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作指南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佛教网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威灵仙

[其它相关] 阅微草堂笔记选读 01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7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交河及方言曰:「说鬼者多诞,然亦有理似可信者。
雍正乙卯七月,泊舟静海之南。微月朦胧,散步岸上,见二人坐柳下对谈。试往就之,亦欣然延坐。
谛听所说,乃皆幽冥事。疑其为鬼,瑟缩欲遁。二人止之曰:『君勿讶,我等非鬼。一走无常,一视鬼者也。』
问:『何以能视鬼?』曰:『生而如是,莫知所以然。』
又问:『何以走无常?』
曰:『梦寝中忽被拘役,亦莫知所以然也。』
共话至二鼓,大抵缕陈报应。
因问:『冥司以儒理断狱耶?以佛理断狱耶?』
视鬼者曰:『吾能见鬼,而不能与鬼语,不知此事。』
走无常曰:『君无须问此,只问己心。问心无愧,即阴律所谓善;问心有愧,即阴律所谓恶。公是公非,幽明一理,何分儒与佛乎?』
其说平易,竟不类巫觋语也。」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邱孝廉二田言,永春山中有废寺,皆焦土也。
相传初有僧居之,僧善咒术。其徒夜或见山魈,请禁制之。
僧曰:「人自人,妖自妖,两无涉也;人自行于昼,妖自行于夜,两无害也。
万物并生,各适其适,妖不禁人昼出,而人禁妖夜出乎?」
久而昼亦嬲人,僧寮无宁宇,始施咒术。而气候已成,党羽已众,竟不可禁制矣。
愤而云游,求善劾治者偕之归。登坛檄将,雷火下击,妖歼而寺亦烬焉。
僧拊膺曰:「吾之罪也!夫吾咒术始足以胜之,而弗肯胜也;吾道力不足以胜之,而妄欲胜也。
博善化之虚名,溃败决裂乃至此。养痈贻患,我之谓也夫!」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景州李晴嶙言,有刘生训蒙于古寺。一夕,微月之下,闻窗外窣窸声。自隙窥之,墙缺似有二人影,急呼有盗。
忽隔墙语曰:「我辈非盗,来有求于君者也。」
骇问:「何求?」
曰:「猥以夙业,堕饿鬼道中,已将百载。每闻僧厨炊煮,辄饥火如焚。窥君似有慈心,残羹冷粥,赐一浇奠,可乎?」
问:「佛家经忏,足济冥途,何不向寺僧求超拔?」
曰:「鬼逢超拔,是亦前因。我辈过去生中,营营仕宦,势盛则趋附,势败则掉臂如路人。
当其得志,本未扶穷救厄,造有善因,今日势败,又安能遇是善缘乎?
所幸货赂丰盈,不甚爱惜,孤寒故旧,尚小有周旋。故或能时遇矜怜,得一沾余沥。
不然,则如目连母键在大地狱中,食至口边,皆化猛火,虽佛力亦无如何矣。」
生恻然悯之,许如所请,鬼感激鸣咽去。
自是每以残羹剩酒浇墙外,亦似有肸蠁,然不见形,亦不闻语。
越岁余,夜闻墙外呼曰:「久叨嘉惠,今来别君。」
生问:「何往?」
曰:「我二人无计求脱,惟思作善以自拔。此林内野鸟至多,有弹射者,先惊之使高飞;有网罟者,先驱之使勿入。
以是一念,感动神明,今已得付转轮也。」
生尝举以告人曰:「沉沦之鬼,其力犹可以济物,人奈何谢不能乎?」



点评

阿弥陀佛 ,善哉 ,六道众生 ,善得善报 。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 22:08
发表于 2018-6-28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很久没看《阅微草堂笔记》了,很亲切。

