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作指南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佛教网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染心不净

[佛法知识] 谷米草木,不是众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2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威灵仙 发表于 2018-4-22 10:18
这可难说!你没听说舍利子会自行孳生?这意味着什么?
搞不好连那个系统都有,何只神经系统而已呢!{: ...

谢谢,师兄指正。

陈那菩萨所著为《因明正理门论》。我记错了。
《因明入正理论》乃陈那菩萨弟子商羯罗主(骨琐主)菩萨所作。窥基大师《因明大疏》即疏释《因明入正理论》。

昨天看到是一本《因明入正理论后记》中有这段话,没细看标题。当《因明入正理论》了

瑜伽论五四卷说诸根变异,第一是对浮尘根说的。如眼瞎之人,见暗非无。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8-4-23 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23 08:39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染心不净 发表于 2018-4-22 07:42
确实,我们凡夫是指望不上用第八识的。那是菩萨境界。若本识自证起用,可翻江倒海,拟物造人,震动三界。 ...

我们凡夫一直在用第八识。
禅宗有一句话,“日用而不知”。是说,凡夫一直在用,而不知道自己一直在用。否则,就是在圣增,在凡减了。况且,《成唯识论》明说,“一切有情各有八识,六位心所”,已经是说有了,既然有,肯定在起作用,也就是一直在用的意思。
追随邪师,后果就是这样,糊里糊涂。
好自为之吧。

点评

请你就事论事: 我所发 辩法法性论学习贴,你认为法尊法师哪个地方译错了,或者印顺法师什么地方解错了,你可以具体指出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4-23 16:58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12:49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杰里米 发表于 2018-4-22 09:18
我们的每一个念头都具足四分,或者说四分随着我们的每个念头起灭不停,你依自证分而修,恰是“以生灭心为 ...

抱歉,很想认真回复你,但时间精力有限。
摘录一些自证分相关供你参考:

《集量论》要说的更明白一些:“颂曰:若由是故,知于境时,亦生起后时曾更忆念,即由是故,亦当成就识二相性,亦即自证性。何以故耶?若谓犹如色等亦为余识所领受者,则亦非理。颂曰:若为余识所领受,则无穷。言‘无穷’者,谓又由余识能领受。”[33]我们注意到这段译文说,在什么情况下才能成就“识二相性”,即自证性呢?那就是“知于境时”,知,即觉知,于所忆之境能发起觉知观照;反之,则为“又由余识所领受,则无穷”,若落入其余识的领受(回忆心)中,就会产生回忆之再回忆,以至无穷。所以,只有在对“忆念”觉知的情况下,念种子才是证前智,才是当念,当下之心。“心、心所法,能记前境,通名为念;能证前境,通名为智。故言‘如念种子,是证智生’。”[34]由是观之,“自证”(摄证自证分)之“证”正是“证前智”之功用。
  由此看来,第六识与之相应的念心所在观行的实践中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是“忆念”(迷)与“觉知”(悟)的机枢之处。习性思维常使人落入“领受”的回忆中,在纷乱的忆念心中打转。观行中你需要不断地提起警觉,自证分就会发起觉知,观照“忆念”活动,也就掐断了种种妄念分别心,与五别境中的定、慧心所相应,从而亲证前境,与“正智”(证自证分)相应。所谓“一念觉众生即佛,一念迷佛即众生”说的也是这个道理。所以,不独唯识,禅宗等各家亦皆重视“念头”作用,正是要在“转念”上下功夫,而这个“一念之转”的关捩就在自证分。(徐湘霖)


