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作指南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佛教网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玉童

[实修记录] 自娱自乐(博客搬文,不做讨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1 12:57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通一词在佛法里其实代表贬义词,虽然佛陀能力也用神通来表示,但性质大不一样,因为将佛陀能力用“神通”来形容的是众生,换句话说是以众生的主观觉受。 神通,不究竟原因是没脱离因缘法,法有所依。天人神通,只是神通的总述,有大有小,大到可以视为神话与奇迹,小到日常中的高智商和生理优势,总之高出平均水平线的都在其范围之内,也就是说我们眼里不得了的天人神通,以天人水平他们的角度也没什么的。 佛陀的能力就超越规则束缚,证悟了圆满空性可不仅仅只是思想的升华,也包括身体的变化。在众生眼里佛陀还是那个色身,但因空性缘故其身等同能量本相又可随意改换规律任意组合。 至于佛陀都这么大的自在了为什么还不借机为所欲为,无我嘛,当假的!若佛陀有这想法,那就不是证悟空性,能力也会降为神通,成因缘法。 佛陀圆满之后的所有行为都根据共业示现,不是佛陀自己想要怎样。 从古至今,思想家哲学家层出不穷,有的思想继续发展可以接近真谛,可光想有什么用,又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像修真修仙,不管是先悟大道还是先炼身体,其道本身的智慧上限到哪终点就在哪。 现在科学已经知道人体是空的,未来的科学也许能整体提升我们的基因,达到我们向往的天人神通,但即便我们生来五眼六通,佛陀却说也不过轮回凡夫,为什么? 有法所依,有执生我,外缘能改环境改基因,可不能更改我们相续之中的执着。 所都不究竟,均在因缘之内,包括佛法内部佛地以下的境界果位,广义三乘就这么来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8-11 12:58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即身是否具足修行的资粮在家时就有所表现的,根利表现在对自心、人性、世间万象都有非同一般的洞察力,但是这只是自身善业上的硬件,还需要其它因缘和合,期间任何一个因缘欠缺都无法修行也无法取得成就。 善根,亲近真谛,也可从广义角度包含所有派系。不过比较利根人,起跑慢了点,人家天生自带,你还在一旁玩泥巴,人家都在思考人生了。怎样将具足善根转变为具足资粮,三学熏习,总有开悟入修之时。 一直在说资粮,这资粮就是一点点的消除执着,若你思想在增执那就不是资粮反倒为障碍,思考也要有针对性方向,开放性的视野。 自明,确实属于唯心,释迦摩尼摸索出的证悟方法,佛陀那时没科学,诸外道又不究竟,即便科学也是属于因缘法,没脱离这范畴。所想佛法修行,就先自明,才能入修。 这自明是什么?片面的明白自己?不!按心理学来说,就是潜意识里面的自己,日常里每个思想行为之下的真实自我。观察力度可以后天培养,这也是三学熏习的目的,若只为虔诚,集积善业吧,或许来世能修行。
 楼主| 发表于 2018-8-18 12:28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缘,大乘涅槃,即不是小乘己空,更不属凡夫的无奈与回避。大乘空性如何证悟?就通过因缘的参悟。彻底跳出主观,从广阔角度平等看待一切因缘,这时为因,待圆满空性证悟佛地,随共业示现事业及离世,此为果。 佛陀空性圆满,能力自是无限,不以凡夫眼界考量测度。好比释迦摩尼佛当年几问阿难,若阿难回答,佛陀身体又将运转新一轮周期,毕竟当时所示现的衰弱不过代表四十几年弘法因缘的入灭,旧缘将逝新缘待生。可惜,阿难无答。 阿难错了吗?无错!因缘欠和合,或者说共业福报如此。也许有人认为换个人结果是不是就不一祥?一样的!也许我们觉得阿难不妥,但在大乘里轮回三时万象实为一时一相,佛陀问阿难,实则问的是共业里的我们,任何时候的我们。 反之,若阿难回答,佛陀继续住世,在旧缘将逝时又会示现衰弱,身体力行的告诉我们继续还是了结,若继续佛陀依旧住世,若了结佛陀入灭。总之,圆满空性,随缘因果。 但对佛法无知者却以为涅槃代表永生,不是不可以,因缘和合就行,本质却另一回事,绝非俗人的有我臆想。 大小乘的境界,随着每个入灭,自然不保留,但影响留下了,宿世因缘嘛,化为善根。凡夫修行自然没法同宿世老修相比,虽然每一次重修,三乘次第皆要在相续之中过上一趟,但只要即身因缘需要,老修们都一修一个准儿。当然,这里说的老修有别于凡夫共识,为好区分,这类就被称为乘愿再来的佛菩萨及阿罗汉。 那些把入胎之迷、隔阴之障错误理解的众生省省吧,不是空性有遗漏,而是你们根本没理解随缘无我。