赞叹师兄别具一格的法布施。
发表于 2018-6-28 22:08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他老本行,重操旧业,得心应手。随喜。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慕堂宗丞言,有夜行遇鬼者,奋力与角。
俄群鬼大集,或抛掷沙砾,或牵拽手足,左右支吾,大受捶击,颠踣者数矣,而愤恚弥甚,犹死斗不休。
忽坡上有老僧持灯呼曰:「檀越且止!此地鬼之窟宅也,檀越虽猛士,已陷重围,客主异形,众寡异势,
以一人气血之勇,敌此辈无穷之变幻,虽贲、育无幸胜也,况不如贲、育者乎?
知难而退,乃为豪杰,何不暂忍一时,随老僧权宿荒刹耶?」
此人顿悟,奋身脱出,随其灯影而行。群鬼渐远,老僧亦不知所往。
坐息至晓,始觅得路归。此僧不知是人是鬼,可谓善知识耳。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司炊者曹媪,其子僧也,言尝见粤东一宦家,到寺营斋,云其妻亡已十九年。
一夕,灯下见形曰:「自到黄泉,无时不忆,尚冀君百年之后得一相见。
不意今配入转轮,从此茫茫万古,无复会期。故冒冥司之禁,赂监送者,来一取别耳。」
其夫骇痛,方欲致词,忽旋风入室卷之去,尚隐隐闻泣声。故为饭僧礼忏,资来世福也。
此夫此妇,可谓两个不相负矣。
《长恨歌》曰:「但令心如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安知不以此一念,又种来世因耶?




补充内容 (2018-6-29 11:06):
更正:此夫此妇,可谓两不相负矣。──“个”字衍文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费长房劾治百鬼,乃后失其符,为鬼所杀。
明崇俨卒,剚刃陷胸,莫测所自。人亦谓役鬼太苦,鬼刺之也。
恃术者终以术败,盖多有之。
刘香畹言,有僧善禁咒,为狐诱至旷野,千百为群,嗥叫搏噬。僧运金杵,击踣人形一老狐,乃溃围出。
后遇于途,老狐投地膜拜曰:「曩蒙不杀,深自忏悔。今愿皈依受五戒。」
僧欲摩其顶,忽掷一物幂僧面,遁形而去。
其物非帛非革,色如琥珀,黏若漆,牢不可脱,瞀闷不可忍。
使人奋力揭去,则面皮尽剥,痛晕殆绝。后痂落,无复人状矣。
又一游僧,榜门曰「驱狐」。亦有狐来诱,僧识为魅,摇铃诵梵咒。狐骇而逃。
旬月后有媪叩门,言家近墟墓,日为狐扰,乞往禁治。僧出小镜照之,灼然人也,因随往。
媪导至堤畔,忽攫其书囊掷河中,符箓法物尽随水去。妪亦奔匿秫田中,不可踪迹。
方懊恼间,瓦砾飞击,面目俱败;幸赖梵咒自卫,狐不能近,狼狈而归。次日,即愧遁。
久乃知妪即土人,其女与狐昵,因其女赂以金,使盗其符耳。
此皆术足以胜狐,卒为狐算。狐有策而僧无备,狐有党而僧无助也。况术不足胜而轻与妖物角乎!


点评

前车之鉴,切勿蹈覆辙,信乎?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9 17:18
发表于 2018-6-29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威灵仙 发表于 2018-6-29 11:03
费长房劾治百鬼,乃后失其符,为鬼所杀。
明崇俨卒,剚刃陷胸,莫测所自。人亦谓役鬼太苦,鬼刺之也。
恃 ...

前车之鉴,切勿蹈覆辙,信乎?
 楼主| 发表于 2018-6-30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乌鲁木齐军吏茹大业言,古浪回民,有踞佛殿饮博者,寺僧孤弱,弗能拒也。
一夜,饮方酣,一人舒拇指呼曰:「一。」
突有大拳,如五斗栲栳,自门探入,五指齐张,厉声呼曰:「六!」
举掌一拍,烛灭几碎,十余人并惊仆。至晓,乃各渐苏。自是不敢复至矣。
佛于众生无计较心,其护法善神之示现乎?


 楼主| 发表于 2018-6-30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梁豁堂言,有廖太学,悼其宠姬,幽郁不适。姑消夏于别墅,窗俯清溪,时开对月。
一夕,闻隔溪旁掠冤楚声,望似缚一女子伏地受杖。正怀疑凝眺,女子呼曰:「君乃在此,忍不相救耶?」
谛视,正其宠姬。骇痛欲绝,而崖陡水深,无路可过。问:「尔葬某山,何缘在此?」
姬泣曰:「生前恃宠,造孽颇深。殁被谪配于此,犹人世之军流也。社公酷毒,动辄鞭棰。非大放焰口,不能解脱也。」
语讫,为众鬼牵曳去。廖爱恋既深,不违所请,乃延僧施食,冀拔沉沦。
月余后,声又如前。趋视,则诸鬼益众,姬裸身反接,更摧辱可怜。
见廖哀号曰:「前者法事未备,而牒神求释,被驳不行。社公以祈灵无验,毒虐更增。必七昼夜水陆道场,始能解此厄也。」
廖猛省社公不在,谁此监刑?社公如在,鬼岂敢斥言其恶?且社公有庙,何为来此?毋乃黠鬼幻形,绐求经忏耶?
姬见廖凝思,又呼曰:「我实是某,君毋过疑。」
廖曰:「此灼然伪矣。」
因诘曰:「汝身有红痣,能举其生于何处,则信汝矣。」
鬼不敢答,斯须间,稍稍散去。自是遂绝。此可悟世情狡狯,虽鬼亦然。又可悟情有所牵,物必抵隙。
廖自云:「有灶婢殁葬此山下,必其知我眷念,教众鬼为之。」又可悟外患突来,必有内间矣。