自证分与慧心所
  “能观唯识以别境慧而为自体”[35]作为“能观唯识”,指的是第六意识的自证分,它的所观体,是一切诸法,即遍、依、圆三性真妄境。如前所述,“念心所”之根既然在“意根”,而对“念头”的拣择、推度、断疑则由慧心所决定。《成唯识论》曰:“于所观境,简择为性,断疑为业”[36]。拣择应该是比量智,于一切所知境界,拣择其得失,而推度决定,故拣择即慧的自性;由拣择而除掉疑惑,即是慧的业用。需要辨析的是,慧有三种,闻慧、思慧和修慧,与意识相应的慧心所,也包括世间慧与出世间慧。而闻慧、思慧中乃至包括意识的种种邪见、不正见的拣择和断疑,也是慧心所的作用,属于世间慧;而“修慧”更多地是在闻慧和思慧的基础上,依于五根、五力中的“慧根”和“慧力”,属于初发菩提心所起的智慧和如实知见。在上述唯识观修行的每一重观法中,对诸心、心所的体验、验证,所抉择判断是否符合经典,都是“别境慧”的功能。
  我们知道第六识的根在第七识,称为意根,为自我意识,又叫俱生我执。意根以“恒审思量”为特性,恒常执持第八识见分为我,而思量计度的作用,则是末那识的行相。与意根相应的心所,有十八个之多,“八大遍行别境慧,贪痴我见慢相随”,特别是与四根本烦恼“任运相应”,唯识学便把末那识称之为“染污识”。这个“染污识”不仅染污我人的眼耳鼻色身和意识,还天生不守本分,处处作主,时时作主,故成为众生烦恼和迷情的根源。
  意根虽有我见,却不会分别思想,它离开意识也无能为用。末那识只与五别境中的慧心所相应,其作用极微弱,故必依第六意识的别境慧处处做主,时时做主,才能思量决定种种心行;而意识虽有别境慧,却不能修正自己的善恶行为,须待思维分别拣择之后,再由意根末那识作主。所以,了知“别境慧”在第六识和第七识之间的特殊作用,就知道它的“转依”上的重要性。要使末那识改变其染污性,转变为清净意根,就必须依靠意识之别境慧及思维慧。“六转呼为染净依”,六识真正的根在这个“染净依”上,第七识的相分是染污的,但它的自证分(识体)却是清静的,因为末那识的根又在阿赖耶识里,赖耶识为“染净依”的总根源。而意识心与末那识互为阴阳两面,意识染,它即染,意识转净,它即转净,二者之关系如此,那么,要使第六识转净,第六识“反观觉照”之能动性至为关键,与之相应“别境慧”的自证分,除了在觉知中对所观察的一切境相简择分别,断除疑惑外,更重要的是,“别境慧”还要随第六识带起转动(观照)第七识的杂染相。即使到了一念清净,正智、真如跑出来相应,或断我见的时候,仍然需要“别境慧”的决断作用。正如南怀瑾先生说,第六识转了,分别妄想不起,变成“清明在躬”时,第七识也变成净相,这个“我”,才成干净的面。而只有第六意识和意根清明了,智慧才透出来了。这是慧的境界,不是思想出来的,在第七识里头,这个智慧,“不思而得,不勉而中”(《中庸》),即不去思考,不去强求它,一通百通,自然悟得。[37]
  从修行实践看,“断我见”并不是那么容易,这个“我执”是那么坚固有力,又是染污之源,故必须依靠第六识的般若慧观,来调伏第七识“恒审思量”作用,一旦思想失去掌控你的力量,不再认同你的心智,那个“处处做主”的“我”就开始步向终结。在此观行过程还需与五别境的胜解、念、定心所的配合,相互为用,特别是在日常生活结合“四寻思”、“四如实智”之唯识观,于止观定慧中来逐渐伏除能取所取,引发真见道。所谓的“六七因上转”是到出世间法见道后,渐起“择法觉分”,必须依意根之作主确认自己并无真实不灭之自性,乃决定放舍自我,转为平等性智,第六识转为妙观察智。
自证分与慧心所
  “能观唯识以别境慧而为自体”[35]作为“能观唯识”,指的是第六意识的自证分,它的所观体,是一切诸法,即遍、依、圆三性真妄境。如前所述,“念心所”之根既然在“意根”,而对“念头”的拣择、推度、断疑则由慧心所决定。《成唯识论》曰:“于所观境,简择为性,断疑为业”[36]。拣择应该是比量智,于一切所知境界,拣择其得失,而推度决定,故拣择即慧的自性;由拣择而除掉疑惑,即是慧的业用。需要辨析的是,慧有三种,闻慧、思慧和修慧,与意识相应的慧心所,也包括世间慧与出世间慧。而闻慧、思慧中乃至包括意识的种种邪见、不正见的拣择和断疑,也是慧心所的作用,属于世间慧;而“修慧”更多地是在闻慧和思慧的基础上,依于五根、五力中的“慧根”和“慧力”,属于初发菩提心所起的智慧和如实知见。在上述唯识观修行的每一重观法中,对诸心、心所的体验、验证,所抉择判断是否符合经典,都是“别境慧”的功能。
  我们知道第六识的根在第七识,称为意根,为自我意识,又叫俱生我执。意根以“恒审思量”为特性,恒常执持第八识见分为我,而思量计度的作用,则是末那识的行相。与意根相应的心所,有十八个之多,“八大遍行别境慧,贪痴我见慢相随”,特别是与四根本烦恼“任运相应”,唯识学便把末那识称之为“染污识”。这个“染污识”不仅染污我人的眼耳鼻色身和意识,还天生不守本分,处处作主,时时作主,故成为众生烦恼和迷情的根源。
  意根虽有我见,却不会分别思想,它离开意识也无能为用。末那识只与五别境中的慧心所相应,其作用极微弱,故必依第六意识的别境慧处处做主,时时做主,才能思量决定种种心行;而意识虽有别境慧,却不能修正自己的善恶行为,须待思维分别拣择之后,再由意根末那识作主。所以,了知“别境慧”在第六识和第七识之间的特殊作用,就知道它的“转依”上的重要性。要使末那识改变其染污性,转变为清净意根,就必须依靠意识之别境慧及思维慧。“六转呼为染净依”,六识真正的根在这个“染净依”上,第七识的相分是染污的,但它的自证分(识体)却是清静的,因为末那识的根又在阿赖耶识里,赖耶识为“染净依”的总根源。而意识心与末那识互为阴阳两面,意识染,它即染,意识转净,它即转净,二者之关系如此,那么,要使第六识转净,第六识“反观觉照”之能动性至为关键,与之相应“别境慧”的自证分,除了在觉知中对所观察的一切境相简择分别,断除疑惑外,更重要的是,“别境慧”还要随第六识带起转动(观照)第七识的杂染相。即使到了一念清净,正智、真如跑出来相应,或断我见的时候,仍然需要“别境慧”的决断作用。正如南怀瑾先生说,第六识转了,分别妄想不起,变成“清明在躬”时,第七识也变成净相,这个“我”,才成干净的面。而只有第六意识和意根清明了,智慧才透出来了。这是慧的境界,不是思想出来的,在第七识里头,这个智慧,“不思而得,不勉而中”(《中庸》),即不去思考,不去强求它,一通百通,自然悟得。[37]