 楼主| 发表于 2018-8-18 12:29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度众生一词本存在个缘对立,在凡夫位所发菩提心愿只为趋向真谛标明态度,因为学修伊始主观思想根深蒂固,通过利益众生的发心侧面达到减执的目的。 等修行进入大乘空性阶段,认知里的轮回三时万象变更为一时一相,这时已经达到度尽众生的愿望,或者说即身所发菩提心以达成,只因有我才有自他分别,有我才有度众生的思想行为。 再等修行进入证悟,就是空性大平等,无我无分别,不再有个缘对立,一切涅槃。 一位佛陀证悟之前就以度尽众生,那么为什么我们还是众生? 因为生命循环,无常本质。“度”之一字是以修者个缘角度,既然为个缘,就有能度与所度的局限,也可理解为个缘上限。把个缘因果放到广袤的无限因果里,非常渺小,似如太阳系放置银河系,银河系放置宇宙,宇宙又置于无数折叠膨胀之中,所以自然就生命无边众生无限。同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佛菩萨还要乘愿再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8-30 10:47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与修,我一直在说不是一回事儿,但学如何转修却没专门详细解析,今天侃。 学,现在基本把“闻思”这块儿划进来了,本来闻思含义不是这么狭隘的,闻思修三学嘛,佛法的宗旨,把闻思两字从三学本意挪出来,那就只说单纯的“学”。 汉传给我的印象,不那么注重闻思,现在有主论藏的密宗冲击情况有所改变。以前除佛学院及个别寺院有闻思传统,大部分都没这意识,系统闻思完全属个人行为。拿着一本经书就参,N年下来也没参出个什么来,还美其曰“专精”,纯属死憋。要么就是念佛持咒或坐禅,念不知所以然也坐不知其所以然,干耗着,以为会有哪天突然一下就悟了。以上这些,都是“学”的问题,想把闻思往修上靠,又没靠对,学也没学出个什么来,白费了时间精力。 万事有因才有果,闻思修也是一样。三学的因果怎么来的?日常呗,不能把三学跟生活分别开,若学修在一边日常在另一边,互不干扰,那就真的永无交集。当然,刚开始肯定没法子融合,只能区别对待,又可表示慎重,若希求佛法上的递进,这种状况迟早要破,但怎么突破?这就看个人了,学修间的转变,不是简单的概念也有心理成长及因缘上的和合,很难有个特定模式,每个人因果不同,所最终学转修归纳为一个“悟”字,开悟见道入修是这么个程序。 前面说了往修转变的学,虽是错误示范却也属常见现象,也说了真实三学怎么回事,问题回到学上。 现在闻思主指理论学习,这种定义本就站在“学”上,跟修没关系,但止不住学的人爱往修上靠,一来佛法属性本就是出世哪怕现在谈这还早,二来本性使然或者说善业习气,不满足现状,驱使你往出世往真谛方向去。一般学修冲突之下,大多压制,制衡失败的原因是无明,对根源不去分析,不清不楚之下自然解决不了问题。 好比念佛,不知因何念,注定不好出成绩。注意!这个“因何”不是指目的目标,而是念佛本身的借他离我本质,将相续里的依附特性转为道用。这点持咒也一样,各种咒语都是佛菩萨的智慧浓缩,跟念佛号没什区别。 打坐,本意静思、静虑或专注力,任何宗派学术及个人都用得上,佛法要将这共享方式转为道用,也得先弄明白打坐的特性本质,不然坐来坐去也跟佛法的修没什关系,最大可能反倒成就外道禅。 综上所述,学与修,生活为方便,悟为资粮,入修是结果。入修了,才是佛法修行的正式开启,才有后来的出世发展,乃至涅槃。 但不得不说,入修的概率太小,众生基本都停顿在学习修行阶段,也就是口语上的初修。因为这悟之一字就抬高修行的门槛,所众生很容易自娱自乐,自诩修行,实际大多都处在初学初修。