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作指南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佛教网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威灵仙

[其它相关] 阅微草堂笔记选读 0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4 06:04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净杰 发表于 2018-6-23 14:01
白忙活了十余年,竟是给他人做嫁衣裳,好惨啊!

狡诈巧伪之辈,不信因果。因地不真,果招迂曲。佛经记载,比丘路见黄金,曰,蛇,蛇。又菩萨畏因,众生畏果。

点评

可怜那星宿老仙,堕落到只会说聊斋,鬼话连篇了!!! 哈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4 13:55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谓鬼无轮回,则自古及今,鬼日日增,将大地不能容;谓鬼有轮回,则此死彼生,旋即易形而去,又当世间无一鬼。
贩夫田妇,往往转生,似无不轮回者。荒阡废冢,往往见鬼,又似有不轮回者。
表兄安天石,尝卧疾,魂至冥府,以此问司籍之吏。
吏曰:「有轮回,有不轮回。
轮回者三途:有福受报,有罪受报,有恩有怨者受报。不轮回者亦三途:圣贤仙佛不入轮回;无间地狱不得轮回;
无罪无福之人,听其游行于墟墓,余气未尽则存,余气渐消则灭,如露珠水泡,倏有倏无;如闲花野草,自荣自落,如是者无可轮回。
或有无依魂魄附人感孕,谓之偷生;高行缁黄转世借形,谓之夺舍,是皆偶然变现,不在轮回常理之中。
至于神灵下降辅佐明时,魔怪群生纵横杀劫,是又气数所成,不以轮回论矣。」
天石固不信轮回者,病痊以后,尝举以告人曰:「据其所言,乃凿然成理。」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喇嘛有两种,一曰黄教,一曰红教,各以其衣别之也。
黄教讲道德,明因果,与禅家派别而源同。红教则惟工幻术。
理蕃院尚书留公保住言,驻西藏时,曾忤一红教喇嘛,或言登山时必相报。
公使肩舆鸣驺先行,而阴乘马随其后。至半山,果一马跃起,压肩舆上,碎为磟粉。
此留公自言之。
曩从军乌鲁木齐时,有失马者,一红教喇嘛取小木橙,咒良久,忽反覆折转,如翻桔槔。
使失马者遂行,至一山谷,其马在焉。此余亲睹之。
考西域吞刀吞火之幻人,自前汉已有,此盖其相传遗术,非佛氏本法也。
故黄教谓红教曰魔,或曰是即波罗门,佛经所谓邪师外道者也。似为近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兰洲尝于舟次买一童,年十三四,甚秀雅,亦粗知字义。
云父殁,家中落,与母兄投亲不遇,附舟南还,行李典卖尽,故鬻身为道路费。
与之语,羞涩如新妇,固已怪之。比就寝,竟弛服横陈。
王本买供使令,无他念,然宛转相就,亦意不自持。
已而,童伏枕暗泣。问:「汝不愿乎?」
曰:「不愿。」
问:「不愿何以先就我?」
曰:「吾父在时,所畜小奴数人,无不荐枕席,有初来愧拒者,辄加鞭笤曰:『思买汝何为,愦愦乃尔!』
知奴事主人,分当如是,不如是,则当棰楚。故不敢不自献也。」
王蹶然推枕曰:「可畏哉!」急呼舟人鼓楫。一夜,追及其母兄,以童还之,且赠以五十金。
意不自安,复于悯忠寺礼佛忏悔,梦伽蓝语曰:「汝作过改过在顷刻间,冥司尚未注籍,可无庸渎世尊也。」


发表于 2018-6-24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演程居士 发表于 2018-6-24 06:04
狡诈巧伪之辈,不信因果。因地不真,果招迂曲。佛经记载,比丘路见黄金,曰,蛇,蛇。又菩萨畏因,众生畏 ...

可怜那星宿老仙,堕落到只会说聊斋,鬼话连篇了!!!