  从修行实践看,“断我见”并不是那么容易,这个“我执”是那么坚固有力,又是染污之源,故必须依靠第六识的般若慧观,来调伏第七识“恒审思量”作用,一旦思想失去掌控你的力量,不再认同你的心智,那个“处处做主”的“我”就开始步向终结。在此观行过程还需与五别境的胜解、念、定心所的配合,相互为用,特别是在日常生活结合“四寻思”、“四如实智”之唯识观,于止观定慧中来逐渐伏除能取所取,引发真见道。所谓的“六七因上转”是到出世间法见道后,渐起“择法觉分”,必须依意根之作主确认自己并无真实不灭之自性,乃决定放舍自我,转为平等性智,第六识转为妙观察智。(徐湘霖)
若从依他起能相来看,“转依”即是在诸识的依他起上发起“般若智观”,具体落实就是在第六识的“能观”功能上。窥基云:“何识为能观者?六识有染,离染唯第六。于大乘中古德或谓七识修道八识修道,皆非正义不可依据。若能观识因唯第六。”[43]为什么只有第六识为“能观识”,而其它诸识却不能为呢?这是因为,一是第六识虽有虚妄分别,因其造作功能特别强大,其自证分之反作用也相对其他心、心所更为殊胜。“离染”即是“于染而离染”,一如六祖慧能的“无相者,于相而离相;无念者,于念而无念”[44]。其调伏烦恼和妄执的奥妙正是般若慧观之实际践行,故也只有第六识可以担当,而其它诸识,如五、七、八识皆不能“离染”;其二,唯有第六识才与别境心所相应,特别是与慧心所相应。“能观唯识以别境慧而为自体”[45],而第七识末那只与少分慧心所相应,第八识阿赖耶在凡夫因地时,不与五别境心所相应(唯除佛地无垢识),其余前五识只能与其相对的五尘有粗略的了知而已。其三,第六识与第七末那互为阴阳两面,意识染,它即染,意识转净,它即转净。故要使第六识转净,第六识“反观觉照”之能动性甚为关键,第六识转了,分别妄想不起,第七识也变成净相,这个“我”,才成干净的面。所以,在“转依”中,第六识的自证分是能转,转似见相二分,若境上有二取执,为遍计所执;若转舍相分境之“二取”(我执、法执)和“二障”(烦恼障、所知障),便转得净分依他(无二取、二障)的清净心识,进而证得圆成实性。
  由此可知,在“转舍”、“转得”的二分中,自证分起着何等关键的机枢作用,自证分能否发起“觉知”(观照)可以说是迷悟、染净的分水岭。而依他起构成的两种转依义,一为迷悟依,一为染净依。转迷为悟而得菩提,转染为净而得涅槃。转迷为悟而得菩提为之用,转染为净而得涅槃为之体,亦可看作是自证分与见分构成的体用和能所之双重关系,自证分既是生起见相二分之体,又能反观“见分之用”,这就意味着自证分在两种“转依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若从依他起能相来看,“转依”即是在诸识的依他起上发起“般若智观”,具体落实就是在第六识的“能观”功能上。窥基云:“何识为能观者?六识有染,离染唯第六。于大乘中古德或谓七识修道八识修道,皆非正义不可依据。若能观识因唯第六。”[43]为什么只有第六识为“能观识”,而其它诸识却不能为呢?这是因为,一是第六识虽有虚妄分别,因其造作功能特别强大,其自证分之反作用也相对其他心、心所更为殊胜。“离染”即是“于染而离染”,一如六祖慧能的“无相者,于相而离相;无念者,于念而无念”[44]。其调伏烦恼和妄执的奥妙正是般若慧观之实际践行,故也只有第六识可以担当,而其它诸识,如五、七、八识皆不能“离染”;其二,唯有第六识才与别境心所相应,特别是与慧心所相应。“能观唯识以别境慧而为自体”[45],而第七识末那只与少分慧心所相应,第八识阿赖耶在凡夫因地时,不与五别境心所相应(唯除佛地无垢识),其余前五识只能与其相对的五尘有粗略的了知而已。其三,第六识与第七末那互为阴阳两面,意识染,它即染,意识转净,它即转净。故要使第六识转净,第六识“反观觉照”之能动性甚为关键,第六识转了,分别妄想不起,第七识也变成净相,这个“我”,才成干净的面。所以,在“转依”中,第六识的自证分是能转,转似见相二分,若境上有二取执,为遍计所执;若转舍相分境之“二取”(我执、法执)和“二障”(烦恼障、所知障),便转得净分依他(无二取、二障)的清净心识,进而证得圆成实性。
  由此可知,在“转舍”、“转得”的二分中,自证分起着何等关键的机枢作用,自证分能否发起“觉知”(观照)可以说是迷悟、染净的分水岭。而依他起构成的两种转依义,一为迷悟依,一为染净依。转迷为悟而得菩提,转染为净而得涅槃。转迷为悟而得菩提为之用,转染为净而得涅槃为之体,亦可看作是自证分与见分构成的体用和能所之双重关系,自证分既是生起见相二分之体,又能反观“见分之用”,这就意味着自证分在两种“转依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徐湘霖)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12:53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夫证自体必现量摄。”[47]自证分作为依他起的内在觉知,当其明照诸法自体时,其功能显现有一个重要的特征,那就是“现量”。其实“量”本身就含有对存在正确性的确认,在印度哲学中主要是指获得正确知识之方法。“量”, 梵文为Pramana。 “Pra之义,于时间为初,于空间为本,于程度为最;mana义为观见、衡量。故量者,初见也、本见也、极见也,即证见存在本真之谓。初见故曰新生,本见故曰无欺,极见故曰智慧。”[48]由此可知,“量”的呈现就是真实的当下发生,正如瑜伽行者在觉知中悟到 “苦”、“无常”和“无我”一样,都是突然间灵光顿显,可知“证见存在本真”并不是指在一般心智的层面,由知解、概念、推论而获取,乃是在自证分深层感知层面,由自我知觉的体验中证得的般若实相(智慧)的确认,且这一确认绝非含有错谬的认识(无欺),同时,这一确认又是当下刹那的确认(新生)。“现量”的梵文为Pratyaksa。Pratya,意为原初、起始;ksa意为刹那,故“现量”即是原初刹那之义,用现在的话说,对第一个刹那呈现的真实的确认才称之为“现量”。