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07:34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为人师,算初学初修通病,我执的一种表现,但在学修过程里又是见解上的递进,只交流不干涉才是正确态度,可被执着牵引却只认为在护法在利生,最后导致不容反驳或聚众招摇的“人师”出现。 佛法不是强硬使众生归顺,它始终讲究自解脱,虽有许多方便法门也有怒目金刚,但绝非初学者那样的无慧行为。学修阶段不具修行,无有自明,皆以世俗智解析佛法,增执更胜消执。开悟众生,自明明他,只有出世菩萨方有实力施为,凡夫不过把自己的见解强行推售,强劲者胜为“人师”。 真理不是最辩越明吗?那也得有平等基础才行,互相影响,也是一种开悟学习的方式。可是,佛法有个大前提,那就是一切以消除执着为主,远离这个中心,一切努力化为泡影,还以盲导盲,学修始终停留世俗阶段,最后只成为学术。 出家人中的法师也一样,不管信众怎么往法师身上贴标签,猜测修为,各种赞誉,法师作用就是推广佛法,本身是不是有智慧反倒其次,博学广闻就能应对大部分众生了。比较严谨的派系中法师修行一般都是退下来之后,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基本只能专注做好一件事,不是说法师当职时就没甚修行,无法尽力罢了,且退下来之后也不是想当然就一修出世,消减执着没这么简单。所反过来看居士的学修,不如法师在佛法知识上的精通,也不如出家人只做一件事的专注,拿什么自得?更莫说轻忽修行,又不是闻思根器,学与修还能强行相交? 我在问答上爱用“各凭主观”还真不是为装逼或搞什么假模假式的以退为进,喜爱争辩的人可能感觉击到棉花上,但我真觉得 消执是行动上的事,理辩不过智慧经验的汇集与总结,主次清晰。所以主观上不是很能理解先学后修,理论为主修行为辅的学修方式,更莫说达成共识,自然遇到辩论才会各凭主观一说。毕竟,因缘各不相同,同一件事,即便有着相近看法,也会存在微细不同,觉受上更是无法粘贴复制。 所盲目跟从与强行施教在佛法学修上都属于不正确,保留清醒的自主意识,不是抗拒接纳也非固步自封,不过是自明基础的一份资粮一点因缘。当然,这还不是自明,论不上,却也是相关因素,自明为悟,离不开诸缘和合。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07:09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一位佛陀,自他以无分别,也没有无明我执,了无因果,可又怎么说依共业行事?这共业究竟是什么? 往大的说,这佛陀的出现本身就属因缘具现,一个世界会有佛陀也是众生共业。例如释迦摩尼,是位传教佛,但是不是所有佛陀都传教?肯定不是,也会有其它共业需要的佛陀,只是我们还不知道。 说了大因缘方面再来说说具体: 佛陀证悟之前为众生,是众生那就自然有亲朋眷属,哪怕孤儿也会有牵挂或执着的因缘对境。作为凡夫没这份因缘的明悟,自认为和则聚不和则散,这么理解也没错,毕竟心生则缘生心灭则缘灭,但是因缘生灭总有过程,这个时间段不可能我们主观控制得住,即刻生灭也是一种凡夫的天真。 缘灭业还在。这业,事实上就是微细因果,当它拧成一股时就是我们以为的主业,若你是位走修心调伏专线的修者,就会清楚这代表着粗大烦恼。跟常人能感觉到思想情绪不同,常人意识流于浅表,粗大更像一个节点,初次接触相续,深意识里调节,当然本质也就一分股,烦恼我执的首次拆分,所即便显得粗犷粗糙也不是常人能企及的地方。(调伏粗大还只是初修,也就是说常人连初修规格都达不到,没有任何修行基础与资粮,属于还没摸到门槛的门外汉)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拆分,因果越分越细,修者也越渐脱离我执,此时主观烦恼与主观意识都得到削弱。不太受我执控制后自然视野不再局限一处,对缘起因果也开始有了新认知,此时才清晰感知所缘生灭的过程并非过去主观所以为的那样。 佛陀能证悟圆满空性就代表对因缘的认知更加开阔至无极,所哪怕他自己不再有执着,但依旧遵循共业所需而行事。而这共业除了世界因缘这大因果之外,还有佛陀个人因缘,像前面说的哪怕孤儿也有两三瓜葛。等一段因缘诸微细灭尽,就是真正业尽之时,此时要么新业生起,要么即时入灭。 就像佛陀几问阿难,若阿难有回,佛陀还会继续住世。阿难嘛,既有世界共业上影射,作为堂弟也是个缘共业上的代表。缘以灭业以尽,佛陀无我只会随顺共业,无论是世界还是个缘。