哈哈。。。。。。

点评

古人说,钝根之人讲因果。中跟之人讲般若,上根之人讲解脱。上上根人讲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众生。 还真别说,当今之人不信因果,造作无量罪业。感应篇,阅微草堂笔记确实很对机,并且劝人生信。过去我发过许多阅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5 11:04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励庵先生又云:「有友聂姓,往西山深处上墓返,天寒日短,翳然已暮,畏有虎患,竭蹶力行,望见破庙在山腹,急奔入。
时已曛黑,闻墙隅人语曰:『此非人境,檀越可速去。』
心知是僧,问:『师何在此暗坐?』
曰:『佛家无诳语,身实缢鬼,在此待替。』
聂毛骨悚栗,既而曰:『与死于虎,无宁死于鬼,吾与师共宿矣。』
鬼曰:『不去亦可。但幽明异路,君不胜阴气之侵,我不胜阳气之烁,均刺促不安耳。各占一隅,毋相近可也。』
聂遥问待替之故,鬼曰:『上帝好生,不欲人自戕其命。如忠臣尽节,烈妇完贞,是虽横夭,与正命无异,不必待替;
其情迫势穷,更无求生之路者,悯其事非得已,亦付转轮,仍核计生平,依善恶受报,亦不必待替;
倘有一线可生,或小忿不忍,或借以累人,逞其戾气,率尔投缳,则大拂天地生物之心,故必使待替以示罚。所以幽囚沉滞,动至百年也。』
问:『不有诱人相替者乎?』
鬼曰:『吾不忍也。凡人就缢,为节义死者,魂自顶上升,其死速;为忿嫉死者,魂自心下降,其死迟。
未绝之顷,百脉倒涌,肌肤皆寸寸欲裂,痛如脔割,胸膈肠胃中如烈焰燔烧,不可忍受,如是十许刻,形神乃离。
思是楚毒,见缢者方阻之速返,肯相诱乎?』
聂曰:『师存是念,自必生天。』
鬼曰:『是不敢望。惟一意念佛,冀忏悔耳。』
俄天欲曙,问之不言,谛视,亦无所见。
后聂每上墓,必携饮食纸钱祭之,辄有旋风绕左右。
一岁,旋风不至,意其一念之善,已解脱鬼趣矣。」




补充内容 (2018-6-26 06:30):
按:所言“胸膈肠胃中如烈焰燔烧”,当是缺氧造成之应激性溃疡。

点评

阿弥陀佛 ,善哉 ,善行好报 。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1 18:56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乌鲁木齐军吏邬图麟言,其表兄某,尝诣泾县访友。遇夜雨,投一废寺。颓垣荒草,四无居人,惟山门尚可栖止,姑留待霁。
时云黑如墨,暗中闻女子声曰:「怨鬼叩头,求赐纸衣一袭,白骨衔恩。」
某怖不能动,然度无可避,强起问之。
鬼泣曰:「妾本村女。偶独经此寺,为僧所遮留。妾哭詈不从,怒而见杀。时衣已尽褫,遂被裸埋。
今百余年矣!虽在冥途,情有廉耻。身无寸缕,愧见神明。故宁抱沉冤,潜形不出。
今幸逢君子,倘取数翻彩楮,剪作裙襦,焚之寺门,使幽魂遮体,便可愬诸地府,再入转轮。惟君哀而垂拯。」
某战栗诺之,哭声遂寂。后不能再至其地,竟不果焚。尝自谓负此一诺,使此鬼茹恨黄泉,恒耿耿不自安也。


点评

阿弥陀佛 ,“......尝自谓负此一诺 ,使此鬼茹恨黄泉......”,遗憾 ,这是真的骗鬼了 。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1 19:0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钱塘陈干纬言,昔与数友泛舟至西湖深处,秋雨初晴,登寺楼远眺。
一友偶吟「举世尽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句,相与慨叹。
寺僧微哂曰:「据所闻见,盖死尚不休也。数年前,秋月澄明,坐此楼上,闻桥畔有诟争声,良久愈厉。
此地无人居,心知为鬼,谛听其语,急遽搀夺,不甚可辩,似是争墓田地界。
俄闻一人呼曰:『二君勿喧,闻老僧一言可乎?夫人在世途,胶胶扰扰,缘不知此生如梦耳。
今二君梦已醒矣。经营百计以求富贵,富贵今安在乎?机械万端以酬恩怨,恩怨今又安在乎?
青山未改,白骨未枯,孑然惟剩一魂。彼幻化黄梁尚能省悟,何身亲阅历,反不知万事皆空?
且真仙真佛以外,自古无不死之人;大圣大贤以外,自古亦无不消之鬼。
并此孑然一魂,久亦不免于澌灭,顾乃于电光石火之内,更兴蛮触之干戈,不梦中梦乎?』
语讫,闻呜呜饮泣声。又闻浩叹声,曰:『哀乐未忘,宜乎其未齐得丧。如是罣碍,老僧亦不能解脱矣。』
遂不复再语,疑其难未已也。」
干纬曰:「此是僧粲化之舌耳,然默验人情,实亦为理之所有。」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宛平何华峰,官宝庆同知时,山行疲困,望水际一草庵,投之暂憩。
榜曰「孤松庵」,门联曰:「白鸟多情留我住,青山无语看人忙。」
有老僧应门延入,具茗,颇香洁,而落落无宾主意。
室三楹,亦甚朴雅,中悬画佛一轴,有八分书题曰:「半夜钟磬寂,满庭风露清。琉璃青黯黯,静对古先生。」
不署姓名,印章亦模糊不辨。
旁一联曰:「花幽防引蝶,云懒怯随风。」亦不题款。
指问:「此师自题耶?」漠然不应,以手指耳而已。
归途再过其地,则波光岚影,四顾萧然,不见向庵所在。
从人记遗烟筒一枝,寻之,尚在老柏下。竟不知是佛祖是鬼魅也。
华峰画有《佛光示现卷》,并自记始末甚悉。华峰殁后,想已云烟过眼矣。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即墨杨槐亭前辈言,济宁一童子,为狐所昵,夜必同衾枕。至年二十余,犹无虚夕。
或教之留须,须稍长辄睡中为狐薙去,更为傅脂粉。屡以符箓驱遣,皆不能制。
后正乙真人舟过济宁,投词乞劾治,真人牒于城隍。
狐乃诣真人自诉,不睹其形,然旁人皆闻其语。自言:
「过去生中为女子,此童为僧,夜过寺门,被劫闭窟室中,隐忍受辱者十七载,郁郁而终。
诉于地下,主者判是僧地狱受罪毕,仍来生偿债,会我以他罪堕狐身,窜伏山林百余年,未能相遇。
今炼形成道,适逢僧后身为此童,因得相报,十七年满,自当去,不烦驱遣也。」
真人竟无如之何。后不知期满果去否?然据其所言,足知人有所负,虽隔数世犹偿也。