  由于八识心王皆有自证分,故自证分亦遍通于诸心、心所。诸识的自证现量,指“唯向内缘取行相”,即是心法、心所法的自证作用,也就是心法、心所法的自我了悟、自我体验之实相真知的确认,包括前五识(根现量)、五俱意识(意现量)、第八识等都是现量认识。“现量谓无分别”是其重要特征,“无分别”意味着摆脱名言概念的认知形式。对于前五识的自证分,冯达庵以自己的亲证体验区分了两种自证分的现量境,一种是“眼所见种种形色,融归于一道光相,是谓眼识自证分,耳所闻种种声音,融归于一道响相,是谓耳识自证分,余三识准此,此皆变相观空之初级境界”;另一种则是“若将五识自证分,一概融归于净色根总体,不分由自身五门出发,唯从脑部开放等同虚空之如如总相,庶称变相观空之高级境界。实证此境,能将如如色性遍布全身,随缘开出应用法相。是名后得智。”[49]所谓的“光相”和“响相”,乃是五识现量所显现的自相境,“光”和“声”浑然一体,自然无分别,而次第悟入所证得的“变相观空”之两种境界则为阶段性的“量果”,也可称为证自证分。
  对于第六识的自证现量,比较难于理解的是陈那《集量论》的颂文:“意亦义贪等,自证无分别。”[50]“意亦义”,这里指的是“意现量”,即第六识,也包括“五俱意识”,而“贪等,自证无分别”是指贪、瞋、痴等“心所法”的自证也是“无分别”,仍然是属于“自证现量”的。这如何理解呢?注意陈那特别提到的这个“自证”,就是说只有在“自证”的觉照下,“贪等”才是无分别的,才能是现量。举例来说,我们吃东西的时候遇到好吃的食物,这时“贪”生起了;遇到不好吃的,这时“瞋”生起了,这就是分别心,但陈那却说“不遮此中自证,现量无分别故”[51],贪瞋痴属于“三毒”,当然是分别心了,但是诸心所因亦有自证分,你只要在这“三毒”心所上发动觉知,观照这个“好吃”或“不好吃”感受,就是“不遮此中自证”,就是没有分别的,因为,那种“好吃”、“不好吃”的感受在觉照中成为“自相”,浑然一体,故无分别之见了。所以,陈那说,我没有说见分缘相分是现量,见分缘相分时出现“贪等”,这并不影响自证分缘见分是现量。当那种“贪等”的感受在“观照”中如梦幻泡影消失了的时候,生灭的刹那,便直接呈现“如如净境”,冯达庵将之概括为:“了知诸法如梦幻泡影,不复再被尘相迷惑,能将五尘尽收入心回复净色根总相。当时五俱意识同返内心,与此总相相函,自起无分别之见,所缘成一片如如净境,即契意识自证分。”[52]如此“现量之境”虽然是一位修行者个人的密契体验,但毕竟是现观亲证,实相所见,我们仅从经典文本是很难了知根现量(前五识的自证分)与意现量(第六识的自证分)是如何证得的,如何相续相即的,也很难了知八识心王及诸心所的自证分是现量无分别的,除非自己去亲身体验和实践。
  有了“现量”这个观照依准,意味着在唯识观行上进入更深层次密契体验的状态,对自己在自证中所悟得生命存在的实相和智慧从某种程度上也可说获得了一种确证。从量论来看,前三量:根现量、意现量和自证现量都应归属于“自知”阶段发生的心识体验,这一阶段的“自知”还是一个有意识的行为活动,属于“有为法”;之后的“瑜伽现量”,即指“证见道位前的定心现量”,才是生命得以进入最后解脱的终极阶段。也就是说,没有证到“定心现量”的境界,那么人生最后的解脱也就不再可能。因此,前三种的体验可称之为“有为法”,而后一种的修行可称之为“无为法”。冯达庵曰:“觉性总体对此等自证分起一种微细净识,则名证自证分。”[53]这个微细纯净的意识就是自证分的量果证自证分,由此阶进一层的悟入就是 “自觉”达成的目标——“圆成实性”了。
  从自证分发起觉知开始到观照现量无分别,我们可证知“自证分”已然是“智”的境界,而非“识”的境界。也就是说,诸心法、心所对自证分的领会和感悟,就意味着心识由染污到清净的净化过程,也就是佛陀所说从“自知”到“自觉”的证悟过程。这个过程的修习训练是需要持之以恒的,“觉知”是自证分达成的一种状态,是无法训练的,需要训练的是我们的意识。人的思想行为常常被经验心识(种子习气)左右,故须常常提起“觉知”,保持“正知正念”,特别是到了见道的阶段,“其精微处必时时用力省察克治,方日渐有见”[54],这个“见”,指实见。“实见”决不是从眼耳感观所得,乃是心灵智慧的开启。时时保持“觉知”状态,随着不断练习,洞察力和明白度会逐渐加深。事实上,它的深度远远没有尽头。“行之明觉精察处”[55]才有对自身深层次的省悟,才意味着“转识成智”的开始。“如果你所有念头活动都寂灭了,就没有观察者了,而寂灭的本身就具有创造性的了悟。”[56]这个“创造性的了悟”指主体由“觉知”到“觉悟”所体验到的内在深处散发出来的微妙喜悦,这是来自本体的喜悦。当“自我”消失,超越了“四分”的模式,“此中无有少法能见少法”[57]最后连那份“觉知”也消逝了。当身心观照很清明,很平和的时候,就会生起实相般若,体验到一种生命澄明之境,你也能观照到心了,正如《坛经》所云:“智慧观照,内外明澈,识自本心”。(徐湘霖)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14:00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杰里米 发表于 2018-4-22 09:11
用根的本质是用第八识,因为楞伽、密严等经说“第八识即不生不灭的如来藏”

