不过忽然生起了回家的感觉。

我跟随着她(们)来到了一个极大的院落前,院落里的房子就象是宫殿一般。
青石铺成的道路四通八达,一条条回廊飞檐彩画,一座座楼宇殿堂高耸辉煌。。。云霭弥漫,花草缤纷,各种鸟兽自在地漫步。。。
“这里真美”,我自言自语着。
“美么?我们怎么不觉得?”
“那是因为你没去过尘土漫天,寸草不生,荒芜人烟的地方,”
“。。。这里和你说的地方有什么不同么?”
“啊?你说什么。。。”
“啊。。。没事,来,跟我们来。”

我穿过一重又一重的院落,一座又一座的殿堂,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殿堂前。
这座殿堂比较怪异,怪异的不是殿堂的外表,而是殿堂所在的地方。我们进来的时候我没觉得,等站在这殿堂前的台阶上往四周观看的时候,却发现个问题—我们不知道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看不见边际的“院子”里,只有这巨大的殿堂,剩下的什么也看不见,头顶是空茫无边,脚下是空茫无边,四周依然是空茫无边。。。
“看什么呢啊,跟我们进来!”,这声音从殿堂里面带着回音传出来,我吓了一跳,再回头的时候,发现只我一个人站在台阶上了。
我延着台阶往上走,这时候不知怎么周围开始有了云雾,周围也渐渐的越来越亮,殿堂慢慢感觉象是漂浮在了云雾里了,整座殿堂被极其耀眼的光亮笼罩着。。。我走到了殿堂门口,两扇华丽而巨大的门自动打开了,里面好象虚无缥缈的感觉,看不清什么,只觉得清清爽爽的。我犹豫了一下,抬脚迈过了门槛。。。

三丹进了大殿,感觉眼前的一切都清晰了起来,殿里应该很多的人在讨论着什么,争吵着什么。‘我说应该,是因为声音比较嘈杂,可以形容为人声鼎沸,但是没看见人,就是感觉人很多’。殿里很宽敞,也很明亮,并没看到什么家具和陈设,四周都是古典建筑的样式,很绚丽和华贵,依然有云霭缭绕。
“这里你还记得不?”
“不,我不记得自己来过这地方啊。。。”
“唉。。。”银铃般的叹息声在殿堂里回荡了起来。
三丹一个人呆呆地站在殿堂门里,侧耳倾听着。

我大约记得自己是从殿堂的南门进来的(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是从南门进来的)。等到发现只剩我自己一个人站在殿堂门口以后,不知为什么就开始向东北方向走去。走啊走,好象走了很久,突然我在大殿的东北角落看见有一张很大的卧床。
等到走近,我发现床上平躺着一个高鼻深目的人,头发卷曲,黑头发,黑眉毛,面容清秀,皮肤极白,身躯巨大,但腰部以下看不到,也许是因为他身量极长的原因,所以我看不到他的下半身。他紧闭双目,也不说话,也没任何动作,象熟睡,又象死去。。。很安详。
忽然感觉有电光闪过:‘这不是佛陀么。。。’恩,从外表看,这人长的与流传下来的佛陀画像是一样的。我感觉有点怪怪,按说我看见佛陀应该欣喜雀跃才对哈,但在这明朗的大殿里,看到与佛陀一般无二形貌的人,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正恍惚间,发现东面不远处还有一张卧床,依然是个佛陀样子的人半身平躺在那里,象熟睡,象死去。。。很安详。但这个人的全身是墨绿色了,依然和前一个人一模一样的巨大身躯,我看见后,感觉更加的诡谲。这时,不禁又回头盯着刚才那床上的人看了一眼,那极白的面皮,好象是极为寒冷的感觉简直不象人的肌肤,象大理石。。。
‘这两个是佛陀么?怎么会是佛陀呢?就是佛陀又怎么会是两个呢’
“看什么看。。。”一个声音霹雳似的炸响。
我猛回头,赫然看见在另一个角落里,出现了第三个佛陀样的人,躺在偏南方位的一张大床上,是半平躺的,右肘支在床面上,使上半身立起来,正直视着我。。。
面容还是那面容,但是头发,眉毛都是淡淡的红色了,面庞也是淡红色的,样子比较狰狞,身上被破烂的浅棕黄色还有些发白的东西包裹在身体外一直包到脚踝,脚上没有穿鞋,皮肤的颜色到与常人无异,但脚底板通红。
这人拧立着眉毛,用手大力撕扯着包裹身体的那又象布又象衣似的东西,厉声叫着:“看什么看啊,还没看够啊,你看我永远穿着这三层衣服,永远脱不下来,永远的束缚在里面,你看着高兴么?哈哈,你也有,你就是看不见而已,你也永远脱不下来,永远逃不出去,哈哈。。。”
他挣扎着,就象要把包裹自己的东西扯破的样子,翻滚着,扭曲着。。。这会大殿里依然热闹,人声依然嘈杂,而我看见的只是:两个象熟睡象死去的安详半身佛陀,一个挣扎嚎叫的全身佛陀,还有一个我。
‘我前面站这个人是谁?难道是我自己么?我怎么看到了我自己的后背。。。我怎么看不见我自己?’恩,是的,我就站在我自己身后,看着我自己站在那挣扎嚎叫的佛陀的床前。。。
不知因为什么,三丹好象忽然感觉到了什么,飞快地跑向殿外,想快些离开这里,离开这明亮但嘈杂,祥和又诡谲的大殿。。。猛地拉开殿门,凛冽的风卷着无边的尘土扑面打来。。。

“尼玛。。。”有人轻拍我的肩膀,“尼玛。。。”
我抬起头,抖落着满头的尘土,一位面容姣好穿着得体气度尊贵的年轻女子站在我面前。
“尼玛,你到这里来干吗?”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错愕地呆站着。
“到城门口了,你怎么不进去啊,你不是来找我的么?”
“啊。。。啊,就你一个人来的么?你妹妹呢?”我用手指着她身后的虚空。
“你看见我妹妹了?我也找她很久了啊,她在哪里呢?”
“我。。。啊,估计是认错人了。。。我。好象不认识你啊。。。”
“但我认识你啊,跟我来,我带去见几个人啊,估计那些人你是认识的,呵呵”

不远处依然还是那高大恢弘的城墙,城墙上爬满青苔和攀缘植物,宽大的门洞,巨大的城门,里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进进出出。
她拉着我的手往城里走。很快,我们就淹没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不见了踪影。。。
发表于 2018-7-8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 ,南无观世音菩萨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条底线|宗旨|使用指南|小黑屋|积分|勋章|手机版|佛教网 ( 粤ICP备14037222号-9

GMT+8, 2018-9-26 10:35

南无阿弥陀佛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