 楼主| 发表于 2018-9-13 11:36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佛法里的随顺自然,也叫任运自成,可以理解为不造作的意思,但真的不作为吗?当然不是!这句话本就是回头看来路,是修者参悟因缘之后所得,而非当时过程。以出家为例,稍有善根在俗世上都略显抵触,感觉格格不入也大有人在,不管这种情况是在什么时候激发的总之皆在这个框架内。一般人是不会有多少耐力的,压力直接转化为情绪发泄出来,不管性格为何。善根者当然也会有消极负面情绪,又不是木头人。尤其利根那些人,醒事都很早,一般三、五岁才记事,利根有可能一两岁或住胎出胎记忆都还有!看个人因缘吧,有的一直记得,有些过后忘记又在某一天突然拾回记忆。不管善根人在家时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天生与俗世的违和感,小孩子身上最明显,我们都通过环境镜像确定最初的人格价值观,这种情况下就很难设立自己的定位,一直受违和干预。可也不担心人变坏,善根者自带心理疏导,天生理性使他们不会想跨越底线,又或者说对真谛的追求令其保持纯洁的心气儿,哪怕还没有“真谛”这么个概念,听都没听过,知识这块还没往这块发展。负压之下,是人都会抑郁。也许是负负得正吧,身边人越跟自己不一样,越被这种无声的否定,更甚明面上的冲突,反而越使善根人看得更深。当然这也有前提,不是每个善根人都这么典型。有的不用环境怎么招,自个先同化了,日后遇到相关真谛信息或信仰表现得好像有了精神归宿,学是学日子却也照过。有的则抗争一半,半路落跑,迷了心眼,戾气重,两边都做不好,好像两边都对他有亏欠,不知所谓。以上是最常见,具有善根却又不具足资粮的情况。举个例子,像释迦摩尼,撇开神化内容,单看佛陀在家经历,幼年总在禅坐,只是热衷玄学嘛?小孩子哪来那么多动力?我更倾向于实际需要,正如前面所述。后来随着年龄增长好像变得循规蹈矩,不过在等待,漫长的成长过程里并未丢失初心,直到白马夜奔,出家因缘成熟。换个理解,在家生活戛然而止,这因缘的发展,资粮的成熟跟佛陀自身努力相关。然后再来说出家之后的生活。像佛陀一样虽到处学习,可是这违和感依然存在,只不过变成学术求道上。我们还好,生在有佛法传承的时间里,根利者会在出家行列里感到违和,主要表现在与主流格格不入。毕竟所谓主流,是从基数上概括,学修弟子大部分根基不相上下,为他们服务被他们奉行的解析真谛方式就形成主流。从层面上讲,并无对错,不过进程不同。所利根人不被主流认同,虽经历同样不美好,实质上对他们也没什么影响,更不会想去拨乱反正,各有因缘,没证悟真谛前各凭主观,这是凡夫最大的自由,也是每个独立因果的福利。利根人别群独修,不到证悟誓不罢休,这跟某些模拟静处修行的钝根完全两回事,一个是修必有得,一个却永修无得,说不定长期静处待下去,反离大乘越渐疏远,进入小乘寂灭都属非常稀有,大多数不过修身养性的凡夫俗子。利根人实修进入大乘,开始接触因缘,这时才感悟任运自成。目的鲜明、不失初心、一直为此努力,资粮不知不觉间集积主导因缘成熟,这才是随顺自然,绝非常人所以为的无甚作为坐等空投。
 楼主| 发表于 2018-9-19 07:21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威仪摄人,众生最先感受的是僧侣威仪然后才是佛法以及法师本人的魅力。威仪最先是怎么来的?佛陀清净庄严是众生最早直观感觉其智慧的非凡,这属威仪原始状态,阿罗汉也具有威仪,虽不及大乘究竟,总之为出世果。智慧才是威仪本质!后来随着僧团扩展,越来越多的法师出现,但是不是皆为证果智者?没可能!凡夫僧最初都是模拟圣人威仪,既有美好希望也有由形塑心的理念在里面,通过行为养成达到接近相续的可能!换句话说,修心的方便法。模拟威仪慢慢成为传统,更作为佛法正统,披上僧衣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威仪学会,众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加上弘法上一直宣扬僧相功德,长久下来就形成僧相即非凡的印象。这样对弘法事业起着积极作用,但对僧侣个人却是消极。有闻思修传承的寺院还好,至少理论上清楚学修两回事,至于那些缺少条件的地方,断层非常严重,威仪代表受过大戒,变为一种身份象征。