说用根是用自证分,恐非用根 ...

第八识的自证分。
在自证分问题上与第七识密切相关的是第八识。第八识也叫“藏识”(音译“阿赖耶识”)、“种子识”或“异熟识”。这里的每一个名称都是对第八识的性质的标明。我们或许可以将它看作是心识活动本身的先天(a priori)能力;我们也可以说,它是超越论的(transcendental),因为它是使心识活动的各种超越(如前六识对外相的构造、第七识对我相的构造等等)得以可能的东西。 第八识的另一个名称是“本识”。与第八识相比,其他七识都是“转识”。 “转”在这里是生成现起的意思,指所有七识都是从本识中生起的。
第八识作为本识,是其他所有七识的生成源头。因此。第八识也叫做“初能变”。由此而转出“二能变”末那识和“三能变”前六识。 《成唯识论》便是顺着这个次序来论说八识。
我们在这里的论述显然采纳了与之相反的顺序、亦即玄奘《八识规矩颂》的论述顺序。这是因为,修学修行的过程是对心识自然发生过程的回溯,因此显现为逆反的次序。
这尤其表现在第七识上。第七识之所以能够从第八识中生起,乃是因为第八识原本不分相分和见分,仅有自证分。随心识活动的进行,逐渐有所分别,依次生出见分、相分,并且随后再进一步生出第七识的见分和相分。冯达庵对此作如下描述:“众生身原具本心本质两性,各于胸部有微细活动。以第八识会之。自见自性者观之,两性交融不分彼此,所谓第八识自证分是也,于中随机取一点加以体认,则能认之本心转为见分,所认之本质转为相分,但见相二分皆细微不可了辩,概属无记类。而照顾此点以便第八见分之体认者,则属第七识见分。”
这里所说的第八识的自证分,是在开端上无我无物、本心本质一体的自证分,也可以说是在因位上的自证分。这个意义上的自证分所亲证的,就是“自性”。 《十八空论》中说:“自性有两义,一无始,二因。”即是说,第八识的自证分,不具有开始,因为它本身就是万法的肇始,同时它也是万法的原因,因为万法都可以追溯到它之中。
如果从第七识出发通过修行而进一步达到对第八识自证分的实现,则顺序相反:“第七识能与自证分相应时,必其见分不复息息变迁而后可,所以能不变迁,又以第八见分不变迁为先决条件。第八见分能不变之正理,必其相分常住不易之真如实体。能证明此实在体性者,即常住不易之菩提心。能证所证融成一片妙相,即第八之自证分。其未融化之前,能证犹属见分。第七识能坚持此见不被他见扰动,庶机得人本识自证分。”
这时的第八识自证分,是通过修行的回溯而达到的果位的自证分,它也亲证纯然无漏、无我无物、本心本质一体、见相二分密合无间的境界,但却不是原初的开端,而是被回溯的开端。这个意义上的“自性”,应该不再是前面所说的作为“因”的自性,而是作为“果”的自性,也就是冯达庵所说的“绝对善”。它包括真常:自性永不变迁;真乐:自性运用自在;真我:自性遍现十方:真净:自性脱离垢染。这个境界中的自证分,是完善完满的自证分。
无论如何,这个意义上的自证分,与《坛经》所要求众人“自悟”的“菩提般若之智”或“大善知识”是一致的,即:“智慧观照,内外明澈,识自本心。”
原著(倪梁康)
发表于 2018-4-23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染心不净 发表于 2018-4-22 07:42
确实,我们凡夫是指望不上用第八识的。那是菩萨境界。若本识自证起用,可翻江倒海,拟物造人,震动三界。 ...