发表于 2018-7-1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威灵仙 发表于 2018-6-22 10:12
宏恩寺僧明心言,上天竺有老僧,尝入冥,见狰狞鬼卒,驱数千人在一大公廨外,皆褫衣反缚。有官南面坐,吏执 ...

阿弥陀佛 ,因果报应丝毫不爽 ,诚心念佛好 。
发表于 2018-7-1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威灵仙 发表于 2018-6-22 10:35
莆田林教授清标言,郑成功据台湾时,有粤东异僧泛海至,技击绝伦,袒臂端坐,斲以刃,如中铁石。
又兼通壬 ...

阿弥陀佛 ,常修不净观 、白骨观 、多看地狱受刑图 ,坚道心才能过得色关 。
发表于 2018-7-1 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威灵仙 发表于 2018-6-25 09:58
励庵先生又云:「有友聂姓,往西山深处上墓返,天寒日短,翳然已暮,畏有虎患,竭蹶力行,望见破庙在山腹, ...

阿弥陀佛 ,善哉 ,善行好报 。
发表于 2018-7-1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威灵仙 发表于 2018-6-25 10:52
乌鲁木齐军吏邬图麟言,其表兄某,尝诣泾县访友。遇夜雨,投一废寺。颓垣荒草,四无居人,惟山门尚可栖止, ...

阿弥陀佛 ,“......尝自谓负此一诺 ,使此鬼茹恨黄泉......”,遗憾 ,这是真的骗鬼了 。
发表于 2018-7-1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威灵仙 发表于 2018-6-25 11:04
即墨杨槐亭前辈言,济宁一童子,为狐所昵,夜必同衾枕。至年二十余,犹无虚夕。
或教之留须,须稍长辄睡中 ...