点评

阿弥陀佛 ,善哉 ,因果报应丝毫不爽 。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1 19:09
发表于 2018-6-25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宇宙微尘3 发表于 2018-6-24 13:55
可怜那星宿老仙,堕落到只会说聊斋,鬼话连篇了!!!

哈哈。。。。。。

古人说,钝根之人讲因果。中跟之人讲般若,上根之人讲解脱。上上根人讲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众生。
还真别说,当今之人不信因果,造作无量罪业。感应篇,阅微草堂笔记确实很对机,并且劝人生信。过去我发过许多阅微草堂笔记,很有趣味的。最近想发,一时想不起阅微草堂笔记的书名了。正好大仙人发出来了。赞叹,随喜。
还有太上感应篇也非常好的,通过因果感应故事劝人向善,劝人断恶修善,趋向佛道。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吴江吴林塘言,其亲表有与狐女遇者,虽无疾病,而惘惘恒若神不足,父母忧之。闻有游僧能劾治,试往祈请。
僧曰:「此魅与郎君夙缘,无相害意,郎君自耽玩过度耳。然恐魅不害郎君,郎君不免自害,当善遣之。」
乃夜诣其家,趺坐诵梵咒。家人遥见烛光下似绣衫女子,冉冉再拜。
僧举拂子曰:「留未尽缘,作来世欢,不亦可乎?」欻然而隐,自是遂绝。
林塘知其异人,因问以神仙感遇之事,僧曰:
「古来传记所载,有寓言者,有托名者,有借抒恩怨者,有喜谈诙诡以诧异闻者,
有点缀风流以为佳话,有本无所取而寄情绮语,如诗人之拟艳词者。
大都伪者十八九,真者十一二。此一二真者,又大都皆才鬼灵狐,花妖木魅,而无一神仙。其称神仙必诡词。
夫神正直而聪明,仙冲虚而清静,岂有名列丹台,身依紫府,复有荡姬佚女,参杂其间,动入桑中之会哉?」
林塘叹其精识,为古所未闻。说是事时,林塘未举其名字。后以问林塘子钟侨,
钟侨曰:「见此僧时,才五六岁,当时未闻呼名字,今无可问矣。惟记其语音,似杭州人也。」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释明玉言,西山有僧,见游女踏青,偶动一念。方徙倚凝思间,有少妇忽与目成,渐相软语,云:
「家去此不远,夫久外出,今夕,当以一灯在林外相引。」叮咛而别。
僧如期往,果荧荧一灯,相距不半里,穿林渡涧,随之以行,终不能迫及。
既而或隐或现,倏左倏右,奔驰转辗,道路遂迷,困不能行,踣卧老树之下。
天晓谛观,仍在故处,再往林中,则苍藓绿莎,履痕重叠,乃悟彻夜绕此树旁,如牛旋磨也。
自知心动生魔,急投本师忏悔,后亦无他。
又言山东一僧,恒见经阁上有艳女下窥,心知是魅,然思念魅亦良得,迳往就之,则一无所睹,呼之亦不出。
如是者凡百余度,遂惘惘得心疾,以至于死。临死乃自言之。
此或夙世冤愆,借以索命欤?然二僧究皆自败,非魔与魅败之也。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戴遂堂先生曰:「尝见一巨公,四月八日,在佛寺礼忏放生。偶散步花下,遇一游僧合掌曰:『公至此何事?』
曰:『作好事也。』
又问:『何为今日作好事?』
曰:『佛诞日也。』
又问:『佛诞日乃作好事,余三百五十九日,皆不当作好事乎?公今日放生,是眼前功德,不知岁岁庖厨之所杀,足当此数否乎?』
巨公猝不能对。知客僧代叱曰:『贵人护法,三宝增光,穷和尚何敢妄语?』
游僧且行且笑曰:『紫衣和尚不语,穷和尚不得不语也。』掉臂迳出,不知所往。