“我们凡夫是指望不上用第八识”(修行)的——修行两个字本来可以省略,但仍有人误解说:

“我们凡夫一直在用第八识”(轮回),你怎么可以说我们没在用第八识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16:58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初见 发表于 2018-4-23 08:39
我们凡夫一直在用第八识。
禅宗有一句话,“日用而不知”。是说,凡夫一直在用,而不知道自己一直在用。 ...

请你就事论事:
我所发  辩法法性论学习贴,你认为法尊法师哪个地方译错了,或者印顺法师什么地方解错了,你可以具体指出来。

点评

我只是就你一句话,说了这么多。 真要说你那里错了,太多,我都不知道从那里开始,而且说了,你不懂,不信。 举个例子,说明一个道理——所以法的根,都是“第八识”,意识的根,也是“第八识”。 第八识就像大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4-23 20:49
发表于 2018-4-23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染心不净 发表于 2018-4-23 16:58
请你就事论事:
我所发  辩法法性论学习贴,你认为法尊法师哪个地方译错了,或者印顺法师什么地方解错了 ...

我只是就你一句话,说了这么多。
真要说你那里错了,太多,我都不知道从那里开始,而且说了,你不懂,不信。
举个例子,说明一个道理——所以法的根,都是“第八识”,意识的根,也是“第八识”。
第八识就像大地,意根,末那识就是一棵树,而意识就像缠绕在这颗大树的一根藤。不管是意根这棵树,还是意识这条藤,都是扎根于第八识这个大地,只不过,意识这条藤需要借助末那识这棵树,才能升起。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8-4-24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8-4-24 13:58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威灵仙 发表于 2018-4-24 13:41
那你还坚持各人有各人的第八识!
一块大地光长一棵树和一条藤,难道空下来的全倒给建设公司盖房子了?