阿弥陀佛 ,善哉 ,因果报应丝毫不爽 。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公恕斋,尝为献县令,良吏也。官太平府时,有疑狱,易服自察访之。
偶憩小庵,僧年八十余矣,见公合掌肃立,呼其徒具茶。
徒遥应曰:「太守且至,可引客权坐别室。」
僧应曰:「太守已至,可速来献。」
公大骇曰:「尔何以知我来?」
曰:「公,一郡之主也,一举一动,通国皆知之,宁独老僧?」
又问:「尔何以识我?」
曰:「太守不能识一郡之人,一郡之人,则孰不识太守?」
问:「尔知我何事出?」
曰:「某案之事,两造皆遣其党,布散道路间久矣。彼皆阳不识公耳。」
公怃然自失,因问:「尔何独不阳不识?」
僧投地膜拜曰:「死罪,死罪。欲得公此问也。
公为郡不减龚、黄,然微不慊于众心者,曰好访。
此不特神奸巨蠹,能预为蛊惑计也;即乡里小民,孰无亲党,孰无恩怨乎哉?
访甲之党,则甲直而乙曲;访乙之党,则甲曲而乙直。
访其有仇者,则有仇者必曲;访其有恩者,则有恩者必直。
至于妇人孺子,闻见不真;病媪衰翁,语言昏愦,又可据为信谳乎?
公亲访犹如此,再寄耳目于他人,庸有幸乎?
且夫访之为害,非仅听讼为然也。闾阎利病,访亦为害,而河渠堤堰为尤甚。
小民各私其身家,水有利则遏以自肥,水有患则邻国为壑,是其胜算矣。孰肯揆地形之大局,为永远安澜之计哉!
老僧方外人也,本不应预世间事,况官家事耶?第佛法慈悲,舍身济众,苟利于物,固应冒死言之耳。惟公俯察焉。」
公沈思其语,竟不访而归。
次日,遣役送钱米。归报曰:「公返之后,僧谓其徒曰:『吾心事已毕。』竟泊然逝矣。」
此事杨丈汶川尝言之。
姚安公曰:「凡狱情虚心研察,情伪乃明,信人信己皆非也。
信人之弊,僧言是也;信己之弊,亦有不可胜言者。安得再一老僧,亦为说法乎!」
~~~~~~~~~~~~~~~~~~~~~~~~~~~~~~~~~~~~~~~~~~~~~~~~~~~~
龚、黄:龚遂、黄霸,皆西汉爱民循吏。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人之计万变,每乘机而肆其巧。
小时,闻村民夜中闻履声,以为盗,秉炬搜捕,了无形迹,知为魅也,不复问。
既而胠箧者知其事,乘夜而往。家人仍以为魅,偃息弗省,遂饱所欲去。此犹因而用之也。
邑有令,颇讲学,恶僧如仇。一日,僧以被盗告,庭斥之曰:
「尔佛无灵,何以庙食?尔佛有灵,岂不能示报于盗,而转渎官长耶?」挥之使去。
语人曰:「使天下守令用此法,僧不沙汰而自散也。」
僧固黠甚,乃阳与其徒修忏祝佛,而阴赂丐者,使捧衣物跪门外,状若痴者。皆曰佛有灵,檀施转盛。
此更反而用之,使厄我者助我也。
人情如是,而区区执一理与之角,乌有幸哉!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许文木言,老僧澄止,有道行。临殁,谓其徒曰:
「我持律精进,自谓是四禅天人。世尊嗔我平生议论,好尊佛而斥儒。我相未化,不免仍入轮回矣。」
其徒曰:「崇奉世尊,世尊反嗔乎?」
曰:「此世尊所以为世尊也。若党同而伐异,扬己而抑人,何以为世尊乎?我今乃悟,尔见犹左耳。」

因忆杨槐庭言,乙丑上公车时,偕同年数人行。适一僧同宿逆旅,偶与闲谈。
一同年目止之曰:「君奈何与异端语?」
僧不平曰:「释家诚与儒家异,然彼此均各有品地。
果为孔子,可以辟佛;颜、曾以下,弗能也。
果为颜、曾,可以辟菩萨,郑、贾以下,弗能也。
果为郑、贾,可以辟阿罗汉,程朱以下,弗能也。
果为程、朱,可以辟诸方祖师,其依草附木自托讲学者,弗能也。
何也?其分量不相及也。先生而辟佛,毋乃高自位置乎?」
同年怒且笑曰:「惟各有品地,故我辈儒可辟汝辈僧也。」几于相哄而散。

余谓各以本教而论,譬如居家,三王以来,儒道之持世久矣,虽再有圣人弗能易,犹主人也。
佛自西域而来,其空虚清净之义,可使驰鹜者息营求,忧愁者得排遣;
其因果报应之说,亦足警戒下愚,使回心向善,于世不为无补,故其说得行于中国。
犹挟技之食客也。食客不修其本技,而欲变更主人之家政,使主人退而受教,此佛者之过也。
各以末流而论,譬如种田,儒犹耕耘者也。
佛家失其初旨,不以善恶为罪福,而以施舍、不施舍为罪福,
于是惑众蠹财,往往而有,犹侵越疆畔,攘窃禾稼者也。
儒者舍其耒耜,荒其阡陌,而皇皇持梃荷戈,日寻侵越攘窃者与之格斗,
即格斗全胜,不知己之稼穑如何也。是又非儒者之傎耶?
夫佛自汉明帝后,蔓延已二千年,虽尧舜周孔复生,亦不能驱之去。
儒者父子君臣、兵刑礼乐,舍之则无以治天下,虽释迦出世,亦不能行彼法于中土。
本可以无争,徒以缁徒不胜其利心,妄冀儒绌佛伸,归佛者檀施当益富。
讲学者不胜其名心,著作中苟无辟佛数条,则不足见卫道之功。
故两家语录,如水中泡影,旋生旋灭,旋灭旋生,互相诟厉而不止。
然两家相争,千百年后,并存如故;两家不争,千百年后,亦并存如故也。各修其本业可矣。



发表于 2018-7-2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威灵仙 发表于 2018-6-27 10:12
先曾祖润生公,尝于襄阳见一僧,本惠登相之幕客也,述流寇事颇悉,相与叹劫数难移。
僧曰:「以我言之,劫 ...

阿弥陀佛 ,善恶皆有报 ,丝毫不爽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条底线|宗旨|使用指南|小黑屋|积分|勋章|手机版|佛教网 ( 粤ICP备14037222号-9

GMT+8, 2018-7-19 10:04

南无阿弥陀佛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