一老僧窃叹曰:『此阇黎大不晓事,然在我法中,自是突闻狮子吼矣。』」
昔五台僧明玉尝曰:「心心念佛,则恶意不生,非日念数声佛为功德也;日日持斋,则杀业永除,非月除数日,即为功德也。
燔炙肥甘,晨昏厌饫,而月限某日某日不食肉,谓之善人。然则苞苴公行,簠簋不饬,而月限某日某日不受钱,谓之廉吏乎?」
与此游僧之言若相印合。
李杏甫总宪则曰:「此为彼教言之耳。士大夫终身茹素,势必不行,得数日持月斋,则此数日可减杀;得数人持月斋,则此数人可减杀。不愈于全不持乎?」
是亦见智见仁,各明一义。第不知明玉倘在,尚有所辩难否耳?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蔡太守必昌,尝判冥事。
朱石君中丞问:「以佛法忏悔,有无利益?」
蔡曰:「寻常冤谴,佛能置讼者于善处,彼得所欲,其怨自解,如人世之有和息也;
至重业深仇,非人世所可和息者,即非佛所能忏悔,释迦牟尼亦无如之何。」
斯言平易而近理。儒者谓佛法为必无,佛者谓种种罪恶皆可消灭,盖两失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鬼魅在人腹中语,余所见闻凡三事。
一为云南李编修衣山,因扶乩与狐女唱和,狐女姊妹数辈并入居其腹中,时时与语。
正一真人劾治弗能遣,竟颠痫终身。余在翰林目见之。
一为宛平张文鹤友,官南汝光道时,与史姓幕友宿驿舍。有客投剌谒史,对语彻夜。
比晓,客及仆皆不见,忽闻语出史腹中。后拜斗祛之去,俄仍归腹中,至史死乃已,疑其夙冤也。闻金听涛少宰言之。
一为平湖一尼,有鬼在腹中,谈休咎多验,檀施鳞集。
鬼自云:「夙生负此尼钱,以此为偿。」如《北梦琐言》所记田布事。
人侧耳尼腋下,亦闻其语,疑为樟柳神也。闻沈云椒少宰言之。
~~~~~~~~~~~~~~~~~~~~~~~~~~~~~~~~~~~~~~~~~~~~~~~


《北梦琐言》所记田布事:


唐通义相国崔魏公铉之镇淮扬也,卢丞相耽罢浙西,张郎中铎罢常州,俱过维扬谒魏公。
公以暇日与二客私款。方弈,有持状报女巫与田布尚书偕至,泊逆旅某亭者。
公以神之至也,甚异之。俄而复曰:「显验与他巫异,请改舍于都候之廨署。」
公乃趣召巫者至,至乃与神遇,拜曰:「谢相公。」
公曰:「何谢?」
神曰:「布有不肖子,黩货无厌,郡事不治,当犯大辟,赖相公阴德免焉。使布之家庙血食不绝者,公之恩也。」
公矍然曰:「异哉!某之为相也,未尝以机密损益于家人。
忽一日,夏州节度使奏银州刺史田鐬犯赃罪,私造铠甲,以易市边马布帛。
帝赫然怒曰:『赃罪自别议,且委以边州,所宜防盗,以甲资敌,非反而何?』命中书以法论,将尽赤其族。
翌日,从容谓上曰:『鐬赃罪自有宪章然是弘正之孙、田布之子。
弘正首以河朔请朝觐,奉吏员,布亦继父之款。布会征淮口,继以忠孝,伏剑而死。
今若行法论罪,以固边圉,未若因事弘贷,激劝忠烈。』
上意乃解,止黜授远郡司马。而某未尝一出口于亲戚私昵,已将忘之。今神之言,正是其事。」
乃命廊下表而见焉。
公谓之曰:「君以义烈而死,奈何区区为愚妇人所使乎?」
神怃然曰:「某尝负此妪八十万钱,今方忍耻而偿之,乃宿债尔。」
公与二客及监军使幕下,共偿其未足。代付之日,神乃辞去,自后言事不验。
梁相国李公琪传其事,且曰:「嗟乎,英特之士,负一女子之债,死且如是,而况于负国之大债乎!
窃君之禄而不报,盗君之柄而不忠,岂其未得闻于斯论耶?而崔相国出入将相殆三十年,宜哉!」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僧所诵《焰口经》,词颇俚,然闻其召魂施食诸梵咒,则实佛所传。
余在乌鲁木齐,偶与同人论是事,或然或否。