各人有各人的第八识,——这个观点很对呀,我为什么不坚持?
怎么,这个观点有问题?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8-4-24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8-4-24 14:26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威灵仙 发表于 2018-4-24 14:07
懂不懂地尽其利呀?一片光秃秃大地光长一棵树、一根藤!

上边已经说了,“所以法的根,都是第八识”。
发表于 2018-4-28 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染心不净 发表于 2018-4-20 10:09
首先,感恩师兄指教。下面谨答师兄所问:
1.“在下上面帖子,说到“根”的,只有经文和仁兄所说的“耳根 ...
430楼:这个耳根能闻的本性,人人本自具足,观世音菩萨我们修习耳根圆通,能从耳根入门,生出始觉的智慧,不再去驰求耳外的音声,而是返转回来注听自耳能闻的自性。
447楼:从经义上看,此处的根就是指耳体,这个耳体体就是四大和合的浮尘根,浮尘根只是辅助胜义根色尘,当然不是“耳根能闻,

谢染兄耐心作答。

既然明了,“当然不是耳根能闻”,染兄何以却在430楼,说“耳根能闻”,“自耳能闻”、还认为有“耳外的音声?

还有音声在“外” 的 “自耳”,说的是什么根?

“浮尘根只是辅助胜义根色尘”一句,当作何解?这样的说法,有佛说经典依据么?请染兄参看楞严经文:“六为贼媒,自劫家宝”。

染兄说“本识含藏万法,当然含藏见精”,是认为“见精”,只是“万法”之某一法么?请参看楞严经文:一切精明。




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10:46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是则明 发表于 2018-4-28 06:47
谢染兄耐心作答。

既然明了,“当然不是耳根能闻”,染兄何以却在430楼,说“耳根能闻”,“自耳能 ...

其一,师兄段章取义了。
其二,我们对"根"这个名相定义不一样。我说的根是指根性,是闻性,见性……是心法,不是说浮尘根。
请看我的原话:
"闻慧是指耳根的闻性,这个耳根能闻的本性,人人本自具足,观世音菩萨教我们修习耳根圆通,能从耳根入门,生出始觉的智慧,不再去驰求耳外的音声,而是返转回来注听自耳能闻的自性。"

1.能闻的是闻性,并不是你说的耳根能闻,这个让耳根能闻的本性,指第七识自证分(见精,听精,闻精,味精,触精,想精)缘第八识相分(眼耳等识亲种子)。也就是九缘生识里的染净依和种子缘。
2.自耳指耳朵,浮尘根。自耳能闻的自性,指第耳识自证分,并不是你说的自耳能闻。
3.九缘生识
据成唯识论卷二至卷五所载:
(一)明缘,明,指日月之光,能显诸色相。谓眼因明而见,无明则不能发于眼识,故明为眼识之缘。
(二)空缘,空,指荡然无碍,而能显诸色相。谓眼以空而能见,耳以空而能闻,无空则不能发眼、耳之识,故空为眼识与耳识之缘。
(三)根缘,根,指眼、耳、鼻、舌、身五根。谓眼识依眼根而能见,耳识依耳根而能闻,鼻识依鼻根而能嗅,舌识依舌根而能尝,身识依身根而能觉,若无五根,则五识无所依,故五根为五识之缘。
(四)境缘,境,指色、声、香、味、触五尘之境。谓眼等五根虽具见、闻、嗅、尝、觉等五识,若无色等五种尘境为对,则五识无由能发,故境为五识之缘。
(五)作意缘,作意,即心所法,有觉察之义。谓如眼初对色时,便能觉察,引领趣境,使第六识即起分别善恶之念;及耳、鼻、舌、身初对境时,亦能如是觉察引领。是以遍行一切识境,皆由作意,故作意为眼等六识之缘。
(六)根本依缘,根本,即第八阿赖耶识;依,指倚托。谓第八识为诸识之根本,眼等六识依第八识相分而得生,第八识相分托眼等六识而得起,故根本依为六识及第八识之缘。
(七)染净依缘,染净依,即第七末那识,一切染净诸法皆依此识而转。谓眼、耳等六识,于色、声等六尘境上,起诸烦恼惑业,则转此烦恼染法归于第八识而成有漏,若六识修诸道品白净之业,则转此道品净法归于第八识而成无漏,故称为染净依。然此第七识亦依第八识而能转,第八识依第七识而随缘,更互为依,递相倚托,故染净依为眼等八种识之缘。
(八)分别依缘,分别,即第六识,此识能分别善恶、有漏无漏、色心诸法;以眼等五根虽能取境,然皆依第六识而有分别。是知五根境之好恶,由分别而生;第七识之染净,由分别而知;第八识之相分,由分别而显,故分别依为眼等八种识之缘。
(九)种子缘,种子,即眼等八种识之种子。谓眼识依眼根种子而能见色,耳识依耳根种子而能闻声,鼻识依鼻根种子而能闻香,舌识依舌根种子而能尝味,身识依身根种子而能觉触,意识依意根种子而能分别,第七识依染净种子而能相续,第八识依含藏种子而能出生一切诸法,以诸识各依种子而生,故种子为眼根等诸识之缘。