法师威仪,是经过长期佛法熏习。众生最好奇的是皈依对象修为,往往也是法师本人的忌讳。成熟法师能如实面对自己真实情况,因为他知道,即便把事实说出来也会被众生美化,倒不是说对法师有多高信心,而是众生自己不愿离修行太远,哪怕是假相众生也只会满足自我需求为先。佛陀是修调伏证悟的,三藏基本都在说调伏修法。调伏,就是修心。若同为调伏利根,那么对这种威仪不会感冒,会有舍本逐末的感觉,可是对本就不以修心为主的法门却刚好合适,例如禅宗净宗。客观讲,之所以这种模拟风成为正统,也有调伏没能成为正式法门反作为辅助修法出现原因在里面。很搞笑不是,明明佛陀就是调伏证道,偏调伏却不成气候,还是因为调伏太难,众生做不到直击相续,那就间接吧,所以才有禅净密三宗的昌盛畅行。一个法门的出现是根据共业,也就是此间大部分众生的选择,余下的自然不在其内。凡夫怎么才能知晓自己根基?通过初修考验顺利达到见道开悟,那时自然确知根基为何。见道嘛,即真实之道,宿世善业,也包括根本上师,即累世依止的智慧本尊,也就是传承。换句话说,见道修者才有清净传承,俗世流通的诸法门也是传承,但两者层次以大不相同。
 楼主| 发表于 2018-9-19 07:22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哪些才是佛法里的利根人?众生对利根的了解都通过法师与种种开示,但流通性质的利根概念不一定都对,大部分为和稀泥混淆视线,为什么?不利于弘法呗!谁能接受自己钝根事实? “看!经文论译如此简单,多看上几遍完全搞得懂,怎么可能钝根?” 根基问题基本跟即身实修挂钩,利根人即身成就不是问题,成就为何,根据即身发愿。反正,出世才与成就划上等号,凡夫位的见道以利根标准只算入修,基础而已,出世才称得上“成就”二字。但众生并不这么认为,钝根差不多全在初修挣扎,见道开悟对他们来说就是了不得的成就,所对已经入修的大德高僧如仰望出世菩萨一般,实质见性、见道不过代表着从众多初修中脱颖而出,正式启动修行大业,“修行人”这一称谓本身就是最好褒奖。 学来的知识不能化为自身智慧,这是佛法有别于世间学术的根本,可能除了闻思根器,唯一的例外。好比禅修、念佛、调伏,根器本身就暗指精英,大众普及没可能。众生对法门的偏爱,只不过表示具足一定潜力,跟成熟的根器完全两个概念,弘法方面就不会在这问题多说什么,笼统的将其两者混淆一起。 我在上一篇里介绍过,利根人从记事起就暗自努力着,虽本人当时可能还没“修行”这概念,但事实上利根人起步确实超前钝根许多。从这里可以看出,根器利钝不过是代表即身成就的几率大小。凡夫偏爱自寻烦恼,非得划出个三五六等,好像“钝根”就是莫大侮辱,事实上根器的成熟不过是资粮成熟的体现,而资粮完全靠自身的积累,日常点滴做起。熟不熟,自己在取舍作决定。 当然,佛法里也确实存在各种方便说、方便法,方便之门本为钝根众生开设,利根只会透过表象看本质。不要以为这是多好的事,这代表你比大众清醒,作为凡夫俗子知道得多压力也成正比,压力化为智慧之前随时都有可能被吞噬覆灭,所菩萨六度里安忍波罗蜜多在初期和后来的空性修行里都起着非常重要的引导作用。 利根人的修行,没有分什么坐上坐下、念前念后之类,跟呼吸一样的存在,钝根还要特意去学去作为,利根是不是就没有初修?当然不是!初修对利根人来说更像是整合资源,佛法知识的摄入不过引导这种行为,为了作好调和,有的更是抛弃以知,以全新状态接受佛法的洗礼,甚至每个阶段都能如此极致。反观钝根,做不到的,得到的就无法放弃,存在的意义就建立在所知之上,相续一直处于饱和,就连自身问题根本都不清楚在哪,学修再丰富也是徒然,所以很多人学一辈子却依旧是修行门外汉。 学与修之间的天堑,只在钝根发生,因为学修本身就是严重的分别念,钝根无法融合,是因为我执,佛法里愚痴本不指蠢反为自作聪明。