印房官奴白六,故剧盗遣戍者也,卒然曰:「是不诬也。曩遇一大家放焰口,欲伺其匆扰取事,乃无隙可乘。
伏卧高楼檐角上,俯见摇铃诵咒时,有黑影无数,高可二三尺,或逾垣入,或由窦入,往来摇漾,凡无人处皆满。
迨撒米时,倏聚倏散,倏前倏后,如环绕攘夺,并仰接俯拾之态,亦彷佛依稀。
其色如轻烟,其状略似人形,但不辨五官四体耳。」
然则鬼犹求食,不信有之乎?


 楼主| 发表于 2018-6-27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族侄肇先言,有书生读书僧寺,遇放焰口,见其威仪整肃,指挥号令,若可驱役鬼神。喟然曰:「冥司之敬彼教,乃逾于儒。」
灯影朦胧间,一叟在旁语曰:「经纶宇宙,惟赖圣贤,彼仙佛特以神道补所不及耳。故冥司之重圣贤,在仙佛上。
然所重者真圣贤,若伪圣贤则阴干天怒,罪亦在伪仙伪佛上。
古风淳朴,此类差稀;四五百年以来,累囚日众,已别增一狱矣。
盖释道之徒,不过巧陈罪福,诱人施舍,自妖党聚徒,谋为不轨外,其伪称我仙我佛者,千万中无一。
儒则自命圣贤者比比皆是,民听可惑,神理难诬,是以生拥皋比,殁沉阿鼻,以其贻害人心,为圣贤所恶故也。」
书生骇愕,问:「此地府事,公何由知?」一弹指间,已无所睹矣。

 楼主| 发表于 2018-6-27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曾祖润生公,尝于襄阳见一僧,本惠登相之幕客也,述流寇事颇悉,相与叹劫数难移。
僧曰:「以我言之,劫数人所为,非天所为也。明之末年,杀戮淫掠之惨,黄巢流血三千里不足道矣。
由其中叶以后,官吏率贪虐,绅士率暴横,民俗亦率奸盗诈伪,无所不至。
是以下伏怨毒,上干神怒,积百年冤愤之气,而发之一朝。
以我所见闻,其受祸最酷者,皆其稔恶最甚者也。是可曰天数耶?
昔在贼中,见其缚一世家子跪于帐前,而拥其妻妾饮酒,
问:『敢怒乎?』曰:『不敢。』问:『愿受役乎?』曰:『愿。』则释缚使行酒于侧。观者或太息不忍。
一老翁陷贼者曰:『吾今乃始知因果。是其祖尝调仆妇,仆有违言,捶而缚之槐,使旁观与妇卧也。即是一端,可类推矣。』」
座有豪者曰:「巨鱼吞细鱼,鸷鸟搏群鸟,神弗怒也,何独于人而怒之?」
僧掉头曰:「彼鱼鸟耳,人鱼鸟也耶?」
豪者拂衣起。明日,邀客游所寓寺,欲挫辱之,已打包去,壁上大书二十字曰:
「尔亦不必言,我亦不必说。楼下寂无人,楼上有明月。」
疑刺豪者之阴事也。后豪者卒覆其宗。




点评

阿弥陀佛 ,善恶皆有报 ,丝毫不爽 。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 22:02
 楼主| 发表于 2018-6-27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里有张媪,自云:「尝为走无常,今告免矣。昔到阴府,曾问冥吏:『事佛有益否?』
吏曰:『佛只是劝人为善。为善自受福,非佛降福也。若供养求佛降福,则廉吏尚不受赂,曾佛受赂乎?』
又问:『忏悔有益否?』吏曰:『忏悔须勇猛精进,力补前愆。今人忏悔,只是首求免罪,又安有益耶?』」
此语非巫者所肯言,似有所受之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条底线|宗旨|使用指南|小黑屋|积分|勋章|手机版|佛教网 ( 粤ICP备14037222号-9

GMT+8, 2018-7-19 10:03

南无阿弥陀佛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