发表于 2018-5-17 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让耳根能闻的本性,指第七识自证分
"闻慧是指耳根的闻性,这个耳根能闻的本性,人人本自具足,观世音菩萨教我们修习耳根圆通,能从耳根入门,生出始觉的智慧,不再去驰求耳外的音声,而是返转回来注听自耳能闻的自性。"

“本性”,“让耳根能闻”,好像是重复了前面“浮尘根扶助胜义根... ...”的意思,只是反过来说而已,与“自耳能闻”,“耳根能闻”,看似有所区别,其实应该也没有不同,染兄以为如何?能找到佛说经典依据,支持这样的说法吗?

染兄以为,“反闻闻自性”,就是“住听自耳能闻的自性”?这样的理解,只怕没有经文可为依据。想到几句楞严经文,愿与染兄同参:自心取自心,非幻成幻法,不取无非幻,非幻尚不生。幻法云何立”。

至于“人人本自具足”,在下以为,应该如很多佛经用语一样,听起来似乎直白,其实法义甚深,欲真正了义,避免颠倒知解,实在并不容易,例如,“如是我闻”,例如,“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例如,“善男子,善女人”,例如,“顶礼佛足”。所以古德说:“依文解义,三世佛冤,离经一字,即同魔说”。

在下于“人人本自具足”,想到楞严经文,“一为无量,无量为一”,金刚经语,“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愿与染兄同参,求解如来真实义。

谨祝法喜!

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8-7-11 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染心不净 发表于 2018-4-7 10:30
理当如此,感恩指正。
就事了论事,识并不是说舍就能舍的。妄也不是说离就能离的。舍识用根,用根舍识 ...

回过头来,于“舍识用根”,或者“用根不用识”,还是应该,对照佛说经典,再予深究,切实明辨,正邪真伪。不应只是因其来头大,流传久,得到过去现在,不少“名师”认可,便不加深思,盲目信受,加以宣扬,乃至说“佛说三藏十二部,就是教我们如何舍识用根”。

在下依然以为,所谓“舍识用根”,“用根不用识”,不合佛说十二因缘之理;若与十二因缘之理相悖,如何能与楞严“正脉”相通?此等与佛理不合不通之“事”,不“废”何为?

如前所说,依佛说大乘稻芉经,无明若灭,则行灭、识灭,乃至生灭、老死灭,云何“用根”?楞严经云:“若弃生灭,守于真常,常光现前,根尘识心,应时销落”。

既称“用根”,显然无明不灭,依经自当,缘行缘,乃至生死,云何“舍识”?

当此“末世”,任何说法,无论出自何人,若不见于佛说经典,皆不可以,轻信盲从。一切以佛说经典为终极依归,应该是每一位佛弟子,初学、老参,在家、出家,“上人”、“上师”,无论如何“尊贵”,都须时时谨遵、处处坚持的根本原则。何以故?佛弟子所以为佛弟子故,金刚经云:菩萨但应如所教住,古德曰:离经一字,即同魔说。

“兹事体大”,慧命攸关;“末世”、“险道”,不可不慎。

谨作探讨,愿闻善知识教正。

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18-7-12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是则明 发表于 2018-7-11 02:31
回过头来,于“舍识用根”,或者“用根不用识”,还是应该,对照佛说经典,再予 ...

感恩提点,感恩指正!与师兄探讨很受益。

后学还没有系统学习楞严经,对楞严经不熟,无力与师兄依楞严经就此问题深入探讨。

后学只是以唯识自证分来解读舍识用根这个提法。


窃以为,如果不把舍识用根这个名相定义清楚,讨论就流与自说自话。

舍识,识指的是什么?用根,跟又指的是什么?大多数争论主要都缘于名相的定义不一致。

 楼主| 发表于 2018-7-12 13:37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初见 发表于 2018-4-24 13:58
各人有各人的第八识,——这个观点很对呀,我为什么不坚持?
怎么,这个观点有问题?

有能,有所,你这还是人我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7-12 14:04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力力熊 发表于 2018-3-21 22:34
师兄,末学觉得,“无情能不能成佛”这个问题,不是正问。为什么?

末学理解,所谓“非众生数",或所 ...

现在才真正明白师兄此贴所指,感恩法布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条底线|宗旨|使用指南|小黑屋|积分|勋章|手机版|佛教网 ( 粤ICP备14037222号-9

GMT+8, 2018-11-18 05:14

南无阿弥陀佛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