 楼主| 发表于 2018-9-21 13:25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律藏为修戒方便法,在众生不具修行不通相续时的引导,好比经论二藏变着花样深入浅出介绍空性的各式入门。 戒是什么时候成形?初修过后基本就有戒的雏形,进入大乘就算雕琢完美,因为那时开始修空,无我便无戒律的分别念,戒律存在的根本是在实我之上。 跟戒律相关的一词是“戒体”,所谓戒体就是指智慧,内证自明。没有戒体的戒行,一般是没开悟的凡夫僧,还没从初修毕业,基本流通性质的诸戒行都算在其内。 比如说僧侣大戒,比丘戒与比丘尼戒,按传统说法受过大戒才是真正僧人,但事实上受了这个戒还是凡夫,没有修行哪来的戒体?“形象僧人”这个说法不应该只指没受大戒的僧人,应该包含所有还未入修的僧侣,我认为这才符合佛法逻辑,但是……比丘、比丘尼们却不这么认为,在他们理念里依教奉行和遵循传统划上等号的,非议传统就是不尊教言! 呃,个人感觉问题不在对错,而是个缘因果的体现。我认为方便法还是根据个人实际需要,一纸戒碟不过身份证明 方便国家管理,真就代表具戒自明? 佛陀在世授予众生戒行,众生不具自解脱时给予的加持帮扶,这种大方便只有佛陀能施行,却也有众生不失初心为前提,若即身与修行无关放到宿世里,也不过种下善因。好比每个末世众生,谁都有很大可能在某位佛陀面前皈依受戒却又没在当时取得修行成就,才有如今末世闻法皈依之果。 佛陀涅槃嘱咐众生以戒为师,能戒本就表示达成入修,这才是通向佛法修行正确大路。所以这句话也可反着理解:具戒者可为众生导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9-23 12:34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玉童 于 2018-9-24 10:59 编辑

333333333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0 08:58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学者一般是指闻佛皈依(含出家),期间无论时间长短,现在网络发达,大部分可能皈依都没有,自己学。初学阶段,以学为主,也就是闻思。有人以为持戒了,就算初修,不是这么计算的。同样是带个“初”字,也同属初阶弟子框架,但初学与初修不会相同,虽然口语上经常放到一块说,那是因为形成常态,弘法上是尽量模糊学修界线,若都说大实话岂不打击众生积极性?初修什么时候开始?不是你以为的念佛了就是修,净宗门槛再低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其实可以从结果上反推。往生只是初修毕业,念佛三昧则为净宗圆满,那么能做到往生,就基本能做到归心,也就是念佛一心,三昧修行就在这一心之上。当然,这时的一心并非后来的大乘一心,只能说是凡夫纷乱的心境开始平静,也是我们实修里常说的通达相续,浅表到深心的道路打通了,之后才是正式修行,入修就指这个意思。做不到一心,就为这一心不断努力,就谓初修资粮。资粮,一点点集积,按因果来说,就是在筑因,初修毕业便为果,不管是以往生为目标,还是以即身三昧为目的。用净宗作例,只是因为禅宗,以及持咒修行的都差不多,稍有不同可能是密宗与调伏法门,但也只是操作上的细节微末,“通达相续”这个大方向没变。这么个醒目标识在这,能到达此的都是顺利通过初修,佛法修行才算正式入门。当然,初修毕业必然以见道开悟为结果。见道,两个意思:一指宿世善业,也就是传承,累世行持的法门,既然有法门自然就有传承上师,师门一出,这归宿感会把你满满包裹住。法喜嘛,可以理解,但若就此不舍出离,那即身就止步于此。二指之前你以为佛法是什么样子,但此时才知道以前对佛法认知完全错误,有种新世界大门开启的感觉。如果,不能接受自己还得从头学起,紧抓以往不放,止步于此便为结果。(另:见道开悟才具实戒,以往为形戒)修行,就是一步步的优胜劣汰,很残酷,却也实在。大家也可以看出问题关键,就是相续的英勇,不要以为难度不大,还是那句话从结果反推,若真如我们以为的简单,为何难闻圣人出?通达相续,深入内心,初修的目的,能做到的众生寥寥几人。我们往往被自我欺骗,自以为的闻思修。说还是初修,如同冒犯,那还能接受自己只是初学?时间长怎么了?被时间欺骗吧了?或者说自我满足?自欺欺人?嘛,不管怎么说,初修标准在那里没动过,看是不看,全凭自己。
发表于 2018-12-14 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复杂复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条底线|宗旨|使用指南|小黑屋|积分|勋章|手机版|佛教网 ( 粤ICP备14037222号-9

GMT+8, 2018-12-19 22:32

南无阿弥陀佛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